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54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专家:东亚整合不能脱离亚太整合


东亚地区的区域经济整合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推动下加速推进。美国专家担心,东亚的经济整合如果脱离了美洲的地区整合将会导致全球贸易体系的不稳定,因而他们主张,太平洋两侧的地区整合进程要协调进行才能够出现双赢的结果。

*中国经济高速成长推动东亚整合*

世界经济的亮点在亚洲,而亚洲经济的亮点在中国。中国经济的高速成长惠及的首先就是中国所在的东亚地区及其邻国。东亚地区的区域整合活动也随之繁忙起来。关注全球战略变化的美国专家对东亚的变化有着特别的兴趣。他们认为,东亚地区整合如何发展将对未来的世界经贸格局有重大的影响。

美国最著名的外交学府之一的弗莱彻法律与外交学院院长、美国老资格的外交官斯蒂芬.博斯沃斯近日在华府演讲时指出,中国选择的经济发展战略对东亚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是这个地区新一轮整合出现的根本原因。

博斯沃斯说:“中国选择了通过对外开放来实现经济现代化的战略途经,并对中国的邻国和东亚地区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跨越边界的外国直接投资和地区内贸易活动的增长都以非常快的速度在扩大。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对东亚整个地区都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和推动力。日本的经济复苏虽然有很多原因,但中国因素是最重要的。东亚地区经济在快速增长的同时,这个地区的整合活动也越来越活跃。”

*东亚自由贸易区影响全球贸易体系*

东盟10国与中国已经达成协议将在2010年到2015年之间建立自由贸易区,东盟和中国、日本、韩国的官员也在积极进行磋商,谋求建立自由贸易关系。华盛顿的智囊机构、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福莱德.伯格斯滕是一位在美国和国际学界广受尊重的经贸专家。他认为,美国对东亚自由贸易前景感到不安并不是自由贸易本身,而是东亚自由贸易区一旦建成将对美国以及世界贸易体系所产生的影响。

伯格斯滕说:“现在很明显,东亚自由贸易区的建立将会对世界经济和包括美国在内的大国产生巨大的影响。这个贸易集团的产出占全球总产出的20%,它的贸易量大约为世界贸易总量的20%,它的成员掌握着全球50%以上的外汇储备。最近几年,它们的贸易顺差超过全球贸易顺差的一半,也就是美国巨额贸易赤字的来源。它们通过购买美国债券和资产填补了大部份的资金缺口。”

*三足鼎立 四大好处*

伯格斯滕表示,这些数字显示,东亚自由贸易区将使东亚成为世界上的经济超级大国,与欧盟和北美自由贸易区形成三足鼎立之势。伯格斯滕认为,这一经贸格局形成以后会给世界带来至少四大好处。

首先,通过达成自由贸易协定,中国和日本就难以再发生战争,这对亚洲和世界的安全将是一个巨大的贡献。第二,东亚地区的经济发展也可能会加快,推动世界更加繁荣。第三,东亚地区将能够有能力对本地区甚至是对全球承担更多的责任,应付金融危机等各种风险。第四,东亚的发展将会刺激北美自由贸易区和欧盟加快开放的速度,否则就会落后。

*三角关系不稳定*

但是,伯格斯滕也指出,这些好处只是一般推理,没有任何理论或经验可以证明。

伯格斯滕说:“我们一定要记住,这个结果并没有预定好。我们没有什么理论也没有什么实践经验可以判定,结果将是有利的或是不利的。也可能会对世界经济造成重大问题。我们研究所做过一个计算,如果东亚自贸区成立,美国对这个地区的出口将立即减少250亿美元。这只是短期的一个效果。长期的影响肯定会更大。”

伯格斯滕还表示,国际政治经济关系中的三角关系和物理学上的三角关系很不一样,它不是一个稳定的结构。一旦欧盟、东亚和北美这三极中的任何两极结盟,全球的经贸结构将发生根本动摇,影响世界的稳定。这不是世界的福音。

