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海内外媒体报道姚文元去世


今天的对比新闻,我们要介绍海内外新闻媒体对姚文元去世的报道。

“四人帮”的最后一名成员姚文元,于2005年12月23号因病去世。王张江姚四人帮,指的是前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洪文,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张春桥,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江青和姚文元。

*死后两星期见报*

中国官方新华社到姚文元死后两个星期的2006年1月6号才发布一条简讯,“姚文元病亡”,正式对外宣布姚文元去世的消息。简讯的全文如下:

新华网北京1月6日电: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主犯姚文元因患糖尿病,于2005年12月23日病亡。姚文元,男,74岁,于1976年被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判处有期徒刑20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1996年10月刑满释放。

*新华社短讯重大错误*

新华社这条简短的电讯,在中国国内外新闻界引起轩然大波。震撼新闻界之处不是由于姚文元的死给中国政局以及国际局势会带来多大的影响,而是新华社在这篇短短不足100字的电讯中,出现重大的常识性错误。

中国问题观察家指出,众所周知,新华社是中国的国家通讯社,是中国最大的新闻信息采集和发布中心。在中国,党和国家的重要事件和重要新闻,均由新华社统一发布。在宣传和新闻领域,新华社具有其他任何新闻媒体所没有的至高无上的权威。因此,新华社发布的消息和新闻,理应是权威的、真实性、准确的。起码,是不应当有常识性错误的。

*恢复公民权仍被称为罪犯*

然而,一些观察家指出,新华社的这条不足百字的消息中,竟出现了几处非常明显的而且是非常严重的常识性错误。第一个错误是称姚文元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主犯姚文元”。有关法律专家指出,从表面上看,这个称呼并没有错。当年中国最高法院判刑的时候,给姚文元带的就是这顶帽子。姚文元被判20年有期徒刑,1996年刑满释放,被剥夺5年政治权利后,于2001年恢复了公民的权利。今天的姚文元已经不再是一个罪犯,而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公民。他过去曾经被称作是“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主犯”,但现在已经不是“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主犯”。不能让这顶罪恶的帽子永远戴在姚氏的头上,即使他已经死了还不放过。新华社在报道中,至少要加一个前字,也就是前反革命集团首犯。中国法律专家撰文指出:“不管姚文元过去怎样侵犯人权,今天我们不能再侵犯他的人权了。不管姚氏曾经怎样的无法无天,今天我们对他应当讲法治。在依法治国的今天,我们应当坚守这个原则。新华社首先要带头依法办事,而不是相反。”

*继续提新刑法废除的反革命罪*

有关观察家感到困惑的另一点是关于反革命罪的提法。四人帮在1981年被判刑的时候,根据的是1979年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02条:“以反革命标语、传单或其他方法宣传煽动推翻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是“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首要分子或罪恶重大的判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在中国国内的法律专家以及海外舆论对所谓反革命罪提出广泛异议之后,中国于1996年修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新刑法废除了“反革命罪”。尽管很多持不同政见者仍然被中国以危害国家安全罪被逮捕和判刑,但是中国刑法从字面上废除了反革命罪,仍然受到海内外法律专家的肯定和赞赏。新华社在报道姚文元当年的罪名的时候,并没有指出这一罪名已经被废除的事实。

*弄错姚被判刑时间*

新华社在电讯稿中所犯的最重大的错误,也是很多海内外观察家不能理解的错误是,新华社把姚文元被判刑的时间弄错了,从而出现重大新闻失实。新华社说,姚文元“于1976年被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判处有期徒刑20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而实际上,1976年,是“以华国锋同志为首的党中央一举粉碎祸国殃民的四人帮的年份”,而不是四人帮受审并且被判刑的年份。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是在1981年1月25日判姚文元的刑,“四人帮”的另外三个成员也在同一天被宣判。新华社把“粉碎‘四人帮’”的时间错位成判刑的时间,这样初级的错误,其中的内情,令人很难理解。

