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俄对中国污水处理不满或寻求赔偿


松花江污水正在考验着中国和俄罗斯战略夥伴关系的可靠性,同时也可以检验这两个战略夥伴之间究竟在多大程度上真正互相信任。虽然污水还没有抵达俄罗斯境内,但俄罗斯已经在积极讨论要求中国赔偿的问题,同时还指责中国不是一个友善的邻居,只照顾自身利益却不为邻国着想。俄罗斯现在已经特别启动了自己的卫星侦察系统,严密监测中国境内的污染情况。

*启动卫星系统观测污水动向*

俄罗斯密切关注中国境内松花江污染局势的最新发展。下星期一,一批俄罗斯水利和生态环保专家将飞低中国,现场了解和考察污染情况。

俄罗斯同时还启动了卫星侦察系统来追踪松花江污水的动向。

不久前刚刚走马上任的俄罗斯总统在远东地区的新任全权代表伊斯哈科夫透露说:“我们观测每一个细节,观测一举一动,我们动用了卫星来观测。当然今天云层比较厚,看不到污水的折射,本来是应该看得到的。总之我们正在严密监测。”

*中国未通报污染详情*

俄罗斯媒体报导说,虽然中国表示随时向俄罗斯通报污染的有关情况,不过看起来中国并不太愿意同俄罗斯共同分享有关情报。俄罗斯想知道吉林省发生爆炸的那家化工厂当时如何排放了有毒化学物质以及其他一些细节,但中国向俄罗斯所提供的信息仍然严重不足,以至于在哈巴罗夫斯克举行的应对消除污染灾害的特别委员会会议上,一名俄罗斯官员甚至公开怀疑那家化工厂可能同制造化学武器有关。

*对中国开闸放水不满*

显然,这场污染灾害正在测验被广泛宣扬的中俄战略夥伴关系的可靠性以及这两个战略夥伴之间在多大程度上真正互信。

俄罗斯对中国处理污染的做法非常不满。 为了稀释并减少江水中有毒物质的浓度,位于松花江上游的丰满等水库已经开闸放水。但俄罗斯认为,中国这样做只考虑自身利益而不为邻国着想,太损人利己。

俄罗斯自然资源部副部长米特罗里说,中国这样做之前本应该同俄罗斯商量一下。中国显然害怕进入冬季后,由于江水结冰,有毒化学物质会沉积在冰块和河床中,一直滞留到明年春季,这样会对哈尔滨等地造成严重污染。

开闸放水虽然能使污水和有毒冰块尽快离开哈尔滨市区,但这些带毒冰块最后将被冲到位于下游的俄罗斯一侧聚集起来。另一方面,开闸放水也将使污水抵达俄罗斯的时间缩短,俄国方面的准备时间将相应减少。米特罗里说,中国这样做显然不是一个友善的邻居的做法。

一家俄罗斯电视台报导说,中国虽然也在报导这场生态灾难,但却很少提到灾难对位于下游的俄罗斯带来的危害。

*要求中国赔偿呼声高涨*

尽管松花江污水目前还没有进入俄罗斯境内,但俄罗斯国内要求中国赔偿的声音却不断高涨。一名研究国际法的俄罗斯学者说,俄罗斯同中国签有法律互助协议。所以一旦黑龙江遭受污染,无论是普通的俄国公民还是俄国公司企业法人都可以控告中国政府,要求赔偿损失。

从国家角度来看,如果中国不愿意自动赔偿损失,俄罗斯可能会向位于荷兰海牙的国际法庭提出申诉,控告中国。而如果俄罗斯和中国这两个战略夥伴真的要对薄公堂打这场的官司,有可能会持续1年到5年的时间。

俄罗斯国家杜马国际关系委员会主席科萨乔夫说,在1994年和2004年,俄罗斯和中国曾分别签署了保护黑龙江、乌苏里江渔业资源的协定以及保护黑龙江生态安全的协定。

他说:“这些协议给我们提供了进行有关的控告的可能性。因为根据这些协议,双方都有责任来保护环境生态不遭受污染。”

*环保组织深感不安*

另外,生态环保组织对松花江和黑龙江流域遭受环境灾难感到非常不安。著名的世界野生资金会星期五发出呼吁,希望中国和俄罗斯两国政府共同努力,尽量避免黑龙江遭受生态灾难。

*要求居民储存用水*

与此同时,在位于黑龙江岸边的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市,许多居民住宅楼的入口处星期五出现了一条新的告示。告示上说,从11月30日到12月3日期间,住宅楼的冷热水供应将被切断,当局要求居民储备好5天用的饮用水和生活用水。当地政府同时还购进了20吨活性炭,以便过滤有毒的江水。

估计在27日到28日期间,松花江污水将进入俄罗斯境内,12月1日到5日将可能会抵达哈巴罗夫斯克。哈巴罗夫斯克的官员表示,如果检测到江水中的有毒物质含量超出正常标准,供水将被立刻切断。必要时,位于黑龙江上游的布列亚水电站也将开闸放水,稀释和减少黑龙江中有毒物质的浓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