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0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郎咸平电视节目遭封杀引发争议


今天对比新闻节目谈的话题是,中国受到不少民众欢迎的经济学家郎咸平的电视节目被当局禁播。

首先让我们对比介绍不同媒体的相关报导。

*金融时报:敏感轰动招怨*

伦敦金融时报说,中国已停播引起争议的经济评论家郎咸平的电视节目,以他没有达到国家电视广播普通话水平为由终止了收视率极高的电视节目《财经郎闲评》。郎咸平于2月底录制了最后一档节目,他被告知他没有政府颁发给所有电视节目主持人的普通话水平证书。

金融时报说,政府为关闭《财经郎闲评》节目竟采用这种富有创意的官僚手段,说明当局目前急于控制有关敏感经济问题的公众辩论。

郎咸平出生在台湾,是香港的金融学教授,国语流畅。郎咸平2004年在上海有线电视台推出财经评论节目后立即引起轰动。郎咸平因抨击贱卖国有资产给私营企业家而著称。他说,国有资产的出售是幕后操作,价格极低。

郎咸平对出售国有资产的抨击触及了中国的敏感问题。最近几年,一些企业家财富积累速度很快,其中涉及的腐败现象令人日益忧虑。2005年初,主管大型国有企业的政府机构下令禁止管理层收购,那主要是由郎先生引发的论战造成的。最近,这方面的规则稍有放松。

许多遭抨击的企业家早就试图压制郎咸平的评论。此前,上海电视监管部门一直在抵制这种压力。

过去一年中国新一轮的审查潮一直把矛头对准批评政府的人士,他们通常被归类于自由派。政府已经意识到,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是个严重的问题。无论批评者带有哪种政治色彩,过份突出这一问题明显使政府感到不快。

刚才介绍的是伦敦金融时报对郎咸平评论中国财经的节目被上海一家电视台取消所作的报导。

*亚洲周刊:企业人士告政治状*

香港亚洲周刊的报导说:香港中文大学财经教授郎咸平主持的上海有线电视第一财经频道节目《财经郎闲评》2月27号突然被上海有关部门下令停播。

亚洲周刊指出,消息人士指郎咸平被一些他曾批评和揭露的企业界人士联名以莫须有的罪名告状,他们指出生在台湾的郎咸平背景复杂、动机可疑,近年在中国大陆掀起的一些经济话题争论起到了李登辉和陈水扁不能起到的作用。

*普通话问题?*

这两篇报导中都提到,郎咸平教授的节目被砍据说不是因为郎咸平节目内容有什么问题,而是因为郎咸平普通话说的不好。很多观众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都认为这是当局的一个借口。

*毁誉纷纷*

郎咸平教授是台湾人。1986年获得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金融学博士。郎咸平教授先后任教于沃顿商学院、密西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和芝加哥大学。目前是香港中文大学最高学术级别的首席讲座教授。

郎咸平.cn网站上是这样介绍他的:普通人要成为摇滚歌星不容易,经济学家要成为摇滚歌星更加不可思议,但有一位经济学家居然做到了。他的前卫、尖锐、颠覆性以及在公众中受欢迎程度足以让崔健黯然逊色。没有一个经济学家会受到两种如此截然不同的对待:有人把他视为“教父”,有人骂他是“流氓”、“沽名钓誉”者,但如今没有人能漠视他的存在,他叫郎咸平。

*吴敬琏批郎咸平*

郎咸平在上海的电视节目受到封杀的时机恰逢中国人大和政协在北京召开两会。一位政协代表点了郎咸平的名。

中华工商时报报导说,全国政协委员吴敬琏8日表示,对于改革的问题必须严肃讨论,可以有反对意见,但要堂堂正正站出来讨论,不应造谣煽动。 吴敬链提到了被一些人和媒体称为“最大的英雄、惟一讲真话的经济学家”的郎咸平。

中华工商时报引用吴敬琏的话说:“郎的总判断是‘中国的社会5000年来没这么坏过’,他的理由一是单纯发展经济的路线;二是市场化。市场化的改革使得著名的企业几乎无一漏网,都是盗窃国有资产;医疗改革市场化,人们看不起病;教育改革以市场化为手段,结果是教育部门的人通过教改大肆搜刮、中饱私囊,包括中国目前这种‘人吃人’,侵吞弱势群体的水平上升到恶意侵吞民有资产的行政暴利手段合法的超高水平,总之极其严重。”

吴敬琏说:“对这种大是大非问题应该讨论清楚,我不是赞成用行政压制讨论,但不能用造谣、煽动弱势群体的这种办法来讨论,如果用这种办法,就是‘捣糨糊’,把事情搞得一团糟,有的时候不一定是有心,但结果往往如此。”

刚才是中华工商时报报导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名誉所长吴敬琏对郎咸平的批评。接下来对比中国青年报评论员、青年话题编辑曹林对吴敬琏观点的不同意见。