据一位熟悉新华社内部运作的前新华社记者说,这条重大的新闻,什么时候发布,压几天,用什么词汇,是用逝世,病逝,去世,还是用病亡,病故,或者用死了,都有很多的讲究。姚文元病亡这条简讯看似简短,实际上写多长,怎么写,首先要经过新华社内部千锤百炼,最后还要送到中宣部甚至政治局主管宣传的常委签字,层层把关。这条新闻稿能出现这么重大的错误,令海内外中国问题观察家感到非常困惑。

*毛泽东提四人帮为撇清自己*

姚文元在王张江姚四人帮中名列第四。四人帮在中国近代史上可以说是一个脍炙人口、妇孺皆知的政治术语。查四人帮的出处,实际上是源于毛泽东本人。根据华国锋在中国共产党第11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政治报告,1974年7月17号,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会议说,她江青算上海帮呢!你们要注意,不要搞成四人小宗派。1974年12月下旬,毛泽东对王洪文说,你不要搞四人帮。按照一般研究中国文化大革命史的专家和百科全书的说法,四人帮的提法就是这个时期出现的。

中国官方的新华社到姚文元死后,仍然发扬痛打落水狗的精神,毫不留情,声称姚文元是反革命集团的首犯,用病亡,而不是病逝来表示对这个反面人物的轻蔑,并不是偶然的,而是有意识撇清毛泽东和四人帮的关系,通过妖魔化姚文元和四人帮,把中国共产党、毛泽东和四人帮分开,继续高唱中国共产党是一贯光荣、伟大、正确的调子。

海外著名中国问题观察家林保华尖锐地指出,提出四人帮的称呼,是毛的“高瞻远瞩”,因为把自己划出去了,减少了后继者华国锋、邓小平等的不少困扰,得以在否定的同时又保住了这块神主牌,也就得以继续共产党的香火。因为谁都知道,他们其实就是“五人帮”,帮主就是本人。

*林江反革命集团主犯的提法*

分析家指出,新华社的简讯在提到姚文元的时候,没有提到四人帮,而说姚文元是林彪和江青反革命集团案的主犯,这一提法的背后极具深意。首先,如果今天再提四人帮,人们已经不会象70年代中期那样,狂热地随着大快人心事、揪出死人帮的歌声而热泪盈眶了。今天的中国人会问自己这么一个问题,四人帮不过是一群打手而已,究竟谁是他们背后的主子?显然这把火会烧到给四人帮撑腰的毛泽东身上。

第二,说姚文元是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主犯,成功地把民众对文化大革命的不满转移到一个叛逃苏联而折戟沉沙的叛徒身上和一个所谓的坏女人身上。

*林彪案不能翻*

面对中国民众希望知道林彪事件真相的呼声,面对海外越来越多的文章和当事人访谈对林彪事件的经过提出和当局公布的正史截然不同的版本,新华社这次重新给姚文元定性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首犯,等于是变相表明,林彪的案子不能翻。文革的历史真相目前仍然是禁区。

新华社再次点了江青的名字,实际上是继承了中共引导舆论、继续妖魔化江青和四人帮政策的继续。四人帮被打倒之后,中国政府以各种宣传渠道,妖魔化四人帮,如把江青说成是“白骨精”、称姚文元为“文痞”,称张春桥为“狗头军师”等。

把共产党在文革中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归咎于一个女人的做法,在中国历史上并非仅有。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女人祸水论,甚至把亡国之罪都推到女人头上,夏、商、周亡国都要找女人垫背。于是,今天的中国文化中,妲己、褒姒、武则天、慈禧太后等坏女人的名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真正亡国的昏君却很少有人叫得出名字来。把江青说成事白骨精就是一个成功地把文革的责任归咎于一个坏女人头上的舆论导向的成功例子。

