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绑架犯罪随中国经济发展与日俱增


在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同时,绑架这种在管制严厉的毛泽东时代中国几乎绝迹的犯罪现像死灰复燃,而且愈演愈烈,甚至成为解决商业纠纷的一种手段。绑架犯罪大大增加了中国社会的不安全感,也给中国的法制建设带来挑战。不过,对于那些经营跨国业务的保安公司来说,中国绑架猖獗则意味着新的商机。

汤姆.克雷顿曾经在美国联邦政府从事了20多年的反绑架和打击有组织犯罪工作,足迹遍及美洲和欧洲。1979年,克雷顿离开联邦政府,在加里福尼亚州开设了一家跨国保安公司--克雷顿咨询公司,主要业务是帮助遭遇绑架的私人客户处理危机。4年前,克雷顿咨询公司受一名香港客户的委托,成功地在香港处理了一起绑架案。此后,克雷顿的业务扩展到一个他以前从未涉足的土地--中国。

*绑架数目起与哥伦比亚持平*

中国公安部的统计数字显示出克雷顿有充份的理由向中国扩展业务。1984年,中国全国记录在案的绑架事件共有5起;而2004年,这个数字是3863起。大体和有“绑架之都”称号的南美国家哥伦比亚持平。 当然,中国的总人口是哥伦比亚的30多倍。

克雷顿说,和哥伦比亚、墨西哥等一些绑架问题严重的拉美国家不同,中国的绑架案绝大多数是经济绑架,而很少发生政治绑架和集体绑架。克雷顿还说,以前他曾经认为中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把反绑架业务做到中国是他始料未及的。不过他说,如果从绑架犯罪的发展趋势来看,公司进军中国也就不足为怪。

克雷顿说:“我的观察是在世界很多地方,当个人开始积累财富,而政府的力量在一些领域开始相对的削弱的时候,犯罪现像就开始上升。在过去的几年里,看来绑架勒索在中国成了一种流行的犯罪趋势。”

这种趋势也让中国著名刑事辩护律师倪泽仁格外奔忙。倪泽仁近几年参与了多起绑架案件的法庭辩护,其中包括深圳罗湖口岸10余名港商被集体绑架的特大案件。倪泽仁律师说,经济绑架案涉及人口贩卖、商务纠纷、债务追讨、甚至家庭抚养权纠纷等多种情形。不过在中国数量最多的,仍然是以勒索赎金为目的的绑架。

*经济发达地区绑架案多发*

从地区分布来看,中国绑架案发生频率最高的也恰好是经济较为发达的珠三角、长三角和福建省三个经济发达地区。倪泽仁律师说,中国社会贫富分化加剧、传统文化中的仇富心理和大规模的人口流动是中国绑架案激增的主要原因。

倪泽仁律师说:“仇富心理在中国传统上一直都有,这几年更加多起来。国内呢,现在的经济发展也出现了极端的贫富不均。现在在广东、浙江、福建这一带,就有很多来自贵州、湖北、四川这些地区的贫困人口在这里打工。打工的时候他看到的都是富裕的人,而他意识到自己是极度贫穷的,因此走入极端。”

不过,旅美华人经济学者、社会观察人士何清涟指出,不能把绑架现像简单地理解成为穷人针对富人的犯罪。何清涟认为,中国弱势群体中的绝大部份人都能够遵纪守法,绑架者和他们本身所处的阶层并没有直接关系。

中国地方媒体去年报导的四川、山东几起绑架案中,罪犯并不是所谓弱势群体成员,其犯罪对象也不是富人,而是普通家庭。这些案件中绑架者索要金额也不大,大约在3千元到10万元人民币。

*社交圈内案例明显增加*

社会学者何清涟认为,中国近年发生的绑架案和传统的绑架相比还有一点不同。她说:“现在的绑架案和以前的绑架,比如1949年以前,有很大的不同。目前发生在熟人、亲戚、朋友,也就是被绑架者的社交圈子内的案例明显增加。”

中国的刑法规定,以勒索财物为目的绑架他人者,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致使被绑架人死亡或者杀害被绑架人的,判处死刑。

倪泽仁律师说,绑架罪被定为中国刑法中起刑最高的暴力犯罪,表明中国政府对这个问题的高度重视。但是倪泽仁认为,目前涉及绑架犯罪的释法存在一些漏洞。他说:“比如说赌博债。他绑架他人要债。按照法律规定,赌博债是不受法律保护的。那么就定了绑架了。但如果欠他的是一种合法的债务,他要是为了索债把这个人绑架。因为他不具有侵占他人财产的目的,所以最后就定了非法拘禁罪。这就比较轻了。”

倪泽仁律师认为,由于绑架案中青少年犯罪比例较高,因此在立法层面,一些具体规定也需要做出修改:“中国关于绑架罪的规定是已满16岁才承担绑架罪的责任。而中国目前承担刑事责任的最低年龄是14岁。这个以后在不久的将来可能会出现只要满14周岁就承担绑架罪的责任,而不需要满16周岁。这个可能要做出更改。”

*社会各阶层增加不安全感*

社会学者何清涟说,绑架猖獗的主要后果之一是增加了社会各阶层的不安全感:“我个人觉得最主要的,就是大家觉得在中国生活得不安全、不幸福。穷人当然不幸福,但是富人也感到不安全、不幸福。”

中国近年来迅速兴起的私人保安行业似乎也证实了这一点。香港媒体报导,目前在珠三角、长三角一带的一些民营企业家,重金聘请保镖已成为必不可少的开销。同时,还有象克雷顿咨询公司这样的保安外企也开始瞄准中国市场。

克雷顿咨询公司总裁克雷顿说,公司目前的业务集中在广东和香港。但是不久前他在上海和大连雇佣了专业顾问,为可能出现的业务需求作准备。他说:“只要客户有这方面的需求,我们就会继续在中国工作下去。我们当然希望绑架问题可以消失,但是目前我们还看不到这个迹象。”

另外,一些在中国做生意的外商指称,当他们因涉入纠纷而遭到绑架时,绑架者有时明显有政府做他们的后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