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评论北京考虑收回地方政府征地权


据中国媒体报道,北京当局正在考虑收回地方政府征用土地的权力,要求所有这一类的行动都需要得到北京的批准。这被认为是中央政府为了遏制地方官员在土地使用问题上猖獗的滥用权力和大搞腐败活动所进行的努力。有分析认为,北京当局采取这种中央集权化的措施违背了市场经济原则。但另一种分析则认为,这项措施只会让官员受贿的级别更上一层楼而已。

*地方官商勾结*

西方媒体多次报道说,近年来,中国许多地方官员和开发商勾结在一起,乱批土地,侵犯农民的地权,中饱私囊,从而造成了严重的社会不安,也激起了农民多次的抗议和暴乱。

中国发行量很大的报纸《21世纪经济报道》说,中国的中央政府正在考虑改革土地审批制度,把有关土地的所有合同的审批权收回到中央。就在这篇报道发表不久之前,中国土地资源部就曾对某些城市90%以上的土地征用合同都是非法的这一问题公开表示了担心。

*收权损害市场经济?*

亚洲时报刊登一篇署名方德豪的文章,题目为《土地滥用:北京的改革方案》有副作用。文章作者认为,尽管没有人会否认中国政府打算解决的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但是恢复中央集权的措施与市场经济的原则相抵触。

普林斯顿大学当代中国研究杂志主编程晓农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他不同意这种观点,这是因为中国本来就没有正常运转的市场经济。

他说:“我并不同意这位记者对这个问题的这种判断。因为中国的土地批租在各个地方政府,从来就和市场经济没有关系。那是一种官商勾结的结果,官商勾结并不是市场经济。西方媒体和中国的媒体习惯于对中国现在的制度加以包装,把它说成是市场经济。其实,现在这种官商勾结在中国是极为普遍的现像。所以,剥夺地方政府的这种批租权只不过是阻断地方政府的一种官商勾结行为,跟市场经济是否能正常运转毫不相干。”

*集权之弊*

亚洲时报的这篇文章还说,把土地审批权收回中央还有可能产生其他一些副作用。例如,新的中央集权政策将会产生新的国家垄断以及加重办事拖遢的官僚作风,从而减缓或中止许多必要的建筑工程。另外,由于中央官员不熟悉地方的情况,因此在审批过程中就会犯更多的错误。还有一个副作用就是,这个新措施会鼓励那些开发商和承包商为了获得合同向中央政府官员行贿。

*地方政府更腐败*

然而,中国当代研究杂志主编程晓农对这种观点也持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提出这种观点是因为作者把自己的结论建立在一个并不成立的假定之下,并且说,实际情况是,中国的地方政府比中央政府更腐败。

他说:“它那个副作用是建立在,如果没有中央政府的干预,那么在地方政府的运作下,中国就有正常的市场经济。这个假设不成立。没有中央政府的干预,地方政府的干预同样破坏市场经济。中国现在土地批租的乱批就是地方政府瞎干预,为了自己的利益官商勾结的结果。

"这本身就说明市场经济不健全。所以,有了中央政府的干预,当然会增加所谓国家的行政手去插手经济事务,但不等于说没有中央的手,地方政府的手就是有助于市场经济的发展。其实地方政府的手比中央政府的手更黑。”

*贿赂对象转移*

尽管程晓农也肯定中国政府在土地征用问题上准备收权的措施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他指出,这项措施还是难以达到预期目的。因为中国土地资源部已经有过上梁不正的例子,说明中央政府未必比地方政府廉洁。因此,今后还会出现政府官员受贿的案件,只不过是贪官从地方走向中央而已。

他说:“因为所谓中央政府就是具体落实到国土资源部。那么如果把各个省的土地批租权集中到国土资源部,那只是换一个收取贿赂的对象而已。没有人能假定国土资源部就一定比地方政府清廉,因为上一任国土资源部部长田凤山刚在任上垮台没多久,那就是一个贪污的例子。国土资源部其实在过去这些年里头并没有少从地方政府的交易中得到好处。如果现在把这个权力上收,那只是说好处费更多的是从给地方政府官员现在要改成给中央政府官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