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1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蒙塔那州学生拟推翻不公正旧案


在美国蒙塔那州,一群法学院的学生正在试图推翻他们认为持续了将近一个世纪的不公正案件。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对间谍和谋反者保持高度警觉,很多州都通过了煽动叛乱法。蒙塔那州是执行这个法律最严厉的州之一。大约有80人因为表达了反对美国或支持德国的言论而被判有罪。战争结束后这条法律被废除,到1922年时,所有的罪犯不论有没有服完徒刑全都获得释放。但是现在,这些法学院的学生要为他们寻求死后特赦,以便正式洗刷他们的罪名。

*抽丝剥茧寻找旧档案*

在法学院求学阶段的最后几个星期里,凯蒂.奥尔森在陈旧的法律档案中搜寻。现在,她正在翻阅从1920年代起,保存在蒙塔那州首府赫勒纳的州政府仓库中的减刑记录。

奥尔森说:“我在地下二层,我四周是成箱成箱的文件,这些箱子堆到了天花板。”

奥尔森把灰色的小箱子一个一个地拉出来,翻找任何有关奥地利移民霍切瓦尔的资料。

霍切瓦尔是名矿工,52岁时因煽动叛乱罪被判6到12年徒刑。在蒙塔那州将近80名被判有罪的人当中,霍切瓦尔是唯一后来被赦免无罪的人。奥尔森认为,其他人也应该被宣布无罪, 因为这些人只不过是发表了他们对战争的看法,而不是煽动叛乱。奥尔森希望借着霍切瓦尔的减刑记录资料,来加强他们为其他人提出的赦免请求。然而,找寻霍切瓦尔的文件记录需要耐心,并且得使用老式的、因特网出现之前的搜寻方法。

奥尔森说:“问题在于,并不是所有的文件都保存在同一个地方。我以前甚至不知道还有这样的地方。我们从12月起就开始寻找这个特定的档案记录了。两个星期前我从电子邮件中得知,我们可能会在这里找到一些东西。当然啦,现在就是要在所有的东西当中抽丝剥茧地找了。”

*当年气氛歇斯底里邻居互相监视*

奥尔森的努力让菲丽斯.罗尔夫非常感激。罗尔夫的祖父罗德瓦尔德是分到政府公有地的德国移民,有9个孩子。据说他讲了“德国人到达美国海岸就会击败美国”这样的话之后就被判犯有煽动叛乱罪。

罗尔夫说:“我为我的祖父感到骄傲。他是位无名小卒,没有犯任何过错,却经受两年恶劣不堪的牢狱生活。为了什么?背后的理由是什么?我不知道。”

蒙塔那大学新闻学教授沃克说:“当时有一种恐惧和歇斯底里的气氛,这种气氛部份是被美国政府和州政府激起的。”

沃克是《黎明前的黑暗:美国西部地区的煽动叛乱罪和言论自由》一书的作者,正是这本书促成了为获罪者洗刷罪名的计划。沃克办公桌上方悬挂着罗德瓦尔德和其他被判煽动叛乱罪的人在警察局档案中的脸部照片。

沃克说:“这些人讲的很多话都很下流,要我重复这些话我会觉得非常难为情,因为这些话通常是在酒馆里喝醉了冲口而出的话,无非是醉鬼们的胡言乱语和无聊的吹牛。基本上都是对战争发表的意见或是对军方或总统的诽谤,但是最多只是如此而已。”

*州长:将谨慎核查请愿*

沃克教授说,当时联邦的煽动叛乱法和间谍法鼓励邻居间互相监视,因此,一些讲话就被夸大了,有的则纯属捏造,作为报复别人的方式。很多德国移民和奥匈后裔就成为靶子。蒙塔那州州长施魏策尔说,那是蒙塔那州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

施魏策尔说:“非常不幸,那些人失去了家人,失去了所拥有的一切,甚至失去了自尊。他们是善良的虔诚信徒,他们来美国不是要煽动叛乱,而是来追求新的生活方式。”

施魏策尔州长说,他会很谨慎的核查凯蒂.奥尔森和她的法学院同学提出的请愿,以判定是否每个人都被错误的定罪。他还说,他不会让真正的坏人得到赦免。

*预计免除罪名仪式4月举行*

罗尔夫已经迫不及待了。罗尔夫说:“这就意味着这个事件已经结束,而且不再让家属牵肠挂肚。”

罗尔夫打算从她在明尼苏达的家,远道去蒙塔那州首府,参加免除罪名的仪式。预计这个仪式将在4月举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