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0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经济增长加快再令专家不安


新的数据显示,中国经济正在以超过去年的速度增长。这一现像增加了人们对再次出现经济过热的担忧,同时也加大了人民币升值的压力。

*数据:经济增长速度正在加快*

最近陆续出台的中国经济数据显示,经济增长的速度正在加快。经济在第一季度增长10.3%之后,在第二季度的增速看来可能更快。星期四的证券时报估计,第二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幅度可能会高达10.9%。按照这个势头今年全年的经济增长无疑会超过去年的9.9%。

伴随着经济增长的加速,专家们特别关注的固定资产投资也从上一轮宏观调控压缩的低谷回弹起来。今年上半年,固定投资增长达到35%,大大高于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的水平。今年头五个月,银行新增贷款约1.8万亿元,占中国央行全年信贷目标2.5万亿的71.2%,信贷扩张势头一目了然。

中国贸易顺差在今年上半年的增速和去年连长三倍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去年贸易顺差刚刚翻越了1000亿美元的门槛,今年头六个月就已经达到613亿美元。不少专家估计,2006年全年,贸易顺差可望达到1500亿美元。

*陶冬:应尽快采取紧缩措施*

中国经济继续强劲增长固然是好事,但是经济过热的风险令中外许多专家感到不安。

伦敦金融时报星期四以《经济紧缩势在必行》为题发表了一篇报导。报导引用瑞士信贷亚洲首席经济分析师陶冬的话说,“加息和其它信贷紧缩措施不仅是非常必要,也非常迫切。”陶冬估计,采取这些紧缩措施不是几个月之后的事,而是几个星期内的事情。

*莫里奇:不负责任的重商主义政策*

不过,很多专家都注意到,经济增长加速和贸易顺差的急剧扩大跟出口增长过快有着密切关系。他们普遍认为,目前的经济形势突显进一步调整人民币汇率的必要性。

美国马里兰大学经济学教授彼得.莫里奇认为,出口增长过快的主要原因是中国通过人为压低人民币币值、提供出口退税等各种手段刺激出口的增长。他认为,人民币币值被低估,直接商品出口提供了补贴。莫里奇对记者表示,北京的这种做法不仅不利于中国的经济健康,而且破坏了世界经济的平衡发展。

他说:“中国政府采取的是一种不负责任的重商主义政策,威胁到全球经济的活力和正常运转。一个国家不能够垄断出口,指望全世界永远都来买它的产品,以帮助它避免失业问题,弥补它经济决策的失误。”

莫里奇教授认为,中国应当大幅度提高人民币币值,从根本上遏制中国出口增长过快的问题。

*格里斯沃德:应坚持全面经济改革计划*

美国智囊机构卡托研究所贸易政策研究室主任丹尼尔.格里斯沃德反对莫里奇把中国经济快速增长归咎于人民币币值过低的看法。格里斯沃德对记者表示,中国经济强劲增长是世界市场对中国的开放和中国国内经济自由化的结果,但这个增长结果更要求中国要加快提高汇率制度灵活性的速度。

他说:“这是惊人的增长。推动增长的动力是市场改革。这是中国溶入世界经济、推动国内经济自由化的结果。但是这也向中国政府提出了加快汇率改革、增加汇率制度灵活性的要求。如果人民币盯住美元或者某一组外国主要货币,这就会限制中国央行制定适合中国经济的利率政策和汇率政策的能力。增加汇率制度灵活性的好处之一就是,央行可以根据中国整体经济增长的需要确定合适的利率和汇率政策。”

格里斯沃德赞扬了北京在汇制改革方面所表现的稳健做法。但他同时希望,北京在面对贸易顺差急剧增长的时候不要匆忙改变政策,而是要坚持全面经济改革的计划。

他说:“我希望北京不要慌乱,急忙行动,改变政策。我认为中国政府明智的选择是,继续给汇率制度松绑,开放经济,让更多的中国民众拥有自己的房地产,不光是沿海地区的城市居民,也要让农村的居民拥有这种权利。关键就是要继续推进自由市场、自由贸易方面,不要过份在意贸易平衡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