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39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十字架标志和宗教自由之争


最近,加州圣迭戈市一位联邦法官下令市政府把矗立在一座公园山顶上高29英尺的大型十字架挪走,否则每天要交纳5千美元的罚款。这个十字架是美军阵亡将士纪念碑的一部份。

法庭做出这个判决的依据是,十字架是基督教的标志,在公园里放置十字架,违反了政教分离的原则以及美国宪法禁止确立国教的规定。

但是,持反对意见的人士反驳说,世界上很多国家都用十字架纪念战争中的阵亡将士,它是为国捐躯的牺牲精神的最佳体现。

他们指出,这场诉讼实际上是某些人在发起一场运动,试图把上帝从美国公共生活中赶出去。下面,我们来回顾这个案子的起因,并分析它在美国公共生活中的影响。

*十字架战争纪念碑的来历*

1913年,加州圣迭戈市一些居民在索莱达山上建造了一个十字架,十字架几经毁坏,1954年重新修复后,私人组织“索莱达战争纪念碑协会”又以它为中心建造了纪念朝鲜战争阵亡将士的纪念碑。

纪念碑位于风景秀丽的索莱达自然公园里,成为阵亡将士的家人悼念已故亲人的地方,也是圣迭戈市非常吸引人的旅游景点之一。

*无神论者把政府告上法庭*

1989年,圣迭戈市一位越战退伍兵、无神论者菲利普.保尔森(Philip Paulson)把圣迭戈市政府告上了法庭,他要求法院下令市政府把这个十字架挪走,理由是美国宪法禁止确立国教,而且加州宪法也禁止在公共土地上展示宗教标志。

他提出,十字架作为基督教的标志,应该放置在私人土地财产上或是教堂的草坪上,而不应该放置在由纳税人资助的公园里。

这个案子经过州法院和联邦法院,圣迭戈市政府连连败诉,但是它始终不放弃通过其它办法来挽救这个十字架标志的努力。

圣迭戈市政府最初想把属于市政府的这块土地的财产权卖给“索莱达战争纪念碑协会”。

但是,法庭判决说,“索莱达战争纪念碑协会”是一个坚持要保留十字架标志的组织,市政府把土地卖给这样的组织不公平。

这个案子最后上诉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联邦最高法院拒绝受理此案。

之后,加州的一些议员又试图通过一项议案,把这个带有十字标志的战争纪念碑以及它所在的土地财产权转交给联邦政府,使它成为联邦战争纪念碑,并由国家公园署管理。

2005年,圣迭戈市民举行投票,76%的选民投票赞同这一土地转让,但是,法庭后来判定这种做法违反宪法。

2006年5月3号,联邦法官汤普森又做出判决,下令圣迭戈市政府在90天之内把十字架从索莱达自然公园的山上挪走,否则每天要面临5千美元的罚款。

*选民要求保留十字架*

参与建造十字架纪念碑的“索莱达战争纪念碑协会”的主席威廉姆.凯洛格(William Kellogg)表示,不同的人对索莱达山上的十字架可能会有不同的理解,有些人把它视为一个宗教标志,还有些人只把它看作是一个纪念碑而已。

他表示,作为一个私人组织,他们有权选择它认为恰当的标志纪念美军阵亡将士。

凯洛格说:“‘索莱达山战争纪念碑协会’是为纪念韩战阵亡将士建造这个十字架纪念碑的。十字架的标志在欧洲和南美被同样使用。我们觉得,使用这个标志纪念阵亡将士再恰当不过了。我们是私人组织,不是政府机构,我们有选择使用什么标志纪念阵亡将士的言论自由。我们认为,把这个十字架挪走或拆毁,对在战争中失去亲人的家庭来说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情。”

查尔斯.利曼德里(Charles LiMandri)在这个案子中代表要求保留十字架纪念碑的圣迭戈市民。

他说:“我们的观点是,十字架用在这个场合下非常恰当,它代表了一种牺牲精神,体现了阵亡将士为国捐躯的忠心,这个十字架纪念碑也给阵亡将士的家人带来盼望。他们中间有些人是基督徒,他们相信人死后会复活,而且有朝一日他们会看到自己的亲人。”

圣迭戈市市长杰里.桑德斯(Jerry Sanders)表达了市政府的立场。

他说:“这是一座战争纪念碑,而不一定是一件宗教艺术作品。这个战争纪念碑是圣迭戈文化的重要组成部份之一。全美各地都有一些带有宗教艺术作品的战争纪念碑,它们属于联邦、州或地方政府的财产。这个战争纪念 碑只是其中的一个,它不是最近才建造起来的,它在这里有50多年了。我们认为,它应该继续留在这儿。”

*无神论者一方要求把十字架挪走*

无神论者菲利普.保尔森到法庭上控告圣迭戈市政府在公园里放置十字架,违反了美国宪法不能确立国教的条款。

他的代理律师詹姆斯.麦克尔罗伊(James McElroy)指出,圣迭戈市政府把作为基督教标志的十字架放置在圣迭戈市公园里,由纳税人提供资助,这违反了美国宪法。

麦克尔罗伊律师说:“美国宪法规定政府不能偏袒任何宗教,法庭每次的判决都认同我的观点,并指出宪法的确是这么规定的。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利是至高无上的,超出任何其它法律和法规。宪法所赋予我们的是这个国家最重要的权利。”

