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2005年香港政改吸引外界关注


香港的政治体制改革2005年时起波澜,吸引了海内外普遍关注。民主派和亲政府派交锋,导致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在立法会被否决。但特首随后进京述职,得到中央的持续支持。

*特区政府政改方案受挫*

2005年底,特首曾荫权到北京述职,会见国家主席胡锦涛、总理温家宝和其他重要官员,得到了中央政府的持续支持。

而就在一个多星期前,曾荫权主持推动的有关特首和立法会议员选举办法的政改议案刚在立法会被否决。

胡锦涛和温家宝虽然在北京表示大力支持曾荫权施政,但温家宝也说,香港还有“深层次问题和矛盾,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何谓“深层矛盾”?香港各派有不同解读。香港泛民主派同行政当局及亲北京力量围绕政改议案的争执和议会角力贯穿全年。在2005年底,以泛民主派在立法会挫败政府提出的07年特首08年议员产生办法这两个重要议案而告一段落。

12月21日,立法会经过十几个小时的冗长辩论和投票,终于在下午5点和深夜12点,分别投票否决政府提出的这两项议案。两个议案的投票结果一样,都是34票赞成,24票反对,一票弃权。

按照基本法,要想通过这两项议案,必须有60名议员中的三分之二多数通过才行。

*民主派与政府及亲北京派展开角力*

这个表决结果可以说是今年双方“交锋”的总结,对这种结果自然是两极反应。民主派表示高兴,而政府方面则表示“非常失望”。民主派的希望和诉求一直是,在07、08年实现特首和立法会议员的双普选,而政府提出的议案没有提到这些问题,也没有给出何时普选的时间表。

特首曾荫权、负责政治事务的高级官员许仕仁和林瑞麟,以及中联办和外交部驻港公署都发表声明,批评民主派的做法。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香港问题专家王振民说,香港立法会否决政改方案,使得香港民主原地踏步。

他说:“中央已经批准了可以修改两个产生办法,特区政府用了20个月努力,徵求了那么多人意见,好不容易拿出一个兼顾各方利益的方案,应该说是非常不容易的。这个方案通不过,我想,没有其它选择了。按照原来的产生办法,香港的民主发展最少停滞7年。”

王振民是中国最近几年崛起的中青年法律专家,他也是成立不久的中国国务院智囊机构港澳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双普选时间表为斗争焦点*

香港民主派和亲政府派的斗争焦点,是07、08年特首和立法会议员的双普选问题。为了达到普选目的,在2005年,泛民主派发动了元旦、七一还有一二.四共3次大规模的市民请愿大游行,参加人数,从数千到10万人。而民主派自己的统计是,有25万人参加了12月4号的争普选大游行。

2005年在政府方面,最惹人注意的是特首的变动。今年3月10日,当了7年多特首的董建华突然宣布辞职,政务司长曾荫权顺理成章代理特首。到了6月16日正式举行行政长官选举,在800名选委中得到了714张选票,在没有竞争对手情况下,自动当选。

民主党主席李永达尽了最大的努力,但仍然因为选举人票数不够而没能成为候选人。

9月份,曾荫权率领包括20多名民主派议员在内的全体立法会议员北上广州,会见了广东省委书记、政治局委员张德江。李卓人、梁国雄、何俊仁,李永达等议员提出六四问题,遭到张德江“话不投机半句多”的回应。双方各执一词,不欢而散。但是,曾荫权却因为主导了这场“破冰之旅”,并又提议形像不错的黄仁龙担任律政司长,而民望达到新高。

*双方展开游说活动*

10月份,曾荫权也顺着这股民气,推出了“5号政改报告”,遭到泛民主派强烈抨击,说报告没有提到普选时间表。曾荫权随后到美国和欧洲访问,会见美国和欧盟领导人,努力说明香港问题的复杂性。但是,紧接着民主派李柱铭、李卓人和汤家骅等也到了美国和欧洲,会见美国和欧盟领导人,当面表达香港居民要求普选的愿望。

李柱铭等人在欧洲和美国进行了紧张的一个多星期的访问,在12月4号香港大游行之前,赶回香港参加了大游行。

在大游行之前,一位78岁的市民李先生在报刊刊登大广告:告诉我,我还有机会看到普选吗?一个广告,让许多渴望看见普选的市民动容,对大批港人参加示威起了推动作用。特别值得指出的是,同董建华政见不合而辞职的政务司长陈方安生,第一次走入游行队伍中,引起相当大的轰动。

*董建华辞职演说道尽港人心声*

董建华在3月辞职演说中说,“八载风雨路崎岖得很”,“我鞠躬尽瘁,从未敢有一日懈怠”。苹果日报说,董建华一句话,道尽了香港人在主权回归7年半以来的凄苦心声。

到了年底,曾荫权主持推出的“政改方案”在立法会被否决,曾荫权随即深夜见记者,满脸都是苦涩微笑。明报说,“曾荫权犹如坐上了政治过山车,度过了2005年”。

*新年香港政治不会太平*

香港评论员周八骏说,在特区短短八年半历史上,“2005年无疑是十分重要的一年”。周八骏在报刊发表专栏文章说,这次政改方案遭到否决,同2003年基本法23条立法受阻一样,表明“香港社会存在着深刻的基本政治矛盾和政治分野”。周八骏说,2006年的香港政治仍然“不会太平”。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