然而,并非所有的人都跟着当局的舆论导向指挥棒走。在新华社至今仍骂林彪和江青为反革命集团的声浪中,也有中国大陆媒体发出清醒的声音。

*研究文革仍是禁区*

周瑞金在中国《财经》杂志上发表文章指出,姚文元之死,是不是再一次提醒我们,应该认真及时地做好全面总结“文化大革命”这件事呢? 周瑞金援引邓小平说过的话指出:“‘文革’这样的事在英、法、美这些西方国家是不可能发生的”,“我们过去发生的各种错误,固然与某些领导人的思想作风有关,但是组织制度、工作制度方面的问题更重要。”“如果不坚持改革现行制度中的弊端,过去出现过的一些严重问题今后就有可能重新出现。”

周瑞金在文章中说:1981年6月中国共产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时,鉴于不少中央委员对决议中关于“文化大革命”10年的总结不甚满意,邓小平曾经说过,“文革”刚结束不久,对“文化大革命”进行全面总结,条件还不够。也许20年后,30年后再来总结,可能比较符合实际。

如今,30年已经过去了,总结文化大革命的条件成熟了吗?

就在几年前,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迪金森学院图书馆系中国文革历史学者宋永毅夫妇,因为在中国搜集关于文革的资料,而被中国政府逮捕。虽然宋永毅夫妇先后被释放,但是宋永毅事件显然给所有研究中国文革史的学者,产生了足够的震慑效果。对文革的研究,至今仍然是有风险的禁区。

*“姚文元精神不死”*

林保华分析中共不会利用姚文元的死作为契机来全面总结文革的原因时说,姚文元在文革时的做法,至今仍然有市场。林保华称为“姚文元精神不死”

林保华认为,今天中国政坛上,姚文元随风倒的精神,仍然盛行不息。林保华说,姚文元的随风倒,是中国共产党的基本精神。也就是党员必须跟随“最高”起舞。毛主席在世,姚文元忠于毛主席,邓小平上台就忠于邓小平。

另外,姚文元的“无限上纲”精神至今仍然有市场。姚文元的重要文章之一是《评陶铸的两本书》,以无限上纲精神给他戴上最大反革命两面派的帽子。这种无限上纲精神现在继续被中共的文痞用来为异议人士、八九学运和法轮功定罪。

姚文元在主管意识形态时严密封锁新闻,至今没有大变化,以致姚文元自己在12月23日去世,却到两个星期之后才宣布,而且还被中国国内的新闻工作者认为是历史的进步,因为除了毛泽东的遗孀江青之外,其他四人帮成员的死,都是两、三个星期以后才公布的。江青在秦城服刑8年后,于1984年保外就医,1991年5月14日在北京公安医院上吊自杀身亡。王洪文于1992年8月3日病死。张春桥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1983年减为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1997年被减为有期徒刑18年,剥夺政治权利10年,1998年保外就医,2005年4月病逝。“四人帮”这四个人的死讯,唯独江青之死是迅即公布,因为她是夫人而享有特别“待遇”,其他三人都是半个月乃至一个月后公布的。有意思的是,官方特意选择在星期六下午4点由新华网首发,大陆媒体记者大部分都在度周末,难以对姚文元的死予以关注,当局试图将姚文元之死的影响控制在最低程度。

*姚自转日记下落不明*

另外,据海外媒体报道,姚文元身后留下自传和日记,其下落如何,目前已经成为一个疑团。

据亚洲周刊报道说, 姚文元去世,留下千万字日记和40万字自传,成为极重要的史料. 据报道,姚文元15岁起开始写日记,包括期间及狱中,天天写,从不间断。他的日记不只是记流水账,更有自己的观点和别人的看法。姚文元死后留下的这些资料,据称已经被中国当局严加监控,以防流出境外。

传记作家叶永烈对亚洲周刊说,年轻人不了解中共史,这是个十分严重的问题。姚文元去世后,作为具体的个人,“四人帮”可以说是全部消失了,但“四人帮”的历史是不能抹去的。

日本有涉及历史的教科书问题,当代中国不也有教科书问题吗?叶永烈重新修订的总计140万字的《王洪文传》、《江青传》、《张春桥传》、《姚文元传》早于2005年5月报审有关部门,但至今仍未有批复,姚文元之死,这“四人帮”大传能否出版,正引起各方关注。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