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政府施多种手段严控地下教会


中国政府最近加紧了对地下教会的控制。当局在抓捕温州市地下教会两名神父的同时,还在河北省强迫地下教会神父接受官方颁发的神职人员证,以示接受官方教会领导。

据报导,浙江温州市地下教会的副主教邵祝敏和温州主教林锡黎主教的秘书姜朔念神父日前被地方当局逮捕。温州地下教会一位教徒星期一证实逮捕消息。

她说:“上星期四下午,在一个教堂里举行圣体年闭幕后,姜朔念因为有事就带两个教友回去了。他们在回温州的半路上,就被公安带走了,那是5点钟的时候。邵神父是在晚上吃晚餐的时候,大概7点多钟,他在美乐大酒店,还没有吃完饭,下到车里去拿东西时被带走了,可能他早已被监控了。”

*可能事关主教更换*

据悉,邵祝敏副主教和姜朔念神父目前是温州地下教会的主要负责人,他们在1999年都曾被中国当局逮捕过。据温州教会的这位教徒分析,他们这次被捕很可朔和主教更换有关。她说,温州地下教会因为主教年迈,正酝酿推选新主教,这一行动引起了官方的警觉。

她说:“因为我们的主教年迈,不能正式工作了。爱国会那边已经有了一位副主教,因此想方设法把这位副主教推选为正主教。地下教会觉得,如果官方这么做,让他们的副主教成为正主教,我们这边有些担心害怕,因此就开始做这方面的工作。公安局可能发现,我们地下也在做这方面的工作,而且和外面有联络,所以他们就抓了这两个头。”

*河北神父被要求领取神父证*

另据河北省地下教会提供的消息,河北省7位神父上星期被当局邀请去秦皇岛,名义上是旅游,实际上是组织学习国家宗教事务管理条例,学习之后还被要求领取教务委员会颁发的神父证。河北省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主教证实了这一消息。

他说:“神父们不接受这个证,他们说,如果国家给我们发证,我们可以接受,但是如果是两会一团给我们发,我们不接受。为此,官方停止他们做弥撒,主日也不让他们做弥撒了。”

这位主教所说的“两会一团”是指和教宗断绝关系的“爱国会”、“教务委员会”和“主教团”。

*处于当局监督或看押中*

河北省地下教会的另外一位神父说,河北省这7位神父因为拒绝领取证件,现在都处于当局的监督或看押之中。

他说:“地下神父不同意,回来后,当局把教堂都封了,并且由公安人员或者村支书等人监视软禁起来,不允许他们做弥撒,一做弥撒就抓起来,有一位神父现在被软禁在派出所里。”

*梵蒂冈称随时可与北京谈判*

另外,在中梵关系问题上,梵蒂冈国务卿索达诺枢机主教日前表示,教廷随时准备将大使馆迁回北京,与台湾断交,但是中共必须尊重宗教自由,公平地对待梵蒂冈。他说:“教廷不能接受不如其他国家的待遇。别的国家和台湾结束关系后马上就可以搬进北京,教廷如果结束和台湾的接触,为什么不能马上去北京呢?”

他坚持说,在中梵关系上,台湾不成障碍,梵蒂冈任何时候都准备和北京对话。但是,中共自从1951年和梵蒂冈结束外交关系以来,一直坚持教廷必须首先和台湾断交,否则不和教廷恢复关系的立场。

*教廷不会先与台湾断交?*

香港教区主教陈日君日前在梵蒂冈出席世界主教会议后表示,他预计,梵蒂冈在和中国政府就双边关系正常化问题举行会谈之前,不会先和台湾断绝外交关系。他说:“北京的条件是应该放弃台湾,圣座当然知道这件个条件,而且已经决定接受这个条件,台湾的教会也有心理准备。如果北京真的给大陆的天主教教徒真正的宗教自由,那么(梵蒂冈)就不能同时和台湾有外交关系。当然不能要求在谈判以前就放弃台湾,这个是不合理的。如果北京不给予宗教自由,圣座单方面放弃台湾也是一个很严重的事情。到现在历史上没有发生过,圣座是希望和北京建交,可以照顾大陆这么多的信徒,但是也要得到宗教自由的保证,所以不可能在谈判以前就放弃台湾。”

*李镜峰:台湾问题不主要*

陕西凤翔教区主教李镜峰认为,如果双方都有改善关系的意愿,而且宗教信仰自由的问题得到解决,台湾问题不会成为主要问题。

他说:“教廷方面的立场是没有谈判不能断交,它没有把握不会轻易先断交后谈判。它有把握能够恢复正常关系,才会和台湾断绝外交关系。但是,对中国来讲,台湾是重要问题,它认为,台湾是中国领土,不是一个国家,要求梵蒂冈先断绝外后谈判。因此这个事情很难预料,最后要看看双方是否都做出让步。”

据估计,在官方和地下教会中的天主教教徒人数目前在1千万以上,而地下教会的人数又远远超过官方教会的人数。自从本笃十六世就任以后,梵蒂冈向中国政府表示了希望改善双边关系的愿望。最近梵蒂冈邀请4名中国官方和地下教会主教参加在梵蒂冈举行的世界主教会议,但是由于没有中国当局的批准,4名主教最终都未能去成。中梵建交的主要障碍是,双方在台湾问题和主教任命问题上始终存在分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