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1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国和平队45年世界各地做贡献


自从1961年以来,数以十万计的年轻美国人被派往世界各地,这是一支大军,但是并不是由军人、而是由教师、社区组织者以及各方友人组成的大军。美国和平队的志愿者们仍然对人们的生活和态度产生着影响,而这些影响不仅仅局限于他们所要尽力帮助的那些地方。

*离开舒适家庭来到偏远贫困地区*

爱伦.希尔特布兰德在1990年代初,自己22岁那年,成为美国和平队的一名志愿者。当时,刚刚从大学毕业的她离开她在美国南方熟悉又舒适的家庭生活,来到危地马拉一个偏远乡村,住在那里的茅草屋里。她说:“当时我希望旅行,我想看看世界不同的地方,不过凭我自己的力量,我也许去不了那里,而且我也想学习一门外语。”

希尔特布兰德的任务本来是建立青年组织。她说,但是当她到达危地马拉的时候,她的任务发生了变化。她说:“最后,我来到了如此偏远的地区,那里的孩子们不会写自己的名字,有些时候,他们一天只上学一到两个小时。完成建立青年组织的任务,并非一定是他们最需要的事情。所以最后我就代那些不能来学校的老师授课。当时,我来到这样一个山区小村的原因之一是没有人能够来教那些孩子念书。”

希尔特布兰德当时住在这样偏僻孤寂的地区,她要适应环境,成为这个地方的一部份,与她周围的人、尤其是妇女进行密切的交流。她说:“我无法事事全靠自己。我不知道怎样用架起的炉火做饭,我甚至不知道怎样生火。她们就手把手教给我需要掌握的技能。”

*分享知识和技术*

作为回报,希尔特布兰德和她们分享她掌握的知识和技术。她说:“我向她们传授了各种不同的种植技术,可以让她们种植的蔬菜产量更高,还有某些急救时实用的医疗手段,可以帮助救治患病的孩子,等等诸如此类的一些技能。”

*对志愿者本身产生深远影响*

当希尔特布兰德离开危地马拉的时候,她已经是一个发生了深刻变化的女性。在她撰写的《当我被叫作爱伦娜的时候》一书当中,爱伦.希尔特布兰德叙述了她担任美国和平队志愿者的两年对她产生的影响。

她说:“我发现了我过去没有意识到自己具有的一种性格的力量。我认为,那段经历给我的是一次机会,一次让我得以用一种相当轻松快乐的方式来体验审视我的生命中可能出现的潜在不幸和逆境的机会。我知道,我可以应对任何发生在我生活当中的事情。”

*学会倾听和尊重不同人*

乔迪.奥尔森在上世纪60年代中期,在突尼斯担任美国和平队的志愿者。她说:“说到我自己,那段经历改变了我的很多思想见解。但是我觉得,最为重要的是,那段经历还改变了我理解看待任何新情况和境遇的方式。我尽力尊重所有发表看法的人,倾听并努力去体会这个人所持的观点。我在美国也很可能会是一名更好的公民,因为我努力倾听和理解不同的观点,并且尊重这些观点。”

与很多美国和平队的老志愿者一样,乔迪.奥尔森继续为社会服务。她现在担任美国和平队的副队长。她说,成立美国和平队的计划是前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的创意和想法,但是,这个组织的志愿者所焕发的青春热情一直延续至今。

她说:“自从那时起,已经先后有18万美国和平队志愿者在世界各地的大约138个国家工作两年。今年是美国和平队创建45周年,参加我们组织的志愿者人数是30年来最多的。我们现在有7810名志愿者在75个国家工作。”

*使志愿者成为真正美国人*

爱伦.希尔特布兰德在评价她和美国和平队其他志愿者所做贡献的时候说,尽管这项工作充满挑战性,但同时也有很多回报和收获。她说:“美国和平队所从事的事业让美国人真正成为美国人,让你成为其他国家不同于他人的邻居、朋友、助手、向导。我认为,我作为美国和平队的志愿者为危地马拉人做出的最佳奉献是向他们展现出真实美国人的形像,而不是好莱坞电影里的形像,不是美国有线新闻网CNN报导中出现的、驻扎在外国的身着迷彩服的美国大兵形像,而是一个关心当地居民的家庭、爱护他们孩子的美国女人的形像。这个女人和他们非常相似,有自己的希望,也有恐惧。”

在美国和平队庆祝诞生45周年的今天,美国和平队继续为美国人提供机会,让他们能够在美国和世界之间架起尊重和理解的友谊桥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