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8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北韩边境城市景色迥异


在中国和北韩边境的中国一侧,商业兴隆,生活舒适。但是,北韩一侧的景像则大不相同。

*丹东繁荣兴旺*

在鸭绿江中国一侧,丹东市一派兴旺景象。对岸的北韩新义州则死气沉沉。新义州原先是一个工业城市。丹东独特的地理位置使它成为北韩人了解外界的窗口,假如他们有机会能到那里的话。北韩大约80%的进口产品和大约80%的能源都是通过这个窗口进入北韩的。

丹东的繁荣得益于北韩在2002年开始进行经济改革,放松对工商企业的管制。从那个时候以来,很多北韩官员和商人来到丹东经商。这些北韩官员和商人在丹东过的是富足优雅的生活。

*新义州死气沉沉*

但是,鸭绿江对面的北韩城市新义州则是另外一个样子。新义州原先是一个大工业城市。但是,今天新义州的工厂烟囱不再冒烟,起重机停止运转,工厂机器不再轰鸣。这个城市死气沉沉,一片黑暗。

韩国商人朴永生在丹东生活和工作了13年。他说,丹东跟新义州不一样,在过去的几年里面貌大变:“2000年以来,丹东发生了巨变。中国政府把丹东变成了一个具有战略地位的转运地,在那里建设了新的高速公路和铁路。”

丹东按照北京政府的经济开放政策建设了现代化的建筑和大规模的道路设施。但是,鸭绿江对岸的新义州则象一个死亡的城市。

到了晚上,站在鸭绿江边,可以看出这两个城市截然不同。一个漆黑一片。一个灯火通明。

丹东的霓虹灯五颜六色大放光明。新义州因为电力缺乏一团漆黑。那里唯一的亮光是用来照射北韩已故的领导人金日成塑像的照明灯。

2002年7月,共产党北韩宣布采取重大经济改革措施,停止补贴国营企业,要求对工人实行计件工资制度。另外,北韩人被准许在公开的市场上出售工业制品。

自那时以来,北韩政府放松了对经济的控制,金钱成为衡量一切的标准。北韩的工人得到了更多的工资,北韩的外汇储备增加一倍。

*众多北韩人涌入丹东*

北韩实行经济改革引起的另一个结果是许多北韩人来到丹东。丹东的一个非政府组织的代表余昆日说,现在有两千多北韩人居住在丹东。

余昆日说,现在谁也不知道北韩在丹东的人的正式数字,但是,这里至少有2000北韩人和1000韩国人长期居住。

每天早上,都有大约50辆到60辆北韩10吨大卡车越过边境,进入丹东。大部分卡车直接开到鸭绿江桥边的一个商场。北韩人购买食品、建筑材料、重型机械和其他商品装上卡车,满载而归。

在过去的4年里,随着边境逐渐开放,很的商店和餐馆在丹东应运而生。这些商店的经营者大部分都是韩国人。

*北韩贫富差距不断扩大*

韩国新闻媒体有报道说,这些变化反映了北韩经济改革和向前迈进的现实。但是,这些变化也有消极的一面,这就是有特权的北韩人和北韩普通百姓之间的贫富差距不断扩大。有报道说,北韩官员普遍贪污舞弊。

丹东市面向北韩人的一个综合商店里,姓吴的韩国店主说,她的商店90%的顾客是北韩人。她说,北韩顾客最喜欢购买的商品是售价1000多美元的家用电器。

一个普通的北韩人的工资一个月平均大约是3000元,相当于大约中国人民币10元,或1美元多一点。因此,只有北韩政府官员能够买得起电冰箱这样的昂贵的家用电器。人们普遍认为,北韩的政府官员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捞好处。

*贪污腐败成北韩严重问题*

从北韩出逃、现在生活在韩国首都首尔的金松明当年在平壤属于上层阶级。他对记者说,平壤的贪污腐败泛滥:“北韩官员和商人在中国经商,把一部分收入占为己有。他们盗窃公产,挪用公款。买得起电冰箱和其他奢侈品的都是这些人。他们这样做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朝鲜族的姜俊松先前是一位中国官员。他说,在过去的四年里,贪污腐败在北韩已经成为严重问题:“现在在北韩,无论是执政党官员、警察,还是地方官员,所有的人都在捞钱。”

他说,北韩的经济改革并不是走向市场经济,而是让统治阶级发财致富的手段:“现在对北韩人来说,金钱成为最重要的东西。北韩的经济改革现在只是一个幌子,其目的是维持专制统治。”

*北韩三分之二人口贫困*

与此同时,北韩三分之二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成百万的北韩人连饭都吃不饱。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说,尽管北韩取得了1995年以来的第一个丰收,北韩今年依然需要几十万吨粮食援助。

鸭绿江边,一边是黑洞洞的新义州,一边是灯火通明的丹东。北韩大众生活在黑暗的贫困中,政府特权阶层则过着灯红酒绿的奢侈生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