*把亚洲整合置于亚太整合之中*

东亚区域整合虽然对加强区域的整体经济能力具有明显的作用,但对于区域之外的各经济体将具有排他性。华盛顿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弗雷德.伯格斯滕认为,这种排他性最终将会导致太平洋中线上形成一个分界,把亚太地区两岸的经贸发展从此分隔开来。伯格斯滕坦率地指出,这种结果不是人们所期望的。

那么,东亚的区域整合应当如何进行才能够造成环太平洋地区的共赢局面呢?伯格斯滕的建议是,把亚洲的太平洋地区的整合置于亚洲太平洋整个地区之中。

伯格斯滕说:“在我看来,把东亚的区域整合引入一个更大的背景之中的最可靠和最有希望的办法,就是认真谋求建立亚太地区的自由贸易区。换句话说就是,让自由贸易的扩展跨越太平洋,把亚洲的太平洋地区置于亚太地区之中。在东亚追求本地区的贸易自由化的同时,美国和西半球国家的其它亚太经合组织成员也在积极推进它们的贸易自由化。这是避免在太平洋中间划线的唯一办法。”

*把区域整合纳入全球整合框架*

至于如何确保太平洋两岸的自由贸易进程协调发展的问题,伯格斯滕表示,在初期阶段,双方要进行密切磋商,确保各方及时了解对方的区域整合计划和措施。不过,伯格斯滕认为,只有磋商是不够的,还应当仿效战后欧洲区域整合的做法,在制度上把区域整合纳入全球整合的框架之中。

伯格斯滕说,欧洲当年整合的过程基本上每一步都是在有效的国际机构的帮助和监督之下进行的,从而获得了美国和国际上对欧洲整合的信任。从60年代的肯尼迪回合到70年代的东京回合、再到80年代末的乌拉圭回合的三次多边贸易谈判,伯格斯滕认为,实际上都是欧洲的区域整合与全球贸易体系之间的协商与协调的过程。

*欧洲与东亚的整合原动力不同*

但是,美国最著名的外交学府之一的弗莱彻法律与外交学院院长博斯沃斯指出,欧洲的整合与东亚的整合在原动力方面存在很大的不同。

博斯沃斯说:“东亚的经济一体化正在推动人们所说的‘东亚地区主义’或者‘东亚共同体’。在我看来,当年欧洲的情况和现在东亚的情况的最大的不同是,欧洲国家首先是通过政治联合,确定目标,然后才有经济整合。而东亚国家领导人则是在经济整合已经成为现实之后才走到一起的。所以,欧洲整合与东亚整合的原动力是不同的。”

*协调机构--亚太经合组织*

分析人士认为,不同的原动力实际反映了双方对国际机构的不同态度。欧洲先有政治共识,后有经济整合,因此要极力争取国际机构的支持。但东亚区域整合则是在全球多边谈判受阻、许多亚洲国家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机构表现不满的背景下出现的。东亚国家希望摆脱这些机构的控制,通过自身的努力寻找新的发展出路。这就增加了东亚整合置于国际机构的监督之下的困难。

在这种情况下,伯格斯滕认为,协调东亚和美洲地区整合的最理想的机构唯“亚太经合组织”莫属了。

伯格斯滕说:“亚太经合组织显然就是那个可以主持进行双边非常认真的磋商的机构。它就是唯一的可以把太平洋两岸连结到一起的这个机构。多年来,这个机构已经处理过许多双边的贸易、金融、经济整合的问题。 但这个机构今后应当大大扩大它现有的机构框架,来加强这种对话和磋商,避免出现误解、意外和负面反应,确保双边的行动能够相互支持和相互加强,确保双边的整合互利互惠。”

*美应协助东亚整合*

美国老资格外交官斯蒂芬.博斯沃斯也指出,美国对东亚区域整合的趋势不能够视而不见,也不能够进行遏制。相反,博斯沃斯认为,美国应当采取现实态度,对东亚区域整合提供全面的协助,就象当年帮助欧洲整合一样。只要东亚的发展符合国际经贸规则,那么东亚的成功就符合美国的利益。

博斯沃斯说:“我认为,东亚地区主义或东亚共同体是当今世界中一个日益扩大的事实,它来自于我们身边发生的那些深刻的变化。在过去一代人左右的时间里,这个变化不仅出现在东亚,也出现在太平洋两岸的相互关系之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