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日本社会福利危机(1):低出生率


日本的出生率去年下降到百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低出生率以及人均寿命保持世界第一的现象动摇了日本战后60年的社会福利制度。记者就日本社会福利危机问题撰写了一系列报导。下面是第一部份:日本的低出生率。

*出生率1.29*

在东京最大的住宅区-世田谷区的一个幼儿园里,儿童正在上音乐课。幼儿园在目前日本大都市里虽然不稀奇,但在大部份乡村、离岛等缺乏工作机会的地方,年轻人和儿童的消失导致越来越多幼儿园、学校倒闭。相当于卫生部的日本政府厚生劳动省说,去年日本的出生率为1.29,即平均一名日本妇女一辈子生1.29个孩子。换句话说,大部份的日本家庭只有一个孩子。厚生劳动大臣尾十秀久对此承认非常无奈。

他说:“政府绞尽脑汁鼓励生育,结果还是令人非常失望,这样下去社会的协调与福利都难以承受。”

*栗屋信子:政府缺乏有效政策*

日本是鼓励生育的国家。从1900年明治时代起,日本的出生率基本随着经济发展的图表变动。除了二战结束前后的政治号召下出现过一次婴儿出生潮、出生率超过2.5以外,1960年到80年,日本战后第二次婴儿出生潮一般分析也与经济发展有关。例如73年日本经济高增长期时,婴儿出生率超过2。90年代日本经济进入萧条,出生率至今不断下降。不过妇女问题作家栗屋信子认为,日本政府缺乏鼓励生育的有效政策。

她说:“现代日本妇女不是温饱或口号就愿意生儿育女的,她们需要具体鼓励。例如在一些先进国,生4个孩子每月从政府得到的津贴比作一般工作的妇女收入还高,日本与其比差得太远。”

栗屋信子说,现在大部份年轻夫妇的家庭收入不足,如果养孩子支出更大,妻子就必须外出工作,但是无论在喂奶、托儿、接送等任何一方面日本都没有完善的环境。所以妇女未必是不想生,或许是不敢生。

*中村里绘:养育子女烦恼多*

在日本,每个18岁以下的子女可增加年约3500美元的家庭免税额,各地政府向9岁前的儿童发放45美元至90美元不等的津贴。此外,幼儿园到初中有免费教育,夫妇工作的家庭年收入低于约36000美元时,婴儿在托儿所的费用,包括奶粉、纸尿片等几乎免费。但是有3岁和9个月大两个孩子的中村里绘说,中产家庭有很多养育子女的烦恼。

她说,生第一个孩子前后,她原来工作的上司和同事都很照顾她。不过生第二个孩子前,上司就问她作何打算,同事也面露难色。中村里绘说,因为要喂奶和准时下班,同事不同程度地分担了她的工作,令她很内疚。但家庭的亲戚还说她不尽责,丈夫也抵抗不住,她终于被迫辞职。

中村说,靠丈夫的收入,家庭不能储蓄。但现代教育除了学校外,还有学乐器等修养。为了储蓄这些费用,她必须再工作,可是很难再找像过去那样收入的工作。中村说,在日本职业场上,妇女生第二个孩子要辞职是不成文的常识和难以回避的现实。如果再选择,她肯定不生第二个孩子,甚至不生孩子。

*出生率低加重社会福利负担*

据日本政府国土交通省统计,在日本,养育一个孩子到22岁平均需要约12万美元;一个到孩子6岁后再恢复工作的妇女终生收入比一个同龄持续同样工作的妇女少了8成。持续的低出生率使日本政府的税收显露危机,税收不足动摇了社会福利基础,而日本人的长寿现象在医疗技术进步中迅速发展,又突出了社会福利危机的紧迫性。

据日本政府统计,到2050年,每两个人就要负担一个65岁以上的人的社会福利。未来如何管理社会福利,增税和减福利的前景,使战后60年的日本社会显著不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