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六四学生领袖赵昕在北京对比今昔


中国大陆继续禁止公开讨论1989年中国军队暴力镇压民主示威者的行动。同往年一样,官方媒体今年还是只字不提六四事件。但对当年的目击者来说,他们对天安门广场内外的镇压仍记忆犹新,他们对推动中国实现多党民主制的努力仍旧充满希望。

*民运人士坚持呼吁平反*

1989年那场民主运动震撼了中国政府,使其不惜对示威者动用坦克和枪支。6月4号之后,许多学运领袖逃亡国外。

但也有一些人留了下来,而且继续大声疾呼,尽管这样做往往要冒极大的风险。每年,他们都要求为死难者平反,重新评价那场造成数百人、也许是数千人死亡,其中绝大多数是年轻人的镇压行动。

赵昕是1989年民运学生领袖之一。他选择留在中国,继续推动人权和民主。他的努力使他身陷囹圄,并且遭到毒打和其他折磨。

*从和平示威到暴力抗争*

赵昕坐在北京一家大学的咖啡厅里,把今天中国的局面同1989年民运之前的中国形势进行了比较。他谈到农民对土地被没收、对不公平的税收制度,以及对危险的污染所感到的愤怒如何演变成了暴力抗议活动。

他说:“那是非暴力的和平示威。但现在,中国到处都是贪官污吏,农民无处伸冤。和(1989年)有相似的地方。由于强力压制,所以许多人使用暴力手段反抗。这就是为什么有这么多人使用暴力争取自己的权利。”

*经济下滑则骚乱难压*

赵昕说,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和这种增长为年轻人带来的机遇,在大学里抑制了动乱的出现。另外,共产党领导人压制异议人士,并控制着媒体。

但是赵昕说,他同当今学生们的谈话使他相信,如果一旦出现经济下滑,那么仅靠压制本身恐怕不足以控制骚乱。

他说:“说实话,我们这一代人不象年轻一代那样聪明。我们过去对他们(共产党领导人)抱有很大希望。我们并不真正了解他们,一直对他们抱有希望,直到六四,直到他们惨无人道地镇压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但是今天的学生就非常不一样了。他们心里对现实非常清楚,但是他们把这个放在心里,因为他们在等待未来的时机。”

中国政府曾经把1989年示威称为反革命暴乱,说是必须镇压,以保证为中国带来繁荣的稳定局面。

有一些温和派,其中包括死难者亲属,提出应当讨论六四镇压行动,但是他们并不主张政权更迭。他们只是要求知道那些失踪人员的下落,要求有公开悼念死者的权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