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6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国际组织评出新闻检查最严厉国家


享有很高声誉的保护记者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北韩是全世界实行新闻检查最严厉的国家。

保护记者委员会所做的一个分析报告的结论是,北韩是世界上最没有新闻自由的国家。这一结论是保护记者委员会挑选了十个实行新闻检查最严厉的国家进行研究后的结果。公布这项研究结果是为了纪念5月3号的国际新闻自由日。

这份实行新闻检查最严厉的国家名单上还包括:缅甸,土库曼斯坦,赤道几内亚,利比亚,厄立特里亚,古巴,乌兹别克,叙利亚和白俄罗斯。

*北韩新闻检查独一无二*

保护记者委员会执行主任库珀说,谈到新闻检查,北韩的做法是独一无二的。库珀说:“谈到北韩,我想没有任何争议,北韩在这个名单上列在第一位。世界上没有任何地区控制新闻的程度可以比得上北韩。尽管北韩不在我们编撰的其他名单上,例如北韩不是世界上对记者来说最危险的国家,因为那里根本就没有独立的记者。”

报告说,北韩的新闻媒体每天连篇累牍地进行歌颂“亲爱的领袖金正日”的报导,而这个国家的贫穷和饥荒却从来没有被媒体报导过。

*缅甸和北韩不相上下*

库珀说,缅甸几乎和北韩不相上下。缅甸军政权拥有所有的日报和广播电台,另外还控制这个国家的三个全国电视频道。几家私营的缅甸出版物必须把内容提交给一个新闻审查委员会,这种审查制度造成的拖延使出版日报变得没有可能。

库珀还特别批评了白俄罗斯,把白俄罗斯政府说成是欧洲最压制新闻自由的政府。

她还说,卡斯特罗的古巴是美洲最压制新闻自由的国家。古巴监禁记者的人数占世界第二多。她说:“目前还有二十多名古巴记者在监狱里,古巴排在中国之后,是世界上监禁记者最多的国家。我们希望世界上关心民主和新闻自由的国家政府不要放弃向古巴施加压力,让古巴释放那些本来不应该被关押在监狱里的记者。”

*中国没有被列入名单*

库珀提到,包括中国和津巴布韦在内的几个因为在其他领域内压制新闻自由而受到严厉的批评的国家这次没有被列入这个名单之中,这是因为中国不符合“实行新闻检查”的范畴,因为尽管中国有很多压制的现象,但是同时也有更多的信息进入,特别是通过互联网进入中国,从而使中国人民能够与前几年相比不那么与世隔绝。

至于穆加贝的津巴布韦,库珀说,尽管最独立的新闻媒体已经被当局禁锢,而且有一百多名记者在被流放之中,但是有少数外国记者被允许进入,外国电台的广播也能够收听到。库珀把津巴布韦和中国的局势称为“令人沮丧”,但是,这两个国家没有被列在名单之中。

*中国对网络异议人士进行打压*

中国当局近年来对在网络上自由发表不利于政府言论的异议人士采取了各种打压政策,而美国在中国的一些网络公司则向中国政府提供了一些异议人士的信息,从而导致有些人被捕并且被判刑。

有分析人士指出,尽管美国国会召开了听证会,向美国网络公司施加了压力。但是,如果美国不通过立法对本国公司实行约束,中国政府与美国网络公司的这种配合还会继续下去。继师涛案件之后,中国又出现异议人士王小宁因为在互联网上发表不同意见的而被判重刑的事件,而这个案子再次曝出雅虎香港公司涉及向中国警方提供证据。

香港动向杂志主编张伟国表示,王小宁案件表明中国政府加强了对网络异议人士的镇压。

张伟国说:“对网络异议人士的打压是有增无减。从一般的警告到进行罚款、 没收他们的电脑、没收他们在海外得到的稿费等等,手段也是越来越丰富多彩。这方面的情况相当不乐观, 跟以前人们期待网络会带给中国一些正面的效应 可能有很大的出入。 ”

不久前,美国国会对在中国经营的一些美国主要的网络公司举行了一些听证会,要求这些美国公司不要屈服于中国政府的压力,不要向他们提供一些网络异议人士的信息。

香港动向杂志主编张伟国认为,美国政府向本国公司敲的警钟作用是有限的。他说,除非美国能通过相关立法,才能制止美国网络公司向中国政府提供网络异议人士信息的现像。

张伟国说:“因为我知道,这个听证会是在师涛案子以后,但是在听证会以后又发生了王小宁的案子,说明(听政会的)这个(作用)还是有限。但我想,如果通过立法确保受迫害的人、受迫害的网络和网友能够到美国去起诉他们这些公司,比如像雅虎公司等等。像这样的法律如果能够确立的话,那我想从根本上可能会阻止这个情况的发生。”

*现代科技促进维权活动*

尽管中国政府对网络异议人士的打压有增无减,尽管美国在中国的一些网络公司在某种程度上配合了中国政府打压异议人士的行动。但是,张伟国说,网络异议人士的反抗是无法阻挡的。他说,现代高科技给中国的异议人士、民运人士、法轮功、各种不同的声音、不同的社会力量展现了一个非常诱人的空间和舞台,他们会在这里得到他们想要得到的东西。张伟国认为,尽管现在风险也是很大的,但是事实上他们的成绩也是很大的,这个风险和成果是成正比的。

张伟国说:“近一两年,中国出现了比如像维权的高潮,比如像公共知识分子的涌现,跟网络是完全分不开的。当局之所以这么惧怕,也就是因为它看到了这样一个虚拟的世界会变成一个现实的力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