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0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国是否应发展攻击卫星武器?


从通讯到全球定位,再到侦察勘测,卫星在民间和官方的人类事务中,正在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美国官员表示,保护美国的军事和间谍卫星免受敌方可能的攻击,这一点至关重要。如何保护美国的卫星,只是针对太空武器的作用所进行的诸多辩论的一部份。

*报告吁开发针对太空敌对行为武器*

早在2001年年初,由当时刚刚被提名担任国防部长的拉姆斯菲尔德牵头的“美国国家安全太空管理及组织评估委员会”发表的一份报告,就敦促美国“开发和部署相关装备,阻止和防范针对美国太空财产的敌对行为,以及利用太空对美国的利益采取敌意。”

目前,美国的政策禁止开发可以攻击敌方卫星、或者从空间对地面目标发动攻击的武器。但是一些军事顾问人员正在敦促修正这项政策,尤其是其中有关反卫星方面的内容。美国空军管辖的太空指挥部的高级官员公开谈及在战争时期能够瘫痪敌方卫星的愿望。

*克里蓬:应避免首先攻击卫星*

美国军备控制与裁军署前任官员迈克尔.克里蓬表示,卫星难以防护,容易遭到摧毁:“卫星容易被毁,因为它们的特点是沿着非常容易探测到的轨道运行。我们知道能够在哪儿发现它们。由于这些卫星要发挥效用,有赖于非常精密灵敏的仪器设备,所以卫星设备非常脆弱,易受攻击。”

但是克里蓬表示,正因为卫星自身的弱点,以及它们对美国在伊拉克和其它地方展开军事和情报行动所具有的至关重要性,美国必须采取行动,完全阻止任何国家部署反卫星武器。克里蓬和另外一些空间武器的反对者,最近在华盛顿由“美国国会两党防止武器扩散专门小组”主办的一次论坛上发表了意见。

他说:“我们必须阻止任何人首先攻击卫星,这意味着我们也得避免首先攻击卫星。”

克里蓬表示,假若美国打算在冲突爆发伊始击毁一颗敌方的卫星,那么被毁卫星的碎片会撞击损坏绕着轨道运行的其它太空飞行器,其中自然也包括对美国地面部队来说非常关键的美国卫星。他说,世界各空间大国必须对其他国家的卫星采取不干涉攻击的政策。

*格拉姆:寻求达成国际条约*

他的呼吁得到了托马斯.格拉姆大使的回应和支持。格拉姆曾经担任克林顿总统的军控特派代表,他还曾经担任美国和前苏联之间举行的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谈判的顾问。格拉姆表示,在空间武器问题上,只有一件事可做。

他说:“在太空禁止既包括进攻性、也包括防御性武器在内的所有武器,寻求达成一项国际条约,会被美国视为是朝着加强太空武器国际法管理的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

*拉姆巴奇斯:美国不做 他国照做*

但是也有人对此并不赞同。设在华盛顿地区的“全国公共政策研究所”的资深国防分析专家史蒂文.拉姆巴奇斯表示,那种认为其他国家仅仅因为美国拒绝开发太空武器、就会放弃开发本国空间武器的想法是错误的。

他说:“我不会接受军备控制的教条,什么‘如果我们做什么,他们也会做什么’。因为我认为有足够的证据表明,美国不必做某件事,结果使其他国家得以制造和加强武器装备。事实上,目前其他国家正在考虑采用新技术,在一个我们比较薄弱的领域击败我们。”

*利夫中将:要阻止敌方进入太空*

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太空指挥部的副指挥官丹尼尔.利夫中将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表示,有可能通过干扰,破坏敌方的卫星,使其丧失功能,而无需摧毁这些卫星,产生空间碎片地带。因此,他对总体任务非常明确,表示美国太空指挥部就是要设法阻止敌方进入太空。他补充说,只有这个目标具有意义。

史蒂文.拉姆巴奇斯对此表示赞同。

他说:“空间控制是一个有充份根据的正当任务范围。如果某个国家有一颗侦察卫星,美国可能希望使其瘫痪,失去功能。我们可能不大希望处在这样一个位置,也就是说,自己部队的一举一动,都能够被敌方在太空观察得一清二楚。因此我认为拥有这样的能力是明智的。”

*格拉姆:空间武器会加剧核冲突*

但是托马斯.格拉姆反驳说,美国任何瘫痪其他国家卫星侦察能力和早期预警系统的能力,都会打破平衡,破坏稳定,可能加剧而不是消除核冲突。

格拉姆说:“空基反弹道导弹系统将使得卫星系统更加脆弱,易受攻击。但是更为重要的是,威胁的感受会变得更高。空间武器会让敌方感觉到他们的早期预警系统受到了更大的威胁,从而使俄罗斯更有可能使用战略核武器发动先发制人的打击。我们为什么要那样做?”

这场辩论已经引起国会的注意。来自马萨诸塞州的民主党众议员爱德华.马吉对记者表示,他对促进空间武器的努力深感忧虑,这个问题值得进行全面和公开的辩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