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被指对国家机密仍无明确定义


中国星期一宣布,对全国自然灾害导致死亡人员的总数及相关资料解密。中国政府称这是增加透明度。分析人士说,实际上,北京所认为的国家机密,在很多国家来说,根本就是公众信息。

国家保密局新闻发言人沈永社说,这项解密有利于进一步做好防灾救灾工作,有利于中国民众行使知情权。沈永社称这项改革是中国政府适应形势发展需要,也是推进依法行政、政务公开的一项重要举措。

*因特网使政府难掩盖信息*

北京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和平认为,在过去的两三年里,中国媒体对各种自然灾害以及矿难事故的报导已经不再象以往那样对伤亡人数避而不提。另外,因特网的出现也使得政府更加难以掩盖这些信息。

李和平说:“如果胡温希望依法治国,而且这一点中国宪法已经明确写出来了,我觉得这个解密是一个积极的、具体的、有意义的步骤。”

国际人权组织经常批评说,中国把很多多数国家认为是公众信息的东西当成是国家机密,比如如何管理新闻业者的规章制度,而且由于中国法律体系对国家机密没有明确的定义,因此泄露国家机密的罪名经常被政府用来逮捕和起诉持不同政见者、人权活动人士、以及新闻记者。

*记者被控泄密遭关押*

今年早些时候,湖南当代商报记者师涛、纽约时报驻京记者站工作人员赵岩、还有新加坡海峡时报驻港记者程翔都是以泄露国家机密或者与之相关的指控被中国当局关押或定罪。李和平律师说,上述几位人士被指控的所谓泄密涉及到中国政府文件、中共高层人事更迭、或者是台海两岸关系,因此政治敏感性更强一些。

李和平说,利用排除法界定什么不是国家机密固然是一种进步,但是最理想的做法是通过国家最高立法机关从正面对国家机密加以明确、具体的界定。他说: “应该由国家立法机关全国人大或者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立法确定哪些具体领域是属于国家机密。否则就会有相当多的公民会因为说出一些事实被判刑。”

*评论人士:仅仅是开始*

曾经因为政治问题而被当局监禁的北京时事评论人士刘晓波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他说:“我希望这仅仅是一个开端。我希望为了真正保障公民权利,也为了真正保障国家安全,中国能够从法律的角度借鉴国际上关于对国家机密的界定,是中国将来的保密法变得更加明确,而不是象现在这样想说什么是国家机密,就说什么是国家机密。”

除了有新闻业者因为披露北京所不喜欢的信息而被监禁之外,还有些为海外大学工作的研究人员因为向海外公布已经向中国国内学术界公开的信息而被当成间谍关押。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