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分析中国银行信贷六月大幅度下降


据中国官方消息,中国的银行信贷发放数量在6月份出现大幅度下降,显示央行收紧信贷的努力收到了成效。但专家认为,这种突然大幅度下降主要是通过行政手段取得的,可能会对经济产生不良影响。

今年上半年中国急速增长的银行信贷引起经济学界普遍的关注,因此,星期二当中国人民银行、也就是中国的中央银行关于6月份银行信贷同比下降22%的报告出来之后令很多专家感到意外。

*政府政策开始转向*

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盖保德对记者表示,信贷这样大幅度的收缩可能预示中国政府的政策已经开始转向。

他说:“22%是巨大的幅度。这意味着中国政府确实动了真格,决心通过行政手段把投资增幅拉下来。6月通常是经济活动繁忙的月份。在一年之中,企业要核算、要做下半年规划。 5月、6月份不比1月、2月份。银行信贷收缩幅度这么大给人的感觉是政府的政策在转向。”

*信贷猛增之后的信贷收缩*

央行报告说,6月份,银行新增贷款3600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减少1027亿元,降幅22%;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长幅度为18.4%,低于5月份的19.1%。

信贷收缩是在今年头五个月信贷猛增的背景下发生的。今年1月到5月,中国新增贷款1.8万亿元,占央行全年目标的70%,同比增长80%以上。M2的增速超过19%,高于央行年初确定的16%的增长目标。

为了控制投资的大幅增长,给经济降温,中国央行先后通过提高利率、要求银行增加准备金比例、严格对贷款人的资格审查等多种措施。中央政府还严格限制兴建新的钢厂、豪华别墅等大的项目。

*用行政手段对经济效益不利*

华盛顿知名中国经济问题专家盖保德认为,北京采取的这些措施中行政手段占很大比例,将对经济效益产生不利的影响。

他说:“很难想象这些措施是出于经济原因而不是出于行政理由。所以,在某种意义上说,信贷收缩是对某些行业施加强力行政控制的结果。一般来说,这种方法并没有什么经济效益,会伤害到投资效益。央行虽然也使用了加息的手段,但由于利率在中国经济中并不象美国那样占支配地位,所以实际作用并不大。”

*信贷收缩为临时现像*

中国经济在今年第一季度增长了10.3%,远远高于官方设定的目标8%。目前,中国官方媒体认为,第二季度增长的幅度不会低于10%,全年增幅也将在10%以上。如果银行信贷在下半年能够保持目前的水平或者进一步下降,全年增幅会不会明显低于10%呢?美国瓦乔维亚银行的首席全球经济分析师杰伊.布莱森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表示,这种可能性并不大。

他说:“如果今后信贷继续保持疲软状态,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将会放缓。2004年就曾经出现过。当时北京担心经济过热就开始采取措施,限制某些行业的发展,如钢铁、水泥、房地产等。但几个月后,北京看到降温有些过度,便逐步放松调控。所以,我的感觉是,如果信贷下滑太多,紧缩手段可能会有所放松。”

布莱森估计,6月份的银行信贷大幅度下滑是一个临时的现像,很难据此而做出中国经济增长将明显放慢的判断。再说,国有银行的贷款在中国全部投资中所占的比例只是一小部份。投资的主体是民间自筹资金,因此布莱森认为,6月份的数据对经济整体的影响将是有限的。

*经济过热风险比前两年小*

在银行信贷大幅度回落的同时,中国国家统计局报告说,今年上半年城市固定资产投资还在继续大幅度增长,增幅为31.3%;而前五个月的增长幅度为30.3%,前四个月的增幅是29.6%。

最近三个月固定资产增幅逐步攀升的势头使得许多经济学家担心,第二波经济过热可能正在出现。瓦乔维亚银行的布莱森也承认中国经济存在出现过热的风险,但这种风险比起2004年要小得多。他对记者说:“还是有一点风险的。但我并不认为这个风险要大于两、三年前,大于2003年。那时确实存在过热的风险。现在的风险似乎要比那时小得多,严重程度也低得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