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30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美作家探讨如何改善女囚母子关系


美国监狱系统女性囚犯的数量增长最快。目前正在接受某种形式拘押和监管的妇女数量超过95万。一些监狱改革倡导人士说,铁窗岁月或许会使囚犯偿还她们欠社会的债,但是从长远来看社会最终是受损失的一方,因为监禁对女性囚犯的家庭往往会造成毁灭性的影响。

在完成了有关纽约市为有问题的少女提供最后高中机会的这部书之后,新闻工作者克里斯蒂娜.拉斯伯恩又把目光转向下一站,也就是关押着许多年青妇女的监狱。她在随后的五年里采访了关押在马塞诸塞州MCI弗雷明汉监狱的女囚。

拉斯伯恩说:“我做研究的MCI弗雷明汉是美国历史最久的女子监狱。那里是进行研究的理想场所,因为通过在那里度过那段时光,我了解到这个国家管理女性囚犯的历史以及今天在押的一些女囚的经历。”

*大多女囚不是暴力犯罪者*

拉思伯恩说,她发现铁窗生活的很多方面都很常见。她说:“就象五六百名妇女居住的任何一座建筑物一样,这里真的是妇女聚在一起、设法相互帮助,或许陷入相当痛苦的小圈子的一个空间。不过这里当然不是妇女之间彼此攻击和相互威胁的场所,这种情况在男子监狱里常常发生。这是因为事实上,几乎所有人都不是暴力犯罪者。在被关押的男性囚犯当中,超过三分之二的人是由于侵犯人身权利和财产罪而被关押,比如偷窃、攻击、谋杀等等。同等比率,也就是超过三分之二的妇女是由于只是给他们自己带来痛苦和伤害的罪行而被关押,比如与性虐待和吸毒有关的犯罪。”

拉思伯恩吃惊地获悉在弗雷明汉监狱关押的大多数妇女是她们子女的主要抚育者。她说:“事实上,她们因这些轻罪和非暴力罪行常常要被长期关押,这就意味着她们的子女根本没有人抚养。所以说,我们不仅是因为她们做出的成问题的选择而惩罚这些母亲,而且也在惩罚她们的后代。”

*女囚照顾子女能力令人担心*

在她的《一个隔离的世界:妇女、监狱和铁窗生活》这部书中,拉思伯恩以一些个人的遭遇代替统计数据,描述了她所认识的那些往往令人心碎的女性人物。她说:“我书中的主人公是一个我叫她丹尼丝的妇女。当她被带走的时候,她的儿子9岁。她被释放时,儿子已经14岁了。她被带走时,她的儿子是一个正常的小男孩,他喜欢豆豆公仔 (Barnie Babies)和冰球。在她被释放之前,他的儿子跟爸爸一起生活,一直受爸爸的虐待,后来他爸爸监护权被取消了,他被安置到领养和监护家庭。他从一个家庭换到另一个家庭,被虐待、遭偷窃,直到最后,他为了得到关注而绝望地到商店偷东西。当丹尼丝因初次非暴力犯罪在监狱里被关押五年后获得释放的时候,他自己的儿子因为在商店偷窃而被关进了少年收容所。”拉思伯恩说:“真正最令我感到担心的就是这些妇女照顾孩子的能力。”

麻萨诸塞州众议员凯.卡恩坚决主张保护女囚犯的母子关系。她一直在努力推动多项议案,为女性囚犯提供她们需要同她们的孩子保持联系的知识和手段。卡恩说:“她们被关在监狱期间,孩子们可能有机会和他们的妈妈呆在一起,妈妈也能学会如何同她们的子女保持联系,如何照顾他们,并且学会必要的技能,以便在她们离开监狱之后继续照顾她们的孩子。我认为这有助于她们认识到她们或许将来需要做些什么,考虑什么,而不是重新回到入狱之前的生活中。”

作家拉思伯恩说,有的时候,就象一个免费电话这么简单的事情就可以对孩子造成巨大影响。她说:“在监狱里的大多数人只能从监狱里打对方付费的电话。那就意味着如果她们的孩子在收养所,她们永远都无法给她们的孩子打电话,因为没有任何州的机构接受收话人付费的电话。与我见面并交谈的孩子当中有许多人真的不理解她们的妈妈为什么不能回家。更令人不安的是,他们不明白他们的妈妈为什么在他们的生日或节日时不能给他们打电话。”

*囚犯平均费用超过哈佛大学学费*

拉思伯恩说,使狱中的母亲与外面的孩子保持联系非常重要,同时任何改革现存的刑事司法系统的工作都必须考虑妇女服刑结束后的更大问题。她说:“我们有很大一部份人认为,为监狱中的囚犯提供教育是浪费金钱。其实多项研究一再证明,教育监狱里关押的囚犯而避免她们二进宫比忽略她们要省很多钱,因为在这个国家一名囚犯的费用是每年4万美元。一年4万美元!比上哈佛大学的费用还高,我们却什么也得不到。囚犯甚至连高中毕业证书都得不到。”

拉思伯恩说,这些妇女进监狱之前没有充份就业,可是如果给她们提供适当的教育和培训机会,她们出狱的时候就有机会为她们自己和她们的孩子谋求体面的生活。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时事大家谈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