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0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析中国企业并购法规混乱缺乏透明


随着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越来越密切地融合在一起,中国企业与外国企业的并购正在呈现越来越大的势头。但是,经合组织认为,中国如果不能尽快纠正相关法律条例的混乱、缺乏透明等问题,中外企业并购的进程就有可能受到严重阻碍。

“并购”是指企业之间的兼并或收购,通常是企业快速扩展市场、提升内部治理水平或者扩大业务范围的一个重要手段。随着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之间的融合越来越密切,通过并购的方式来获取外国企业的技术、市场、资金和管理经验就越来越成为中国企业实现自我提升的一个重要手段,也将是中国吸引外国直接投资(FDI)的一个新的重要方式。

*戴维斯:中国企业参与并购数量增加*

经合组织高级经济学家肯.戴维斯星期三在华盛顿演讲的时候表示,中国企业参与并购相对来说还比较少,但数量正在快速增加。

他说:“我们从宏观角度来看,跨国的并购活动在90年代末比较集中,成为外国直接投资流动的主要形式,经合组织成员国之间以及世界其它国家之间的并购活动都时有发生。网络泡沫破裂之后的两年,并购高潮回落,但在最近两年有再次活跃起来。这次中国也参加了进来,进行了几次尝试。但跟发达国家相比,中国进行的并购活动的规模还比较小。”

*戴维斯:并购有助加快中国企业发展*

不过,戴维斯指出,中国获得的外国直接投资数量虽然在发展中国家是最多的,甚至一度超过了美国成为世界第一,但是,他认为中国的FDI中目前并购的部份并不大,这是一个缺陷。戴维斯表示,高质量的并购不仅能够给中国带来经济发展所需要资金,而且更重要的是,通过并购获得外国的管理人才和技术,从而加快中国企业的发展。

戴维斯这位经合组织的经济学家在中国东北进行过多次考察。东北是中国大型国有企业改革的重点地区,非常需要外国的资金和管理经验。戴维斯在考察中发现,中国政府虽然也鼓励国企和外国企业进行并购,但在实践中并没有提供相应的支持并购的环境。

*戴维斯:三大类问题 五条政策建议*

戴维斯把这些问题归纳成三大类:一是法规条例缺乏透明度,二是对外国企业的限制太多,三是企业运作也缺乏透明度。

戴维斯说:“有一些项目是在谈判的最后阶段告吹的,这些项目的规模很大。告吹的原因是政府突然决定项目内容属于国家战略资产。外商就表示,什么是‘国家战略资产’?为什么不能早点告诉我们?给我们解释清楚?”

经合组织在刚刚发表的《2006年中国投资政策报告》中给中国政府提出了五条政策建议。这就是:进一步放宽对外国企业所有权的限制;提高规章条例的透明度;采取国际标准和透明的并购程序;进一步改善企业治理;彻底开放资本市场。

*陈懿华:中国政府理论与现实脱节*

华盛顿明茨莱文律师事务所(MINTZ LEVIN)律师陈懿华多年为美国企业提供并购方面的法律咨询。她对戴维斯提出的中国在并购方面存在的问题深有同感。不过,她还提醒美国企业去中国做交易的时候还要注意中国政出多门的问题。

陈懿华说:“中国政府的理论与现实之间存在着脱节。理论上说,中国是一个中央集权的国家,但实际上权力并不集中,分散程度甚至超过了美国。”

陈懿华指出,中国名义上是中央集权,但实际上,各省市还有自己不同于中央的规章条例,对同一个商业行为可以用好几种相互不同的甚至是重复的法规进行解释。比如,一个涉外并购案在得到政府临时批准之后,有关部门会通知你要对这个案子进行审查,看它是否违反了竞争法。但正在拟议中的反垄断法也有并购条款。陈懿华表示,一旦反垄断法生效,势必会对一个并购案进行两套有不同标准的审查。

陈懿华强调,中央讲开放,地方搞保护,政出多门,法规相互矛盾。这些问题不仅阻碍外国企业在中国的发展,而且也妨碍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