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德国新犹太移民潮激化社会紧张?


犹太人在二战中遭受大屠杀的事件已经过去六60年了,德国的犹太人口正在急剧上升,这主要是由于来自前共产党国家的犹太新移民的涌入。确实,德国是最近几年世界上犹太人口增长最快的国家。不过,这种移民潮也激化了新的社会紧张。

*“俄罗斯犹太人”*

根据任何一个标准,罗森塔尔都是一个德国人的成功例子。15年前,他带着几个皮箱和家人一起来到这里。这名48岁的乌克兰人从事教学工作,拥有和音乐有关的不错的事业。今天,他用他后来学会的语言-德语自豪地讲述他在柏林的新生活。

罗森塔尔说,他不是一个典型的移民例子。他说,他和很多新来的移民不一样,他认同德国精神。当他抵达时,他希望马上投入工作,积极开创他的新家。

说罗森塔尔是德国移民中一种不同类型的人还有其他理由。他是最近几年从前共产党国家涌入德国的大约20万犹太移民中的一个。这些新移民虽然来自不同国家,但是在这里都被统称为“俄罗斯犹太人”。

*移民潮复苏战后德国犹太人社区*

他们能到这里是因为德国政府一直以来实行的是开放门户的移民政策。制定这项政策的部份原因是想为大屠杀赎罪。位于柏林附近的波茨坦大学犹太历史教授舍普斯说,这些移民正在复苏战后德国一度沉寂的犹太人社区。

舍普斯说:“犹太人社区的前景曾经非常不妙,几乎就没有前景。当时的想法是从俄罗斯吸引犹太人到这儿来,加强此地的犹太人社区。这个主张成功了。”

自从1990年以来,德国记录在案的犹太人数量从三万人急剧上升到近10万六千人。有人估计,如果把那些非正式的犹太社区成员也计算在内的话,这个数字可能翻倍。仅仅在柏林就有至少七座犹太教堂、三个犹太学校,还有一批犹太人开的商店和咖啡店。这里的犹太人认为德国存在着潜在的反犹太情绪,但是情况并没有达到非常令人担忧的地步。

*移民潮加剧德裔俄裔犹太人紧张关系*

不过,移民潮加剧了比较严格遵循犹太教规的第二代和第三代犹太人跟新到的犹太移民之间的紧张关系。这些新移民来到这里都有一张自己需要什么东西的单子,但是对自己的宗教却只有肤浅的认识。新移民保证了德国犹太教的前景,但是,柏林犹太社区的负责人麦克.梅说,目前还不清楚这将会是一个怎样的前景。

麦克.梅说:“我不知道犹太社区正在走向何方,因为我来自一个德裔犹太人的背景,这首先是因为我的年龄,而且也因为我有年纪比较大的父母,他们非常认同德裔犹太文化,而这些无疑正在消失。能够继续坚守这种传统的人相对减少了。另外,还有21世纪涌进来新的俄裔传统,这种传统将创造自己新的文化,我们不知道10年、20年之后我们的情况会怎样。”

*德国收紧对未来移民要求*

在犹太移民进行这种自我审视和检讨的同时,德国收紧了对未来移民的要求。现在德国政府要求新移民必须能说德语,并在年龄在45岁以下,这可能减少前来德国的犹太移民的数量。德国犹太人对这个新政策意见分歧。

罗森塔尔是乌克兰音乐家,他认为,无论任何,移民潮正在减退,因为居住在前苏联各国的犹太人的生活水平正在好转,这种情况在他1990年离开乌克兰时并不存在。罗森塔尔在他目前教音乐的一所柏林犹太人学校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罗森塔尔说,当他还在乌克兰家乡伦贝格镇的时候,除了他的前苏联护照上印有“犹太人”的字样标明了他所属的“民族”之外,他对自己作为犹太人的“根”所知不多。有时候,他会成为反犹太人笑话嘲弄的对象。1980年代末,他第一次参加献殿节,不久之后,他就移民出来了。

作为一个初到柏林的移民,罗森塔尔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犹太人坟场挖坟墓。不过,他后来慢慢回到了自己以前作为歌唱家和乐队指挥的事业上。后来,他得到了目前这份音乐教师的工作。

*德裔俄裔犹太人许多不同之处*

其他移民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很多人都没有工作。德国那规模较小但比较成熟的犹太社区正在努力帮助这些人士。柏林“犹太文化协会”的负责人伦格说,这导致了新移民和生在德国的犹太人之间的摩擦。

伦格说:“俄罗斯犹太人感到他们被忽视、被侮辱了。德国犹太人则说,他们是那样的咄咄逼人,只要求获得,不愿意奉献。”

德国和东欧的犹太人在音乐、文学和时装方面也有不同的品位。更重要的也许是,很多象拉多尼斯基那样的移民在信仰上并不特别虔诚。在柏林一个咖啡馆里,这名30岁的俄罗斯人谈到作为一名犹太人对他的意义所在。

这名俄罗斯人说:“俄罗斯的绝大多数犹太人并不虔诚,我自己也不。但是,这并不表示他们感觉不到自己是犹太人,只说明他们作为犹太人的不同感觉,而这种感觉更多地建立在家庭历史、文化和你所听到的故事跟歌曲上面。”

*一些犹太移民不愿加入犹太社区*

一批数目不详的犹太移民没有加入德国的犹太人社区。有些人没有达到社区为犹太人所下的严格定义,那就是,信仰犹太教或者有一个犹太人母亲,而不仅仅是双亲中有一个是犹太人人。根据德国移民法,父亲或者母亲是犹太人,子女就可以是犹太人。但是,拉多尼斯基也说,很多移民不加入犹太社区仅仅是因为没有兴趣而已。

拉多尼斯基说:“在我们这代人当中,这越来越成为一个问题,因为很多人看不到成为犹太社区成员有什么好处。尤其是在当你已经三十几岁了、受的是德国教育、也融入了德国社会这种情况下。”

不过,有些专家认为,这一代新的、宗教上不那么虔诚的德国犹太人未必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他们认为,在决定德国犹太民族前景的很多复杂因素中,信仰只是其中的一个部份而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