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0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强迫堕胎绝育山东官员被免职拘留


中国山东省临沂市一些地方官员因强迫怀孕妇女堕胎,或强迫超过两个孩子的夫妇绝育而被免职并拘留。与此同时,代表受害者利益的农村活动人士陈光诚继续被地方当局软禁在家。

中国国家人口计生委日前发表声明指出,国家人口计生委从今年早些时候开始陆续接到一些群众的投诉,反映山东省临沂市部份地区在开展计划生育工作中,存在侵害公民权益、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做法。

声明说,根据初步调查结果,临沂市个别县乡有关人员确实存有违法行政、侵害公民合法权益的行为。目前有关责任人已被免职,有的正在被立案侦察,还有的已被依法拘留。声明只字没有提及强迫堕胎或绝育的情况,而只是要求人口和计划生育行政人员从中吸取教训,纠正各种侵权行为。

*临沂政府改变计划生育政策*

据知情人士介绍,临沂政府从今年4月开始,一改过去允许第一胎生女孩的公民生第二胎、而且发准生证的政策,凡是生两胎的,如今一律实行强制结扎,因此出现很多强迫堕胎和绝育的事件。

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双堠镇营后村农民苏永军讲述了他的妻子被强迫实行结扎的经过。他说:“今年5月9号,我不在家里,他们把我的妻子拉去,当天晚上强制做了绝育手术,严重侵犯了人权,因为当时我的妻子处于月经期,而且感冒,走的时候,两个孩子在家里,小的才1岁零6天。当时整得太不好了,差一点就没命了。”

山东临沂市沂南县孙赌镇南匣村农民胡丙美告诉记者,今年3月,她丈夫出外打工期间,地方当局强迫她去结扎,“大队叫我去做结扎,当时我的对象在广东打工,如果我去结扎,家里就没人管了,我要干活,还要看孩子。我就跑到我娘家去了,他们派了一车6、7个人把我带去总医院检查,由于我血压高,因此不能做结扎手术。但是,他们不管是否合格,把我拉到接生服务站做了结扎手术。”

胡丙美说,手术后,她腹部出血,卧床不起,至今没有痊愈。她向地方官员反映,他们也置之不理。胡丙美说,虽然地方政府后来提出给予她赔偿,但是她希望政府能还她一个公道。

另据美联社报导,今年2月,临沂市附近一个镇子24岁的妇女李娟离第二胎预产期只有两天的时间了,仍然被当地官员强迫拉去堕胎。

*“赤脚律师”被软禁*

诸如这类的暴力计生事件发生后,当地愤怒的群众在几个月前,跑到山东临沂市法庭控告地方官员利用威胁和暴力手段强迫村民实行不必要的堕胎和绝育手术。被当地人誉为“赤脚律师”的农村活动人士陈光诚,因代表受害者提起集体诉讼一度被当局关押,在国际媒体的压力下,地方当局虽然将其释放,但是继续对他实行软禁。

现年34岁的陈光诚是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双堠镇东狮古村的一位盲人,他自学成才从事法律工作。美国主要报刊报导过他为农村妇女奔走以及在北京被山东地方警察从北京强行带走的情况。

星期二,陈光诚通过手机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说:“现在有好几十人始终在我家周围围着,外面还有县上公检法司四方面的人员也在看着我,再往外还有一些交通警察,加起来好几十个人,每天3班倒,有时8个小时换1班,有时6个小时换1班,每班都有5、60个人。”

陈光诚说,目前,他的设备被没收,电话被掐断,他之所以能够通过手机和记者通话,是因为正下着大雨,导致供电出现问题,因此干扰器不能及时发挥作用。

*10多万人被结扎*

陈光诚认为,国家人口计生委有关处罚地方官员的声明,只是在应付公事。他说:“人口计生委所调查的东西,只是根据我们调查的东西去确认了一下,它并没有真正去调查临沂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10多万人被结扎,几十万人被株连,这些问题,他们应该调查。”

为陈光诚提供法律帮助的北京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律师江天勇认为,国家人口计生委的声明是在做表面文章。他说:“第一,对陈光诚的软禁没有解除。第二,因为这个事件被抓的人没有放。第三,大量受损害的民众没有得到应有的赔偿或者道歉。从这三点来说,国家计生委的表达仅仅是面子上和表面的事,是迫于国外媒体的压力和当地民众的一些反映。北京知识界,尤其是律师的努力以及网上消息的传播对他们压力非常大,它不得不做一些表面的文章。”

*计生委官员称地方不了解中央精神*

《华盛顿邮报》报导,中国国家计生委的一位官员在山东临沂暴力计生事件发生后曾经表示,如果临沂的情况属实,或者部份属实,这是因为当地官员不了解中国领导人对计划生育新的要求所导致的。

报导说,这位官员对行使自己权利的农民表示赞赏。他说,如果临沂市官员违反了法律,他支持普通老百姓,而且如果他们须要帮助,计生委会帮助他们找律师。

但是,接受采访的当地农民以及相关人士对政府的诚意表示怀疑。他们指出,受到处罚的只是一些基层下级官员,主要的政府官员依然逍遥法外。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