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博物馆长未曾想如今需要律师帮忙


博物馆馆长过去被认为是一个好差事。如果想寻求平静的学术生活,博物馆馆长的工作无可比拟。你可以尽情地沉浸于梵语文学或享受其它爱好,同时还有收入。你可以去参加红酒和奶酪的聚会,或许甚至还可以周游世界,寻找努比亚人的盆罐、苏门答腊人的蜘蛛以及任何你想寻找的东西。

不过博物馆馆长最近很可能会遇到一些头痛的法律纠纷,而需要找好律师。这是因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许多博物馆及个人收藏品遭到洗劫或是流落民间,有些被博物馆收藏。现在这些受害者纷纷要求收回他们的珍藏。此外,美国原著民和非洲裔美国人也想要回他们的文物,还有的人认为从他们的土地上搬走遗迹是对这些遗迹的亵渎,他们反对这种做法,因此也想把这些历史文物要回来。

*中东哈马斯攻击波及芝加哥博物馆*

对博物馆馆长来说,还有比这更复杂、更令人头痛的问题。以下是芝加哥论坛报的解释,不过你必须努力仔细理解其中的逻辑推理:

多年来,巴勒斯坦激进组织哈马斯发动了多起自杀炸弹爆炸事件,导致包括美国人在内的许多人死亡。一些幸存者想要寻求索赔,哈马斯不想支付赔偿。伊朗为哈马斯提供资金援助。一位代表恐怖事件幸存者的律师因此要求博物馆扣押从伊朗租借的波斯文物,然后把这些文物转交给恐怖袭击事件的遇难者,作为对他们的赔偿。芝加哥的一位联邦地方法官支持向芝加哥菲尔德自然历史博物馆提出的这一要求。这家博物馆自然要提出上诉。

芝加哥论坛报报导说:“这张错综复杂的网使好几个美国文化机构处于严密监视之下。”我们可以想象得到,这些博物馆馆长可能会喃喃自语:“在博物馆研究课上,没有人告诉我们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