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3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山东农民集体绝食抗议绑架维权者


中国山东省临沂市十几位农民举行24小时绝食,抗议他们所说的当局绑架维权人士陈光诚事件。绝食行动已经结束。盲人陈光诚因帮助临沂市农民打官司,反对地方当局大规模强迫堕胎绝育,上周被临沂警方从北京强行带回临沂。

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和营后村的10多位村民从星期一下午开始举行24小时的抗议绝食。

*声援陈光诚维护农民权益*

绝食行动组织者苏永军对记者说,他们绝食抗议是为了声援陈光诚。陈光诚是一位盲人维权活动人士,在中国残疾人中有相当的名气。

当临沂今年早些时候出现暴力强迫绝育堕胎后,当地农民求助于陈光诚帮助他们维护自身权力。苏永军说,陈光诚对于临沂市的广大农民来说是个十分重要的人。

苏永军说:“陈光诚办了我们想办办不了的事,他帮我们办这些有切实利益的事情。他帮我们维持公民的权力,因为我们一层一层地上访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顶层,可是没有人问,没有人管。我们怎么办?但他能帮我们想办法,维持人权。”

*向外界揭露暴力绝育堕胎*

华一律师事务所的腾彪律师告诉记者,维权人士陈光诚向外界揭露临沂使用暴力绝育堕胎,这让当地政府十分气愤,上星期把他强行从北京绑架回临沂。

陈光诚的邻居和苏永军说,目前陈光诚家被临沂市下属的层层公检法司部门的人员团团围住,村子的所有路口被封锁,他家的电话被切断,手机被干扰,电脑无法上网,仍然处于完全与外界隔离状态。据陈光诚家人出来传话说,失去人身自由的陈光诚已经绝食70多个小时,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地方政府违反国家法律*

苏永军对记者说,他们绝食也是为了引起外界关注临沂市计划生育委员会严重违反中国的宪法、刑法和计划生育法的问题。只要是跟计划生育有关的人员就可以在乡里为所欲为,不受国家法律的制裁。

苏永军举例说,临沂市费县梁邱镇桃花岭村的几百个村民都逃出村子,住在田地里不敢回家。苏永军说,临沂抓计划生育比明清时期的株连九族还厉害。桃花岭村有一部份村民违反了计划生育,他们不但株连了自己的亲戚,还株连了村子里所有的村民,就连碰巧前去给牲畜打针的兽医也不能幸免。桃花岭村的村民一旦被管计划生育的人抓住,不是被罚款,就是挨一顿橡皮棍或者农具的打。

*地方执行计划生育过激*

苏永军说,临沂成千上万的农民为计划生育委员会官员违反法律的事情上诉,但告到中级法院就被卡死了,没有人理会他们。

苏永军说,也有律师试图帮助他们,特别是北京的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的江天勇律师和华一律师事务所的腾彪律师帮了很大的忙,但都无法立案起诉临沂市政府。

苏永军认为,中国“一权否决制”的现实让计划生育工作高于法律和一切。

苏永军说:“市长、县长等,不管你干得多好,只要是计划生育抓不好,那可以给你否定。这就叫做一权否定制。他们也必须要这方面使劲。”

苏永军说,临沂市长李群如果抓不好计划生育,他就会被贬职去当县长。这些地方官员承受着巨大政治压力,从而出现了在计划生育问题上不择手段的问题。

*临沂事态引起国际关注*

最新一期的美国时代杂志报导,山东省临沂成为近年来最粗暴群体强迫结扎和堕胎的地区之一,今年3月到7月至少强制结扎了7千人次。有些村民为了协助家人避免被结扎而遭拘压,其中有几个人被打死。

*中央展开调查是走形式?*

中国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表示正对临沂事件展开调查。前几天国家计生委的一位姓如的官员前往临沂跟苏永军等农民谈话,调查此案。但是苏永军说,当这位官员一出门,县里的数名官员立即紧紧跟上,向他述说。苏永军等农民担心,这恐怕又是一场形式主义的调查。

参加绝食声援陈光诚的农民还有韩延东、韩延国、韩延波、陈光来、陈庚江、陈华和刘乃春等人。苏永军说,虽然他们知道他们的绝食不会产生什么奇迹般的效果,但是他们仍然希望中国政府觉醒,依照人大制定的宪法办事,不能允许下属政府践踏法律,违反人权。

记者试图跟地方当局联系,但是截稿时还没有联系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