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5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反腐作家陈放的早逝和所受压力


九十年代因撰写出版小说《天怒》而洛阳纸贵的北京作家陈放日前在北京病逝。他的家人说,陈放写的反腐败小说“给他带来了很大压力”。

*《天怒》轰动*

陈放是北京作家,因1997年发表长篇小说《天怒》而名声大噪。他因为脑溢血11月19号在北京病逝,终年61岁。

陈放文学创作的顶峰应该是小说《天怒》,这部小说是以北京前副市长王宝森自杀、市长、政治局委员陈希同被逮捕判刑为背景而写的。

*病逝前接受采访:自杀者多反贪*

不久前,陈放曾在病床上接受记者采访,谈到了反腐败问题和“双规”中的高官自杀问题。

海涛:文革那么大的急风暴雨都过来了,现在,什么东西和压力能让人赔上一条命呢?

陈放:你这想法,有点美国式。

海涛:那中国式是什么样的呢?

陈放:中国式是,他(自杀者)所面临的处境,是他解决不了的。所以,他就选择了逃避。

海涛:有人分析,自杀,贪污受贿的部份就可以不算了,是不是如此?

陈放:不是。真正的腐败分子,自杀很少。

海涛:话又说回来了。王宝森这样的,不是腐败分子吗?

陈放:是。像王宝森这样的自杀贪官,很少。

海涛:那你认为什么样的人自杀呢?

陈放:自杀的,大部份是反贪的。

*得罪人,压力大*

由于撰写了一些引起轰动的“反腐败小说”,陈放“得罪”了许多人,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压力。陈放的妻子齐逸梅是这样给丈夫“盖棺论定”的:“我觉得他是一个挺正直的人 (说不下去了,哽咽)。”

而陈放的儿子陈汉青是这样评价去世的父亲的:“我父亲是建国以来都没有出现过的,他是一个伟大的作家。”

齐逸梅认为陈放这么“早”就“去”了,跟他出书后所受到的压力有很大关联。她说:“很有影响。他的健康,完全是他这一生遭遇的事件,社会压力特别大.......他一直是没有特别自由的......”

*恐吓,毒打,暗算*

陈汉青也说,陈放出了这些书之后,遭到了不少打击和“厄运”:“他所承受的压力,完全超出了常人所能承受的。而且,作为一个文人,精神上都是脆弱的。”

他说,自从《天怒》出版后,受到了很多威胁,家里每天都能接到恐吓电话,也有人来敲门:“我们家,安装了两道铁门。”

陈汉青说,父亲曾在深圳遭到毒打;在北京街道上也好几次遭到暗算,有人想把他从人行道推到机动车辆行驶的马路上去。

*不入党*

陈放最后一个工作岗位,是北京中国农业电影制片厂的编剧。在“官本位”的中国,许多人都想“入党做官”,但陈放不屑入党。

海涛: 他是党员吗?

齐逸梅:他不是。

海涛:他为什么没有要求入党?

齐逸梅:他有他的看法吧。

*盗版超百万,电影被封杀*

《天怒》因为内容敏感,被宣传部门限制发行,结果盗版蜂起,市面上出现黑书,超过百万册。原书30万字。陈放加以改写,增加到70万字,1998年重新推出,书名是《天怒人怨》,同样发行数量“极大”,盗版甚多。

陈放后来又写了一系列反腐败“怒”字系列小说,包括《海怒》、《地怒》。陈放儿子陈汉青透露,陈放临终前,还在构思另外一部小说《性怒》,主要写人性的矛盾、丑陋和光辉,同时也描写了人追求“性欲”而造成的罪恶。

5年多前,陈放告诉记者,他的120万字小说《都市危情》已经改编成电影剧本,并请著名导演米家山执导,拍成了故事片。但是,最后终于被封杀而不许同观众见面。

陈汉青说,作为父亲,陈放也是一个非常好的父亲:“他把他的一生,都献给了他所热爱的文学。我从小就看他的书,听他和朋友聊天。我的成长过程,同他的创作过程是同步的。”

*特立独行为人民*

陈汉青说,父亲陈放是一个独立的知识分子,他的一生没有什么别的追求,只是在文学的艰难道路上不断攀登。

陈放在最后一次接受记者采访中说,他只是一个作家,只管创作,不管别的。他抱病写作,就是因为有许多事情还没有做。

他说,他并不看重其他人如何看他,他只要当一个独立的知识分子,问心无愧就行了。他说,他写的书,是给人民看的,是给后人看的。只要呼吸不止,就会继续写下去。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