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民权人士学者讨论监听计划


星期一是美国的总统日,一些民权活动人士和法学界的学者就宪法对美国总统权力的限制问题举行了研讨。这个研讨会着重讨论了秘密监听国内跟海外涉嫌恐怖份子之间电话的项目。布什政府的这个项目引起了广泛的争议。

布什政府的监听项目遭受了严厉的批评。这个项目没有经过国会1987年为国内监视所制定的司法批准程序。

本月早些时候,布什说,美国政府能够监听在美国有内线联系的恐怖份子的电话,非常重要:“这是一种不同的战争,对手是不同的敌人。如果恐怖份子打电话到美国来,我们需要知道为什么。”

*应以什么方式保护美国人民?*

但是倡导言论自由的人士说,问题不在于布什政府是否应保卫美国人民,而是以什么方式来保护美国人民。在乔治华盛顿大学举行的一次研讨会上,美国公民自由联盟主任安东尼.罗梅罗说,如果不组织这样的行动,政府对普通美国人的监视将对我们国家的走向产生不寒而栗的后果:

“伤害已经出现。如果监听的代价是堵塞言论自由的话,如果代价是不让人们讲话,致使美国人民害怕在电话中交谈,害怕在电脑中搜索信息,那么我认为代价的确太高了。”

*在任何情况下都应保护隐私*

有人问参加研讨会的人们,那些没有任何东西要隐瞒、遵纪守法、不是恐怖份子的人为什么要害怕政府监听他们的谈话呢?

华盛顿的卡托研究所的信息政策专家吉姆·哈珀回答说:“无论有没有任何原因,我们都要保障人们的隐私。我们要保护隐私和个人权利,并不一定是基于他们功能的效用,而是基于这样的事实,那就是个人希望保留他们的隐私权。”

*布什政府为国内监听辩护*

布什政府坚持认为,保卫国家免遭外来敌人攻击是的总统的宪法授权,其中包括对国内的监听,而且在2001年9月11号美国遭受恐怖袭击之后,国会授权宣战后又进一步强化了这个权力。

本月早些时候,美国司法部长冈萨雷斯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上作证时又为这个项目进行了辩护:“对恐怖主义份子实施的监控计划是有必要的。这个计划是合法的,因为它尊重我们大家珍视的民权。”

但是一些国会议员报怨说,布什政府对这个项目的细节秘而不宣。政府官员说,他们不打算公开谈论监视计划的操作细节,这样才不至于让恐怖份子知道美国搜集信息的方法。

*法学教授驳斥政府辩词*

哈佛大学宪法法教授劳伦斯.特里伯驳斥了政府的辩护。他说:“我们都承认,某些事情的具体细节是不能公开的。但是我们又不是孩子。我们不会傻到认为本拉登会很吃惊地听说,我们正在试图监听他的电话。布什政府认为他们必须要保守的秘密,是荒谬可笑的。”

一些民权自由派人士和国会的民主党人指责布什总统利用恐怖主义威胁作为借口,从而获取美国宪法的制定者从来没有打算给予总统的广泛行政权力。

不过,卡托研究所的分析员吉姆.哈珀认为,应该假定布什总统是合理的:“我不相信布什政府里的人正在玩世不恭地玩弄权术,不相信他们想保持一种表面惧怕的心理, 仅仅是为了他们能够获取政治利益。”

美国国家安全局的一位前局长是负责这一项目的。他说,监听的目的是为了防止美国领土受到袭击,而不是为了搜集大量普通美国公民的信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