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5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纽约南布朗克斯教堂的新景像


纽约好似一块由不同种族团体和移民社区组成的、经常变换的图案。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生活、工作和进行宗教敬拜的公共建筑物也必须进行调整,与之适应。记者从纽约市南布朗克斯的一座教堂发回报导说,当地人口的变化不仅使宗教聚会获得新生,而且教会基本的标志也得到更新。

早晨9点,在南布朗克斯区亚历山大大街上巨大的天主教堂圣杰罗米教堂,每天的弥撒即将开始。从小在这个教区长大的爱尔兰裔美国人、如今在这里担任牧师的约翰.格兰奇神父今天没有主持仪式,而是坐在一旁,让一位来访的神父开始敬拜仪式。

*一个世纪前欧洲移民建设教堂*

格兰奇神父以欣赏的目光看着教堂华丽的大理石装饰、彩色玻璃、精雕细刻的木雕以及绚丽优雅的壁画,所有这些都出自一个世纪以前在这里作礼拜的欧洲移民之手。

格兰奇神父说:“这是那些先民辛勤工作的成果,他们为此奉献付出了很多。他们主要是爱尔兰人,还有一些意大利人和德国人。但是这座教堂使用的大理石和其它石料的整个色调设计采用的是爱尔兰国旗的颜色,绿色、金色和白色。”

圣杰罗米教堂的标志之一是教堂穹顶上色彩绚丽的巨幅画卷“上帝神奇的全见之眼”。图画中的眼睛在一个三角形之内,四周环绕着熠熠生辉的光环。

格兰奇神父清楚地记得,50年代初他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凝视深邃的“全见之眼”时的感受:“上帝的全见之眼这幅画深深地映刻在孩提时代我的脑海之中,无论在何处,上帝都会看到你,这让我们所有人感到害怕。因为不论在哪里他都能看到你在做什么,甚至比你的父母知道得都多。但是当然现在这已经改变了。我们努力让人们感觉到,‘上帝慈爱怜悯地看着我们,使我们远离忧愁困苦,救我们脱离困境’。”

现在改变的还不仅仅是人们对这幅画的诠释。当格兰奇神父还是一个小男孩的时候,这里绝大多数的信徒是爱尔兰人,穹顶上的眼睛被画成蓝色,反映出参加礼拜聚会大多数人的眼睛颜色。

*新移民大量涌入改变社区面貌*

在上个世纪50和60年代,绝大多数的爱尔兰人都搬走了,这里的居民人数急剧下降,参加教堂活动的人逐渐减少,教堂建筑本身也开始荒废损坏。但是,近年来,大批移民家庭搬进南布朗克斯地区,他们的到来使整个社区和圣杰罗米教堂重现生机。

格兰奇神父说:“现在这里的主要人口是黑人、非洲裔美国人以及来自加勒比海地区的人们。最近又涌入了大批来自墨西哥、巴拿马、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和秘鲁的拉美人。”

新来的居民对教堂进行的第一次修缮工作是修复教堂巨大的屋顶,他们亲自动手, 并捐出自己的辛勤所得。格兰奇神父介绍说,之后他们把注意力转向教堂内部--大理石的装修、教堂的圣坛、壁画,还有那幅“全见之眼”:“渐渐地随着人口的变迁,这里已经没有蓝眼睛的人了。有一天我和我们的厨师交谈,她是来自墨西哥瓦哈卡的米斯特克印第安人。我问她,‘切蕾丝塔,上帝的眼睛是什么颜色?’她回答道,‘咖啡色’,也就是棕色。所以我决定在修缮教堂的时候,把壁画中上帝的眼睛改成棕色,也就是切蕾丝塔所说的‘咖啡色!咖啡色!咖啡色’”。

记者问:“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格兰奇神父说:“这种想法的由来是因为圣经上说,‘我们是照着神的形像被造的’。因此希望从蓝色到棕色的改变,能够让人们感觉到他们是神的孩子,有神的形像,而且是棕色的眼睛!我希望当上帝从天上看下来,他会看到他所有在这里的孩子。我想,教皇约翰保罗二世过去经常讲,美国是一块巨大的图案。我希望,当我们把所有的一块块方块拼在一起的时候,那将是一幅美丽的画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