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5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维权人士胡佳谈“失踪”期间遭遇


失踪一个多月的北京关注艾滋病人士胡佳获释回家。他星期四说,他被国安警察秘密带到了一个郊区“招待所”,受到了审问,他在此期间进行了一个星期的绝食抗争。

胡佳32岁,一直是北京的活跃维权人士和关注艾滋病的积极人士。上个月16日上午,他出门后就失去下落。他的家人非常焦急,四处找人,到警方报案,还举行了记者会,但都没有消息。40多天过去了,胡佳3月28号下午突然回来了。

*被警察秘密带走关押*

胡佳对记者说,他是被警察秘密带走了:“就是被北京市国保总队的人关押到通州区附近的两个乡村地区。”

胡佳回忆说,2月16日上午9点,他出门准备开艾滋病会议,发现平时监视他的警察都换了,但他并没有介意,仍然上了警车,结果在路上,平时没有见过的几个便衣警察开始动手:“突然前面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人,就开始喊:‘把他给我弄起来。’我是坐在中间的位置,左右两边马上就动手,一下就用喷气式那样的姿势把我的两只手往后扳,扳得高高的,把手腕窝着,这样方式,在你头上套上黑色的头套,把你的眼镜摘掉。避免你能看到你去了什么地方。”

胡佳说,由于他的头部几乎被压到贴到了车座位下,很难受,到了“地点”,他开始呕吐,几乎都昏过去了,结果,被拖进了一个宾馆性质的渡假村。警方在这里租用了几个房间来关押胡佳。

*失去自由不能与家人联系*

从此,他失去了自由,也不能和家人进行联系。胡佳突然失踪后,他的妻子曾金燕到几个公安机关报案和寻人,这些机关都说,不知道情况。

胡佳气愤地说,这简直连“黑社会”都不如:“说心里话,他这个做法,连黑社会都不如。黑社会要赎金,要绑票,还要通知家里人去准备钱。但是,这些警察,他们是国保队,也就是公安部门最精锐的部份,共产党不惜成本扶持的保持社会稳定的部门,那么他们居然采取这种做法,让一个人人间蒸发,完全没有音讯,不告我的家人我在哪里。”

记者星期四也打电话到管辖胡佳所在地区的通州公安分局和中仓派出所,了解胡佳失踪的情况。但接电话的人都说不了解情况。

*未遭殴打但发生肢体冲突*

胡佳说,虽然这些人没有明目张胆地打人,但是,在被扣留期间还是有几次双方发生了肢体冲突:“他们从来没有文明执法过。在那里面,肢体冲突发生过四五次,客观地讲,他不是对你进行殴打,而是你想去看看阳光,他就会把你推倒。你说你是有尊严的公民,你想回家,他过来四五个人把你摁在那里。”

胡佳被秘密关押后,坚持了一个星期绝食。后来,警方说要像对付法轮功学员那样强行灌食,胡佳做出了让步,答应恢复部份进食。

经过了41天的关押,警方还是用黑布头套套头方法,把胡佳送在通州一个离家步行一个小时的地方,让他下车。然后,他步行回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