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8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伊拉克民主进程艰辛漫长


年末将至,伊拉克12月份进行了第三次投票选举,这一年中,在这个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建立民主新伊拉克的进程中,忧虑多过乐观。

对于曾经参加投票、但过去参加投票完全是为了支持萨达姆政权的大多数伊拉克人来说,2005年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政治自由年。

*什叶派与库尔德人拥抱新政*

不再在萨达姆的统治下受到逊尼派穆斯林压迫,伊拉克的什叶派穆斯林和库尔德人对于实践他们的新权利是最有热情的。

在美国军队为防止逊尼派以暴力威胁干扰选举的保护下,几百万什叶派穆斯林和库尔德人一月份参加投票,选举了一个新的过渡政府。

对此不满的伊拉克逊尼派社区曾拿起武器对抗盟军部队以抗议萨达姆被推翻,他们也作出了政治选择。他们大多选择抵制选举,称美国支持的政治进程是非法的。

虽然受到逊尼派的抵制,一月份的选举被称为为重大的成功,而且给伊拉克走向建立一个永久的、基础广泛的立宪政权带来希望。

但是这股政治动力很快在什叶派和库尔德之间激烈的政治内斗中丧失,什叶派和库尔德人花了三个月的时间组成政府,并且对于与伊拉克的逊尼派阿拉伯分享权力几乎不感兴趣。

这使得伊拉克的党派和族裔关系变得高度紧张,而且给逊尼派领导的暴乱活动推波助澜。

*逊尼派暴乱分子攻击什叶派*

很快,在巴格达和伊拉克其它地区,几乎每天都要发生对什叶派平民的袭击。由美军训练、主要为什叶派的几千名伊拉克安全部队成员也在暴乱中受伤或者丧生。

与此同时,有关什叶派民兵在伊拉克什叶派控制的内政部的精英突击部队中组成敢死队的消息浮出水面。逊尼派阿拉伯说,这个敢死队因为党派原因,不分青红皂白的围攻、关押、折磨和杀害数百名逊尼派人士。

伊拉克的一些专家,如巴格达大学的政治学教授萨利姆谴责政治团体不断升级的暴力行动,他说,这公开的鼓励了宗派主义。

萨利姆说:“如果所有党派都继续坚持他们的政策和措施,我认为未来是没有希望的。他们必须制定有利于人民的政策。人民需要服务。现在没有任何种类的服务。人民需要安全,但是你不能说目前有哪个人是真正安全的。”

*美希望逊尼派参与政治进程*

伊拉克过渡政府那时候最大的任务就是起草新宪法,而且,在美国的压力下,在宪法起草过程中应该让逊尼派的温和派参与政府。美国官员曾希望,逊尼派参与政治进程能够缩小党派分歧,且有助于平息暴乱。

但是逊尼派不能阻止宪法中关键条款的通过,那就是,让富产石油的北部库尔德人地区和多数为什叶派的南部地区政府掌握重要的权力。

很多逊尼派阿拉伯人争辩说,这样的安排会使他们被分隔于伊拉克的石油资源之外,而且会造成国家分裂,他们在10月15号的全民公投中首次参加投票,反对宪法草案。

在逊尼派指责选举存在舞弊中,宪法以微弱差距获得通过。大多数逊尼派仍然接受了公投结果,但条件是,下一届议会要允许议员修改宪法草案,并再次进行宪法全民公投。

为了能选举足够的能够推动他们主张的逊尼派议员,逊尼派12月15号加入几百万什叶派和库尔德人,参加选举一个任期四年的新政府。

*伊拉克面临两种选择*

很多伊拉克人,如巴格达商人萨巴赫说,他们认为伊拉克现在只面临两种选择:要么选择一条通向和平民主的道路,要么就是走向全面内战。

萨巴赫说:“是否会爆发内战取决于各政党的态度。每个政治派别都有它极端主义的态度。我对此并不感到乐观,我也不知道有什么解决办法。”

已经有迹象表明,这次选举会导致伊拉克在新的一年中会有麻烦。

主要的逊尼派联盟说,它认为12月15号的选举投票存在舞弊,而且还说,它可能要求巴格达重新举行选举,什叶派宗教联盟在巴格达比预想的领先很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