麦克尔罗伊解释了宗教标志在美国之所以引起轩然大波的原因。

他说:“美国人非常在乎宗教标志,这可以追溯到建国之初,当时很多人为了躲避宗教迫害从欧洲大陆来到美国,因为不属于英国确立的国教的就会受到迫害。因此,美国的开国先父在制定宪法时,首先赋予人民两项非常重要的权利,一项是言论自由,另一项是宗教自由。宗教自由意味着政府不能干预宗教事务,也不能偏袒任何宗教。美国人对这两项权利非常重视。有些基督徒热衷于在公共场所放置十字架,而反对派人士则认为政府不应偏袒任何宗教,他们设法把十字架从公共场所中挪走。”

麦克尔罗伊律师指出,除了十字架的问题外,保守派基督徒和反对派人士之间,在涉及堕胎、同性恋权利以及是否在公立学校教授进化论等一系列领域,正在展开一场文化斗争,从这个意义上来看,这个案子的判决非常重要。

麦克尔罗伊谈了他参与这个案子诉讼的原因。

他说:“作为律师,我对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非常热衷。我们的国家在种族、文化以及宗教方面越来越多元化,政府应该张开双臂,欢迎每一位来到这个国家的人,无论他是哪个种族的人,来自怎样的文化背景,以及信仰的是什么宗教。这种宽容精神和文化的多元性,是我们建国的基础。如果政府发出的信息是它偏袒某一种族,某一文化或某一宗教,它就是错误的。”

麦克尔罗伊律师认为,宗教属于个人信仰,应该把它局限在个人和教会生活里,而不应该使之扩展到政府和学校等公共领域。

*美国社会更广泛的文化之争*

代表圣迭戈市民的利曼德里律师说,维吉尼亚州的阿灵顿国家公墓以及美国在法国和荷兰的美军公墓也有成千上万纪念阵亡将士的十字架。如果挑战方胜诉,这些十字架标志的存在就会面临威胁。

他认为,这个案子反映了美国持续不断的文化斗争。

利曼德里律师说:“一群主要由‘美国民权联盟’资助的顽固组织试图把上帝从公共领域里赶出去,使美国成为一个不提上帝的国家。他们认为,只要提到上帝就违反了美国宪法。

“但是,美国开国先父,例如乔治.华盛顿,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以及约翰.亚当斯都是非常虔诚的基督徒,他们1789年在制定美国宪法时明确指出,美国的政治体制之所以运作成功是因为它以宗教和道德为其民主的柱石。没有宗教和道德,人民就不会有自由。他们还认为,人们的权利来自上帝,而不是来自国家,因此国家无权剥夺人民的权利。如果政府没有上帝的存在,就会产生压制政权。但是,一些无神论者,又称世俗至上主义者试图把上帝从公共生活中赶出去,他们这么做对美国政治体制的基础构成了威胁。”

利曼德里律师指出,这个案子实际上具有更广泛的意义。他举例说明了反对派人士如何在各个领域削弱上帝在美国公共生活中的影响。

他说:“他们在全美各地提起诉讼,试图把钞票上印有国训‘我们信仰上帝’的字句删除,还设法把象耶稣诞生这样的宗教象征挪走,他们不允许在公共场所展示作为美国法律基础之一的圣经十诫,甚至不允许人们在效忠誓词中提到上帝。效忠誓词说美国是在上帝之下统一而不可分割的国家。法庭的判决将决定究竟哪一方的国家前途的理念会获胜,我们认为开国先父的开国理念会使人们更加开明,而无神论者则认为没有上帝的政治体制更好。”

*选民的意愿不可违背*

圣迭戈市检察官迈克.阿吉雷(Mike Aguirre)表示,市政府准备就最新的判决提出上诉,如果上诉不成功,他们就必须遵守法庭的判决。

阿吉雷表示,在这个问题上,圣迭戈市民投票做出了选择,他的职责是尊重和执行选民的意愿。

阿吉雷说:“由于圣迭戈的选民通过投票对这一问题做出了决定,作为市检察官,我的职责是保护他们的投票意愿,并代表他们争取打赢这场官司。我认为,我们获胜的希望不大,因为这个官司持续了很长时间,而且法庭也做出了明确的判决。但是,圣迭戈人有权在法庭上陈述自己的观点,我们会确保他们的这个权利得到保护。”

*桑德斯市长和白宫商讨解决办法*

但是,圣迭戈市市长桑德斯在这个问题上却显得积极得多。

在联邦法官汤普森5月3号做出要求圣迭戈市立即挪走十字架标志的判决后,桑德斯市长5月22号就来到首都华盛顿会晤了白宫官员,商讨挽救十字架标志的途径。

桑德斯说:“我们下一步打算和白宫官员讨论此事,白宫和来自圣迭戈市的加州议员杜肯.亨特一直在帮助我们通过议会或联邦公园署开辟一个途径,以国家征用土地的方式,在我们的同意下,把属于圣迭戈市政府土地财产的战争纪念碑转到联邦政府的手中,使之成为联邦战争纪念碑。”

桑德斯市长办公室在这次会面后发表声明说,布什总统清楚地认识到圣迭戈战争纪念碑的重要性。

声明说,虽然参与这次会晤的白宫官员没有做出任何承诺,但是他们保证会对有限的可行办法进行研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