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3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一年发生七万多次民众抗争


台湾行政院陆委会星期一公布有关近期中国大陆民众集体抗争事件的分析报告。报告认为,中国大陆应该从制度建构来解决民众集体抗争的问题。不过台湾分析人士认为,大陆层出不穷的抗争事件不足以对中共政权的兴衰构成致命威胁。

陆委会星期一发表《近期中国大陆社会群体性抗争事件分析报告》,列举了具体的抗争事件数据。报告指出,去年一年中国大陆出现抗争事件高达7万4千多次。今年前半年全中国大陆在92个地区发生了341起有组织的集体抗争和规模性武装抗争事件,其中万人以上的有17次,5千人以上的有46次,伤亡人数达1千7百40人。公安武警和地方干部有484人伤亡。这些抗争事件给中国造成大约340亿到400亿人民币的直接经济损失。

报告中归结大陆民众集体抗争事件的主要原因包括:农地征用、积欠农民工工资、城市民房拆迁、贫富差距、城市失业、贪污腐败、干部素质低下以及中国民间维权意识的苏醒和升高。

*中共处理抗争积累一套模式*

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研究员袁易教授分析说,自中共建立政权以来,大陆的社会抗争从来没有间断过。中国在处理抗争事件上已经累积出一个模式。

他说:“在特定的事件爆发以后,首先就是不要让它扩散,另外就是透过协商的方式,通常都是由当地党委出面,然后和问题争端的核心成员进行谈判也好,劝说也罢,然后来消弭事因的源头。这是它一个每每惯用,然后基本上都能有效的弭平或防止事端的扩大。”

袁易教授认为, 从大陆众多的抗争事件中可以归纳出两个特性。他说:“ 这些抗争不足以对中共政权的兴衰造成致命性的威胁。第二点,这些抗争是在改革开放,中国与世界接轨后,造就出全体中国人民对于未来存有比较正面、有希望的愿景的时代环境下的一些摩擦。”

*学者:处理危机心态不妥*

对于中国民众层出不穷的集体抗争,台湾陆委会认为,中共当局目前仍然是以处理危机的心态来面对。

淡江大学教授陈一新说,事实上台湾和大陆都有“危机处理”的毛病。他举例说,台湾高雄市最近爆发泰国劳工抗争,以及新闻局迟迟没有处理民间对南亚海啸的捐款等问题,都在台湾当局的“危机处理”下暂息风波。

陈一新教授认为,危机处理虽然不是坏事,但中国的抗争事件性质各异,中国当局必须追究问题核心,并且针对不同问题的特性来解决争端。

*台湾应为大陆做示范*

陈一新教授指出,台湾和大陆现在都面临转型期,两地问题丛生,台湾应该给中国大陆做良好示范才对。他说:“大陆从过去的极权,走到威权,现在又走到开明威权,就会出现很多新生问题。台湾则是走向民主化的社会,当然也同样面临很多问题。政府既然是以民主期许,就更不应该在民主发展过程中留下污点。不要让大陆觉得台湾的民主方向是笑话,或是错误,这可能是台湾现在面临的问题。”

陆委会的报告认为,引发中国民众集体抗争的征结在于中国的民主机制欠缺以及法律保障不足;中国如果不从“制度建构”着手,而仅仅把抗争事件看作是突发性的危机来处理,一旦人民对胡温政权积极塑造“重视弱势”理想的期望破灭,就将会是中共当局对整体社会掌控力的最大挑战。

不过,中国问题专家袁易教授认为, 中国不断出现社会问题,但这当中有其难以预测之处。他说:“中国大陆的整体发展给予人民对于未来希望,只要他不绝望,只要他不非要走向所谓的革命路途上, 我觉得从中国的历史过程来看,社会的这边还是会接受一个妥协的方案。”

陆委会报告中说,大陆的失业和贫富差距扩大衍生社会不平等的问题,广大贫民产生“仇富”心态,社会累积的对立情绪,随时可能冲击社会稳定。

*革命环境是否再现?*

袁易教授特别指出,中国共产党当初革命起家也就是针对贫富差距扩大,地主阶层和佃农阶层之间剥削的关系以及马克思理论所强调的对立情境。他说,过去造就中国共产党兴起的社会环境,会不会在中共建政50年后再浮现,是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