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6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美国加州人努力保留土著语言


在全球超过6千多种的语言中有将近一半濒临消亡。而在遍及世界正在消失的方言里,首当其冲的要属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最近,来自全加州的40个部落的成员跟语言学家聚集在一起,讨论拯救这些受到威胁的语言所面临的挑战。

*加州土著语言面临危机*

在加利福尼亚州100多种当地语言中,一半以上已经消失。还有很多语言现在只有为数不多的老年人在讲。当能流利使用这些语言的最后一代人去世以后,加利福尼亚人几百年来一直在讲的语言也将消失。

在最近的一次研讨会上,大约200名美国土著人想方设法要保留他们的方言。罗伯特.吉尔里还记得曾经一边开车、一边听着录音带播放的他去世多年的伯叔祖父讲的波莫人土著话。

他说:“在听录音的时候,我如此沉浸在我们的语言之中,我把车开到80英里,都不知道。所以,我吃了张票,被开了罚单。”

罗伯特下决心要学习他祖先的语言,并因此很快遇到了加利福尼亚州美国土著人普遍面临的问题。

他说:“现在仅剩下一个能讲我们土著人话的人了,她的名字叫洛蕾塔.凯尔西。由于没有任何人能跟她口头交流,她自己已经开始渐渐忘却了。”

*土著人传授波莫语*

在克利尔湖畔的波默人保留地,洛蕾塔.凯尔西拨开芦苇,眺望青绿色的湖水和高耸入云的科诺克堤山。她转过身来对罗伯特说,回忆起她孩提时湖水的情景并不难,难的是用波莫语对罗伯特讲述这一切。

过去五年来,罗伯特和洛蕾塔一直在设法恢复这种语言。现在他们向他们部落的其他人传授波莫语。但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波莫语没有书面文字,没有词典,没有教材来讲授。因此,罗伯特和洛蕾塔在讲授这种语言的时候就自己创造。

在克利尔湖畔,伴随这阵阵清风,20名年龄从7岁到70岁不等的美国土著人围坐在一条长长的野餐桌前,注视着罗伯特在一块小学校用的黑板上写着什么。

68岁的伊丽莎白.简讲起波莫话来就像个孩子。她回忆起她的学生时代。她说:“我上学的时候,英语讲得非常不好。当我们想上厕所的时候,我们都不知道用英语怎么说。”

*语言教授研究恢复波莫语*

简虽然学了英语,但是却把波莫语忘了。现在仅剩下一名能讲波莫语的人了,而且连她讲起来也颇感吃力,恐怕无法恢复这种语言了。乔斯林.阿勒斯是位于圣马科斯的加州大学文化语言学的助理教授。她也在听课,她在研究恢复波莫语的各种尝试。

阿勒斯说:“多数语言学家看到这种局面都会说,对不起,要想重新在社区里振兴这种语言,我无能为力。这种语言怕是要消失了,实在对不起。”

在今天的课堂上,学生们在努力学习问候的话,还有食品的名称。如果学习的目的是在这个保留地的日常生活中恢复这种语言,那离成功可能还很遥远,或者根本就不可能。但是阿勒斯教授认为,能有学习语言的这种共同纽带就足够了。

她说:“每个人在所有的时候都讲同一种语言,人们才会从严格意义上把这个地方称为语言社区。我认为,所谓语言社区在这里就是,人们都有一起学习这种语言的共同愿望。”

*拒绝说消亡*

黄昏时分,讲课结束了,学生们汇聚在举行仪式的圆形屋里,跳舞祷告。

罗伯特说,即使在保留地有限地使用波莫语也是很有价值的,尤其是在向上帝祷告时。

罗伯特说:“能够用上帝赋予我们的语言来向上帝祈祷,使我觉得自己非同寻常。这是无法取代的。”

洛蕾塔站在湖边,周围是丛生的芦苇。在她听到别人讲波莫语的时候,她既感到了远古的负担,也感受到了新的可能。

她说:“似乎我没有尽责任把这种语言传下来。这是不对的。因为这个语言还没有真正地消亡,我拒绝说消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