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2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国重整太空项目面临巨大挑战


没有嘹亮的号角,预算又是如此吃紧。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正在重整自己的太空项目,努力争取在2020年之前把宇航员再次送上月球,并最终实现人类登陆火星的壮举。然而,这些旅程无疑对科技、政治和资金等各个方面提出巨大的挑战。

1961年5月,美国总统肯尼迪的一次演讲,改变了人类历史的进程:“在这个10年结束之前,我们的目标是,把人送上月球,并让登陆月球的人安全返回地球。”

1969年7月,尼尔.阿姆斯特朗这位英雄,成为第一位在地球以外的天体上行走的人。请听他永恒的名句:“这是我个人迈出的一小步,但却是全人类迈出的一大步。”

35年之后的2004年1月,美国总统布什号召进行新的太空探索:“我们将建造新的飞船,载人奔向太空,在月球上获得新的立足点,准备开始新的旅程,探索我们之外的世界。”

尽管受到伊拉克战争、打击恐怖主义以及其它一些问题的影响和困扰,但是布什总统的远见已经默默地成为重新塑造美国太空项目的驱动力。

*载人重返月球是中心内容*

效力于总统太空探索政策委员会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月球科学家保罗.斯普迪斯表示,载人重返月球是这项富有远见之举的中心内容。他说:“由于我们在月球获得越来越多的经验,越来越多和月球本身有关的工作经验,我们将开始就地取材,用月球自身的资源制造用于月球的产品,一旦你能够做到那一点,你就将朝着切断和地球之间脐带的方向迈出第一步。”

在实现总统远大计划的过程中,需要完成5个步骤的工作。首先是修复航天飞机,使之重返航程。第二是完成国际空间站项目,利用航天飞机做为主力运载工具,运送关键的部件和供给。

斯普迪斯说:“第三个里程碑将是开发出新型的载人太空飞行器。人们把这种飞行器称为CEV,即‘载人探索飞行器’。这种飞行器将使我们不仅可以进入地球轨道,而且可以超出地球轨道,从事探索月球、乃至最终探索火星和其它星体的使命。”

这项计划蓝图的第四步是重返月球进行科学研究,学会如何勘探,如何从月球的资源中提取出所需要的东西。这项计划的最后一个里程碑是火星探索任务,探索火星和太空的其它地方。

迈克尔.格里芬说,这是他所领导的美国航空航天局所需要完成的工作:“完成国际空间站的建造工作,让航天飞机在2010年之前退役,有效地从航天飞机过渡到新的载人太空探索飞行器,这些使命和过去任何一代人完成的太空任务一样的艰巨。我相信,我们能够实现这些目标。”

*议员对太空计划有疑问*

但是来自科罗拉多州的民主党众议员马克.乌戴尔却属于那些对此不大确信的人。他说:“我想,很多民主党和共和党议员都认为,在各方面资源如此欠缺的情况下,我们要求航空航天局所做的太多。”

格里芬博士承认,要支付载人太空探索项目的花费,就要减少航天局的科学研究和其它航空项目的开支:“我们负担不起我们的选民要我们去做的所有工作。”

但是来自田纳西州的民主党众议员戈登对此持怀疑的态度:“事实上,国会两年前听到的光辉灿烂的计划和今天的实际情况相差甚远。对我来说,这的确是令人痛苦的明显事实,我们并没有实现确立的目标。”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斯普迪斯博士持更加乐观的观点。他说:“航空航天局每年有160多亿美元的拨款。那是一大笔钱。我认为这取决于他们如何处理问题,以及他们如何着手开展这个计划。我觉得他们凭这些钱能够实现重返月球的目标,我想这需要一些聪明巧妙的创新,需要富有想象力的筹划,但是计划肯定是可行的。如果这个计划不可行,那么这个太空项目就不会有前途,因为他们不会比今天得到更多的支持。”

如果布什总统的计划确实让我们得以在2020年之前重返月球,那么,时间正好是肯尼迪总统的计划使人类跨出一大步之后的50周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