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0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市场经济与马克思主义冲突(2)


2005年中共领导人决定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有评论认为,胡锦涛这样做是为了在党内权力斗争中占据理论高地,为此他不会把马克思主义当作是执政的唯一政治资源,他还将从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学术理论中汲取他认为有益的东西。

美国《华盛顿邮报》以及中文网络媒体认为,中国社会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很多普通老百姓不仅没有像邓小平所说的那样首先富起来,反而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失业下岗,或在城市建设的浪潮中被迫搬迁。分析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胡温再次花大力气宣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既是为了在党内权力斗争中占据理论高地,同时也是为了迎合一些中国普通老百姓的朴素心理,因为这些弱势群体中有些人很希望回归当年毛泽东时代,这时候再次听到马克思主义宣传起码是个心理慰藉。

*马克思理论痛恨社会不公*

但是也有学者认为,马克思主义揭露资本主义的社会本质,认为劳动人民被残酷地剥夺剩余价值,任人宰割,是名符其实的“弱势群体”。美国乔治梅森大学国际政治学万明副教授说,马克思主义的某些理论其实最痛恨的就是这种社会不公,而且鼓励弱势群体起来革命,争取自己的权利。

万明说:“中国社会的不公平现像非常严重,在这种情况下,那些真正去读马克思主义的人,读得多了,他们反而会觉得现在中国的这种情况正是要出现社会革命的情况,所以如果中共领导人真的对马克思主义继续推销下去,对他们实际并不利。”

中共推出的马克思主义工程还包括专门拨款出版马克思主义研究专著和教材,据说每出一本书大约要花费1百万元人民币。但是很多中国民众都说,他们不会主动去买这些书,只有机关单位统一组织用公费去买,而且只有在硬性规定必须阅读学习的情况下才会翻一翻,非要写心得笔记也只是应付了事。这就显示所谓马克思主义理论学习恐怕还是在走形式。

*大学生对马克思理论有兴趣*

不过也有中国的大学生表示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很感兴趣。河北省燕山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三年级学生马骅说,因为大部份同学一直从小接受这种教育,所以接受起来比较自然,当然也有同学质疑到底值不值得学。不过相比之下,在她周围的同学当中,认可马克思理论的人更多一些。

马骅说:“它是一种公有制的社会体制,但是中国现在在实行市场经济,总会有能够使你感觉到变通的东西来作为理论支架,因为要想实施这样的制度,就必须构建出这样的一种理论框架,让你来相信这个是符合马克思主义的。”

美国《华盛顿邮报》的相关文章说,中国大学虽然安排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必修课,但是有的教师在课堂上教授中国儒家、道家的传统学说,好像比宣传马克思主义更能吸引学生。对此,河北燕山大学一年级的蒋同学认为,道家有道家的发光点,马克思主义也有马克思主义的深刻之处。

蒋同学说:“第一它引导了我们一个社会制度的成立,那就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中国的经济是市场驱动和国家驱动相综合的一种制度,应该说是以马克思主义为基础,从中国基本情况出发的一种经济理论模式。”

江苏的施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的年轻人、特别是大学生,尚未走上社会,对中国存在的问题还没有切身体会,所以大学生可能不如年纪大的人更反感这套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宣传。

施先生说,其实只要能治国,为什么非得要拿出一套理论来呢?他说:“因为共产党他们始终是想利用一种理论来领导国家,但实际上没有这个必要,只要是老百姓真正拥护你,你给老百姓做好事,大家都过上好日子,没有理论也没有关系。但是共产党是从理论起家的,靠‘共产党宣言’、‘马克思主义’,所以这个‘旗帜’不能倒。”

*胡温重视马恩不搞阶级斗争*

不过,外界注意到,尽管表面上看还是抓思想教育,但是胡温新政时代的马克思主义工程与当初毛泽东时代确有不同,不是提倡阶级斗争,而是宣传社会和谐。

美国汉密尔顿学院政府学教授李成说,可以从经济理论资源和政治理论资源两方面来分析胡温新政对“马克思主义”的“返祖”现像。经济方面,胡锦涛重新重视马克思主义理论实际上是对邓小平、江泽民时代市场经济迅速发展的一种反弹,因为当时的确存在盲目崇拜市场经济的问题,胡锦涛意识到政府可以借助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理论来扭转这一局面。

但是在政治方面,李成教授注意到,胡锦涛在多次大会上的讲话都强调他并不是仅仅从马列主义汲取他的政治资源,胡锦涛的政治资源还有另外两个方面。李成说:“他的政治资源还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中国所谓的文化传统,包括儒家传统,包括‘和为贵’、和谐社会等等,这是从儒家资源中得到的有益的东西,第三种是西方的一些学术理论,包括法制建设,胡锦涛的很多智囊也在西方受过训练。”

李成教授认为,胡温新政就是希望在马克思主义、中国传统文化以及西方学术理论这三种政治资源中不断摸索尝试,汲取对他们有益的东西,然后推出一套自己的政治框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