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记者手记:德国历史的光荣与耻辱


很早以前就听说过很多有关纽伦堡故事,特别是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对纳粹战犯的审判。纽伦堡成为2006年德国世界杯的12个主办城市之一,使记者得以到这里亲自看一看。

纽伦堡的火车站坐落在城市的中心,街对面是古老的纽伦堡,原来这里确实曾是一座堡垒,一度是庞大的罗马帝国的首都,也是德国文艺复兴的中心。

旧城墙剩下的不多了,两个圆形的城楼依然存在。

旅游纪念品商店的主人是一位和蔼的留着白胡子的老人。他告诉记者,这座古城楼建于1525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纽伦堡受到盟军的猛烈轰炸,大部份旧城荡然无存,这座城楼也是后来重建的。他指着城楼说:“你看,凡是有洞的石头都是原来就有的。因为古代没有起重机,只有打了洞才能把石头抬上去。后来的石头就没有洞了。”

而纽伦堡之所以受到猛烈轰炸是因为这座城市和纳粹的关联。希特勒上台后考虑到纽伦堡的光荣历史,就把纽伦堡当成他的根据地之一。他规定,纳粹党的全国代表大会要永久性地在纽伦堡召开。记者在前往世界杯赛场的路上就看到了这座圆形建筑。导游书上所说,它比罗马竞技场还要大。

*旧城楼下的球迷父子*

星期一纽伦堡没有球赛,城里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在旧城楼下面悬挂着一个电视屏幕,一些球迷在这里一边喝啤酒,一边看球赛。

在一张长桌子边,有来自美国密西西比州的一对父子。父亲名字叫詹姆斯,儿子名叫布莱恩。父子两人都是足球迷,已经在德国观看了美国队的两场比赛,还要等到看完美国队和加纳队的最后一场比赛后再回国。

记者请詹姆斯谈谈美国队从小组出线的希望。他承认,美国队进入下一轮比赛的机会是很小的,但是加纳队的两名主力队员都得到了两张黄牌,不能参加和美国队的比赛,所以美国队只要能大比分赢得比赛而意大利队战胜捷克队,美国队还是能够出线的。

谈到美国队和意大利队的那场球,詹姆斯开始滔滔不绝地聊起来。他说,一场球赛中出示三张红牌,这在世界杯历史上还是少见的。而司线员判断有误,美国队的三次非常好的进攻都被判为越位,否则尽管美国队以9人打10人还是有获胜机会的。

詹姆斯说,他在新泽西州长大,从小踢足球,而他的儿子在他的影响下也很喜爱足球运动,还是高中校队的成员。这次能够花两个星期来德国看足球,真过足了瘾。谈话中间,又有两 个美国球迷凑了过来,热热闹闹聊了起来。

告别了这几位美国球迷,记者又沿着石头块砌成的道路向前走。太阳快落山了,水果摊的主人在收拾摊位,一位上了年纪的小提琴手坐在广场上演奏乐曲,大教堂在夕阳的映照中显得格外高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