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联合国评贸易及发展中国第51名


联合国发布一份新报告,评比110个国家的贸易和发展表现。虽然中国在过去若干年里贸易和经济保持高速增长,但却排名第51位。专家认为,中国的排行不够高是因为其经济增长的社会成本过高与发展不平衡造成的。

联合国贸易及发展会议星期三发布一份全球贸易和发展最成功国家的新报告,把丹麦列为世界第一,接下来是美国和英国。联合国报告评比指数的排名是根据各国人均卫生和教育支出、基本设施建设、平均贸易关税、教育程度以及平均寿命等方面因素进行的。

*中国外贸增长迅速*

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令全球瞩目。据中国商务部刚刚发布的2005年对外贸易形势报告,中国今年外贸规模将超过1万4千亿美元,增长20%以上,顺差为9百亿美元。2006年中国对外贸易规模将继续以15%的速度增长。然而,联合国的这份贸易与发展报告把中国排在第51位。

北京的民间机构--中国思源社会科学研究中心总裁曹思源说,世界有目共睹中国经济与贸易的高速发展,但在全球的发展排名中却地位不高,这一现象并不令他感到惊异:“实际上我们要追求的是经济社会协调的发展,但认识却还不到位,所以以前曾片面强调经济,对于公平,对于弱势群体、有困难的群体给予制度性的照顾方面考虑不周。”

*学者:中国政府缺乏人文关怀*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商德文教授说,中国为经济发展付出的成本过高,政府没有表现出人文关怀:“十几年的发展看起来很快,实际上纯得的利益并不太多,因为中国付出的代价太昂贵了,环境污染、资源浪费、人的道德沦丧各个方面的成本很高。”

联合国的这份评比报告的三个关键成份是:监察各国的贸易与发展表现,找出影响发展的因素,并提出政策,让贸易服务于社会的发展与减少贫困。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商德文教授说,虽然目前外贸导向型经济占中国GDP 的70%左右,但这对中国的社会发展与老百姓的生活质量并没有起到太大的提升作用,因为所得利益都已经被拿走了。他说:“农民工打工也挣不了几个钱,还是国家拿了去了,一些官员官商勾结拿了去了,还有就是一些民营企业家拿了去了。”

香港科技大学的中国社会经济学家丁学良教授解释说,从目前国际间社会经济学界的研究方式可以合理地解释中国为什么排行中等。他说,现在研究各国贸易重视的不仅仅是贸易额,更是产品的结构、产品的技术含量,特别是综合社会效应。丁学良说,中国需要认识到,贸易本身不是目的,而是它如何影响中国社会方方面面的发展。

*专家:中国出口靠百姓卖苦力*

丁学良说:“你看排名很前的非常发达的国家,它们的出口并不是靠本国老百姓的血汗钱,而是靠能源消耗比较低,对本国环境的损害很小,从某种意义在可持续发展潜力方面还有助于本国综合生态的平衡。而中国出口恰恰是这么多年来基本还是靠中国国内的老百姓和劳工卖苦力,卖血汗钱的那一点钱。”

丁学良教授说,中国要想提高综合社会经济效应,只能进行产品转型,生产技术含量更高的产品,才有可能走出贸易与社会发展不平衡的怪圈。但他认为,一旦中国这样做,就会发现目前中国对信息、媒体进行严格控制的制度会成为障碍。

*银行都有三本账*

丁学良说:“要想这些技术含量产品的更高增长以及在服务业方面赶上国际间很好的水平的话,那就要求一个社会的信息、法律以及社会中软的部件和软的体制方面要大大提高。否则你不可能达到那样的竞争。举个简单的例子,很多银行的帐务不公开,或者一个银行有三本帐,上级来查一本帐,自己做帐一本帐,然后对外上市公司一本帐。这种三本帐现象如果进入国际竞争,又有多少人敢把大额的存款给你去玩呢?”

专家认为,中国政府已经看到经济发展的问题,制定了科技创新的经济发展规划,把中国的经济从“中国制造”转型为“中国创造”。北京大学的商德文教授认为,这将是一个艰难的转型过程,因为中国中央政府即使提出了正确的新政策,如果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又有谁来贯彻这些看起来很好的政策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