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53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分析美中贸易逆差的原因


亚太地区21个国家的贸易部长星期四在越南的胡志明市举行会议,力图推动受阻的全球贸易谈判取得进展。参加这次会议的中国商务部长薄熙来表示,美中之间的贸易逆差是结构性的而且是互补的,对双方都有利。不过,美国的贸易专家对此持不同看法。

*薄熙来:逆差是结构性对双方有利*

亚太经合组织成员国的贸易部长星期四聚集在胡志明市,就如何推动多哈回合的世界贸易组织谈判以及促进区域贸易安排举行为期两天的会谈。

越南贸易部长张庭选说,亚太经合组织的成员计划提出具体的建议,来重新启动因为削减关税以及农业补贴问题而受阻的多哈谈判。

在这次会议的间隙,中国商务部长薄熙来对记者表示,美中贸易逆差是结构性的,可移动的和互补的,对双方都有利。他说,美中两国的逆差是由美中两国的工业结构所决定的。

美国现在生产的是中高级技术产品,而中国生产的是低技术产品,因此美国从中国进口低、中级技术产品是自然的,也对双方都有利。

他解释说,美国进口中国的低成本产品使美国的消费者省钱,也会减少通货膨胀的可能性。 美国的零售业从购买和销售中国产品中获取巨额利润,也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与此同时,中国的出口商通过向美国市场出口产品也创造了很多工作。

*薄熙来:美方夸大贸易逆差数字*

薄熙来在此之前还表示,美方夸大了与中国的贸易逆差,并且说,人民币的升值不会对改善双边贸易的不平衡起多大的作用。

按照中国的统计,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去年为1千1百40亿美元,而美国统计的对华贸易逆差为2千020亿美元,美国的数字包括了源自香港的产品。

薄熙来说,中国2005年的贸易顺差占进出口总值的7.2%,低于沙特阿拉伯的52.2%,也低于巴西的20.8%以及德国的11.3%。他还表示,中国贸易顺差中的50.7%实际上来自中国的外资公司,因此中国是在与其他国家分享这个贸易顺差。

*托纳尔森:逆差不是结构性差异*

美国工商委员会的研究员艾伦.托纳尔森表示,如果中美目前的贸易关系真的是对双方都有利的话,那么中国是否愿意与美国交换位置呢?

他说答案是显然的。他还表示,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并不是结构性差异造成的。 他说:“薄熙来部长似乎觉得,美中贸易的不平衡主要是结构性的因素造成的,没有人能够或是应该对此采取行动,那么我要问他的是,为什么中国如此坚持要操纵它的货币呢?为什么中国一直不愿意对货币政策做出重大改变呢?我认为,很明显的一个答案是,低估人民币给中国带来很大的贸易优势,而这种优势是它所不愿意放弃的。”

*多恩:人民币升值影响不大*

华盛顿主张自由贸易的经济研究机构卡托研究所的中国问题专家多恩说,人民币币值被低估的话,的确会给中国带来贸易优势,使美国处于不利地位。但是他认为,人民币的升值不会对美中贸易逆差带来多大的影响。

他说:“鉴于来自中国的进口只占美国所有进口的14%,即使人民币在贸易加权的基础上升值20%,它只会减少3%的贸易不平衡,而这根本是微不足道的。真正的问题在于美国的预算赤字、过大的政府开支以及全球的储蓄和投资之间的不平衡。汇率会有所帮助,但是肯定不会解决美国的收支不平衡问题。”

美国工商委员会的托纳尔森表示,如果中国政府只调整人民币的币值,而且提供其他方面的补贴来弥补人民币升值造成的损失,那么人民币的升值的确不会对中美贸易的不平衡带来重大的影响。

因此,他认为,中国在将人民币升值时也必须进行其他广泛的经济改革,开放市场,减少政府对经济活动的干预。

托纳尔森承认,中国很大一部份的出口来自中国的外资公司。但是他说,这同时也说明,中国不是美国产品的一个重要消费市场,也表明中国不是一个主要的增长市场。

*贸易逆差不是坏事?*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美国的贸易逆差并不一定是什么坏事,因为在逆差更糟糕的时候,美国经济的表现反而更好。

不过,美国工商委员会的托纳尔森则认为,美国的贸易逆差如此之大,而且增长如此迅速是令人担忧的。

他说:“随着我们越来越依赖外债来支撑我们的生活水准,我们就容易受到外国人对我们的信用声誉失去信心的影响。如果外国资本的流入大大减少或是中断,我们的生活水准就会急剧下降。另外,贸易不平衡也是今后经济竞争力的有力指标。”

托纳尔森说,由于美国的贸易逆差涵盖了很大部份的生产部门,特别是制造业,因此这强有力的显示,美国作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生产者的日子已经结束了。他认为,要想解决贸易逆差的问题,美国必须对所有的进口产品提高关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