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非法器官交易与合法器官买卖


这个想法很可能会立即引发一些负面的评论,那就是付钱给那些捐出自己肾脏给换肾病人的人。目前几乎在每一个国家,买卖器官都是非法的。但是等待器官捐赠的病人越来越多,而非法贩卖肾脏的黑市也越来越猖獗,美国的一些医疗人员呼吁政府允许有偿器官捐赠。

沃尔德卡尔是纽约市布鲁克林区金恩县立医院的医生。和许多医生一样,她每天早上很早就起床上班,不过沃尔德卡尔医生比她的同事还要早起三个小时,那是因为过去21年来,她每天都要和因为糖尿病引发的肾脏疾病做斗争:“我早上4点半起床,5点半到8点半之间我就能去洗肾,然后9点去上班。”

*仅美国就有数万人等待肾脏移植*

沃尔德卡尔医生已经接受过两次肾脏移植,一次是她妹妹捐的活体肾脏,另一次则来自一位去世的捐赠人。但两次移植都没有成功,所以沃尔德卡尔医生又回到等待肾脏移植的名单上。光是在美国就有6万5千人在等待肾脏移植。每一天,就有17个名等待器官移植的病人死亡。

弗里德曼是耶鲁大学医院的移植手术医生。她说,自从52年前出现了第一个器官移植手术后,器官移植已经成为相当成功的手术:“这是因为技术不断进步,加上防止排斥的药物越来越好。这表示有许多人适合接受移植手术,能够从手术中重获新生。但问题在于,有这么多人适合做移植手术,我们却没有足够可用的器官。”

器官不够的原因是,尽管在全美各地不断有人鼓励要做器官捐赠人,大多数的美国人还是做不到。不仅如此,医药的进步与汽车安全的改进,使得美国年轻人死亡的人数越来越少,当然这是件好事。但是弗里德曼医生说,这种现象带来了一个问题:“比方说过去我们不会使用一个65岁捐赠者的肾脏,但是现在我们别无选择。而且根据统计,在移植手术后,一个65岁的肾脏毕竟不像21岁的肾脏那样容易成功。”

在绝望中,一些病人开始自己花钱打广告,希望有人能捐出器官,特别是肾脏,因为大多数人都有两个肾脏,不需要等到死亡才捐出来。这样的广告并不违法,但是却引起道德问题的争议。因为这些能够负担广告费用的病人,能够自己找到捐赠人,而不必像贫穷的病人那样长久等候。

*买活体器官属违法行为*

不过,如果付钱让某个人捐出他的肾脏,那就是违法的了。全世界只有伊朗法律允许这种作法。然而,每年有上百名病人从非常富裕的国家,像是美国、日本,飞到像巴基斯坦或土耳其这样的落后国家。在那里执法单位并不严厉,而人民是如此贫困,愿意为了800美元卖掉自己的一个肾脏。

纽约州立大学下州医学中心肾病部门的医师弗里德曼说:“我们回头看看在1920年代,当时美国政府禁止酒类,但是人们继续喝酒,然后有像卡彭那样垄断酒类买卖的黑社会老大出现,直到我们废除了那个法律,美国人才开始不那么疯狂喝酒。”

*有医生建议联邦政府规范器官买卖*

弗里德曼也是刚才那位弗里德曼医生的父亲,这父女两位医生最近共同在国际肾脏杂志上发表一篇文章,他们建议现在也许是时候,由联邦政府开始制定法律来规范,甚至补助人体肾脏的买卖。

那些通过非法管道购买肾脏的人要付出高达10万美元的价钱,但是只有一小部份的钱真的到了捐赠人的手上。弗里德曼医生说,如果政府可以规范肾脏买卖,这样一来就可以制定一套标准和价钱。捐赠人和病人也因为不需要再躲躲藏藏,而得到最好的医疗照顾:“这种情况已经在发生,人们因为移植手术感染艾滋病,感染肝炎,却得到不好的肾脏,他们被剥削。我们不能只在这里说,买卖肾脏是不对的,我反对这么做。事实是,我们必须因应人类行为做出改变。”

但是“联合器官分享网络”的主席德尔莫尼科说,如果你认为现在病人被剥削的情况很糟糕,一旦政府解除器官买卖的禁令,你能想像情况会变成什么样?“如果在美国有一个受管制的市场,那我们为什么不能从墨西哥、或印度进口一些捐赠人?我们为什么不能把这种业务以9万美金的代价,外包给别人?这可是一笔很高的薪水呢!你从国际公共政策的角度来想想。”

德尔莫尼科医生说,与其借由金钱交易来增加肾脏的捐赠,美国政府应该把经费集中在预防性医疗,帮助人们不要走上器官移植这条路。他指出,许多患有糖尿病的人之所以生病,是因为他们在年轻时没有得到适当的医疗建议和关注。

到目前为止,美国的几个主要器官移植机构都没有对这种器官买卖的建议表示支持。但是这个议题今年7月将在波士顿召开的世界移植会议上讨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