*曹林论底层民众情绪化*

成都商报发表的曹林的文章的标题是:《“吃肉者”请宽容 “喝粥者”的情绪化》。

曹林表示,吴敬琏教授把矛头指向了郎咸平,说他把改革讨论搞得一团糟,同时也批评了底层声音的情绪化,说诸如医疗改革、国有资产流失、贫富分化加剧、腐败盛行等大是大非的问题,都没有经过认真讨论,网上就出现了很多情绪化的声音。

曹林写道:“吴老对郎咸平的评价,我觉得这属于学术讨论观点之争范畴,仁者智者各执一端无可厚非。但批评‘底层情绪化’就很失知识精英的厚道了。”

曹林还写道:“一个改革的既得利益者,一个有着稳定的收入来源、在书斋中做专门学术研究、有着较深专业素养、各大媒体争着采访的人,讨论起改革来当然能心平气和,话语优势、身份优势和心理优势让他能从容理性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可普通老百姓就不一样了,自己的声音很难发出来,现实生活上又感觉着切身利益的受损,感受着医疗、教育、住房沉重的生活压力,这种情况下,你让他们的话语如何平和,如何理性起来?”

经常在中国报刊上发表文章的曹林呼吁精英要加强对底层民众的宽容和理解,“吃肉者”要体贴“喝粥者”,才能消弭底层的情绪化,改革讨论才能走向理性。

*郎咸平清华演讲*

接下来,我们通过郎咸平在清华大学的一次演讲,概括地介绍他的观点,看看郎咸平的观点到底为什么受到底层老百姓的欢迎。

郎咸平说,25年之前,邓小平说过先让一部份人富起来。它的条件就是,其他人不能变得更贫穷,这就是原则。郎咸平认为,现在中国的改革背离了邓小平的理念。郎咸平说:“我绝对不能接受这种导致一部份人富起来而由其他人负担社会成本的虚伪改革。”

*批判国企改革*

关于国企改革,郎咸平比喻说,就象请保姆来清理房间,然后家就变成保姆的了。

郎咸平教授说,他接到几千个投诉,感觉触目惊心、痛心疾首。

他举例说:“某地方的国企经营没有效率,因此进行了简单的民营化。这个民企老总买了国企之后,贱价买断职工工龄,把下岗的职工一下子全部的推向社会”,由失去了国有企业的政府和我们社会大众负担。

郎咸平指责说:“他们拿着国有资产,赚取所有的利润;还有更过份的,把国有资产全部铲平,就地建高楼,赚的钱呢,全部归自己,这就是我说的改革的利益归于自己,改革的社会成本由全社会来负担的现象。”

郎咸平问道:“我们引进西方思潮,但是我们把西方的信托责任也引进来了吗?”

*否定教育改革*

郎咸平认为教育改革是荒谬的,导致贫穷家庭的子弟念不起书。

郎咸平说:“我们只要打着市场化的招牌就可以无恶不作!那么为什么美国的大学教育收费那么高,中国就不可以呢?美国就是可以,而中国就是不可以!因为你没有配套措施。”

郎咸平指出,美国大学的收费高是针对有钱人。美国政府对收入比较低的人提供低息甚至免息的学生贷款,还有学校和政府提供的奖学金。而中国没有这种政府大规模的贷款制度来补贴穷人。而配套的制度和措施是教育改革的先决条件。

*斥责医疗改革*

郎咸平对医疗改革的描绘是:“当一个急诊的病人送到医院去的时候,部份的医院第一句话不是‘你哪里不舒服呀?’而是‘你有没有保证金呀?’如果你没有,你就在走廊里等死吧! ”

郎咸平教授对比香港和美国的医疗保健制度说,在香港任何医院,病人看急诊是免费的。这是对人性、对弱势群体最起码的关怀。美国的法律规定,必须先治病。后收钱,如果钱不够,可以分期付款。这是对于弱者的关怀与情怀。

郎咸平还批评其他一些改革说:“包括农业改革、房改,金融改革、银行改革,其共同特徵就是改革由少数既得利益者独享改革成果,而改革成本由全社会负担。”

*仲大军:利益集团之争*

北京民间经济观察研究所所长仲大军分析郎咸平节目被砍的现象说,这是公共利益派和个人私利派两大利益集团的斗争,说白了,就是穷人和富人之间的斗争。中国前30年搞了一段社会主义公有制,后30年搞私有制呢,就有分赃不均的问题了。

仲大军表示,当前整个社会,利益分歧非常大。学者往往成了各个利益集团的代表了。郎咸平在这里边就站在了某一派的立场上,在国内损害了一批利益集团,所以说他在这个利益集团里遭到的抵制是相当厉害的。

中国不少民众却支持敢说话的郎咸平教授。人民网强国论坛上有很多支持的帖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