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公益时报原主编陈杰人谈解职缘由


中国《公益时报》原主编陈杰人被解职后,报社社长表示,陈杰人被解职是因为他未能贯彻该报的编辑原则,而不是出于来自政府上层的压力。但是,陈杰仁本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报社管理层解除他的职务是为了避免上级进一步追究责任。陈杰人说,他正在考虑是不是还继续从事新闻行业,因为用他的话说,“在中国做一个有良心讲真话的记者太难了。”

公益时报社长刘京星期五在接受香港《南华早报》采访时,试图就该报原主编陈杰人最近被解职一事做出澄清。他声称,陈杰人被解职是因为他没有贯彻该报的编辑原则。刘京表示,管理层担心陈杰人的行为可能导致该报失去市场。

陈杰人在公益时报上刊登了一篇批评政府新设网页英语水平差的文章以及有关中国政法大学杨玉圣教授的人物报导后,于上星期三被解除职务。刘京指出,这两篇文章不应该出现在公益时报上,因为英文翻译和学术腐败不属于该报的报导范围,该报的读者群不是学术界。他坚称,该报的建报方针是公益事业,例如慈善、社会救济、医疗保健、教育以及环境等。他说,该报的着重点在公共利益方面。

刘京否认解除陈杰人的职务是受到当局的压力,他只是说自己面临来自市场的压力。他指出,陈杰人背离公益时报的办报方针,有可能使该报失去读者,而该报的主要读者群是政府民政事务官员、群众组织和公司。他们不能刊登任何影响该报运作的报导。

*担任主编半年发表多篇敏感文章*

陈杰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披露,在该报发表有关文章的当天晚上,文章就被当局勒令撤下,报社管理层因担心上面进一步追究责任,因此采取预防性措施,解除了他的职务。他说,他担任主编半年来,发表多篇被视为敏感性的文章,使得有关人士不满。

陈杰人说:“任何人,特别是中国新闻界的人士都知道,在我做这个报纸的主编之前,很少有人知道公益时报这份报纸,但是这半年当中由于我发表了大量有价值的报导,说了很多真话,所以中国新闻界才开始知道这份报纸。刘京先生所说的,我的被解职是因为我让这份报纸失去了市场,这完全是站不住脚的。”

据陈杰人介绍,刘京邀请他去做报纸主编时曾经告诉他,这个报纸过去只是做一些狭隘的公益事业报导,因此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份报纸,希望他能把报纸做得更有影响。陈杰人表示,他也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刘京,并得到刘京的认可:“我认为这个报纸应该是两条腿走路,第一要把传统的公益、也就是慈善捐赠以及有关的内容做好,做得更精彩一些。第二就是做一个真正的公共媒体,也就是说关系到多数人公共利益的新闻,我们就要做。我提出一个口号:大到宪法,小到马路上的一个警干都是公共利益,这个说法也被刘京所认可。但是,在2月8号解职我的会议上,刘京对我说:‘你现在做这些报导虽然让报纸产生了很大的社会影响,但是你给我惹来了这么多的麻烦,你说我能得到什么呢?我现在只有麻烦。’”

陈杰人说,虽然现在他只是被解除主编职务,但是他准备考虑是否要继续留在公益时报:“我不愿意再做一个垃圾报人,不愿意让自己的声誉受到损害,我不会再呆在这么一个报社。我现在暂时还没有自己的意向,虽然有些媒体邀请我去做,不过我现在考虑是不是还要做新闻这一行,因为在中国做一个有良心讲真话的记者太难了。”

针对公益时报解除陈杰人的职务一事,“学术批评网”主持人、中国政法大学美国政治与法律研究中心教授杨玉圣指出,批评中国政府网并不是批评中国政府:“批评中国政府网是为了把网站内容做得更好,它有助于维护中国政府的形像,而不是相反。就是对中国政府,我们作为公民对一些问题有不同的看法,我觉得这也是好事。宪法规定我们有言论自由, 那么言论自由就包括批评政府的自由,更何况那篇文章并没有批评中国政府本身,它批评的是中国政府网,我觉得这里面有些误会和曲解的成份。”

受理过大量言论自由案件的北京律师浦志强指出,公益时报原主编陈杰人被解职以及近来发生的一系列媒体事件,是中共中央以及各级党委宣传部门对勇于披露真相的新闻人员的打击。

浦志强说:“我觉得,所有媒体整肃行为、控制言论和表达的行为实际上是中共一贯的做法,不过是最近集中爆发而已。只要你说一些真话,或者某些领导人认为这种表达有可能对自己的官位造成影响,都可能会导致这样的结果。这样的厄运在中宣部的控制下会发生在一个从业者身上,这是我们所有人面对的 一个铁幕。”

在公益时报主编被解职的同时,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也因刊登敏感文章而遭到整肃,主编和副主编双双被撤职。分析人士说,这些都反映出中国当局对媒体的控制强度正在日益加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