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农村问题专家谈农民权益受损


中国农村问题专家在一份对中国农民权益保护的调查报告中指出,虽然中国政府近年来采取了一系列有利于农村和农民的政策,但是基层政府往往忽视农民权益的保护。一些专家甚至提出,农民问题解决的好坏,将影响到中共政权的稳固。

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院长李小云教授领导的一个农村问题调查小组,最近对全国6个省60个村庄的628位农民进行了一项问卷调查,调查的目的是对国家取消农业税后农民权益的状况进行研究,以便为农民权益保护法提供一些具体的支持。

*支农政策 农民欢迎*

李小云教授首先对国家农村政策中积极的一面表示赞许。他说,近两年,中央政府对三农问题开始给予重视,除了取消农业税,政府还对农村教育实行一费制,并且在贫困地区实行两免一补(两免是指免学杂费和书本费,一补是指补助住宿费)。李小云说,这些有利于农村,特别是有利于穷人的政策,受到农民的欢迎。

李小云:“总体来讲,农民问题,三农问题正在进入到可以得到解决的良性道路上来。问题是中国现在还处于工业化的初期阶段,农业作为一个提供原始积累的角色还没有得到完全的改变。所以,牺牲农业,牺牲农村,牺牲农民的利益的情况,是发展过程中的结果,不容易一下子得到改变。所以,农业和农民到现在还是落后于城市以及非农产业。农民的状况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基层政府往往忽视农民权益*

李小云教授进一步指出了中国农村存在的问题:

“第一,农业生产资料价格的上涨影响到了农民从政府支持农业中所获得的收益,这有一定的抵消作用。第二,我们发现,有相当多的农民,有百分之二十多的农民经常会遇到农业生产资料质量不高,伪劣农业生产资料的情况,这方面的权益受到了损害,这也是农业法中重要的内容。第三,我们还发现,农民的土地权益最容易受到侵害。很多农民都遇到土地被征用的情况,被征用土地的农民没有得到合理的补偿。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发现是,基层政府往往很忽视农民权益的保护,甚至有侵害农民的现象。”

李小云教授指出,由于现行司法体系远离农民和远离农村,所以农民不愿意通过诉讼途径解决上述问题。李小云教授呼吁在政策上对导致城乡差距日益扩大的城乡二元结构进行调整,同时把农民权益保护的问题尽快纳入立法。

*支农基金给腐败提供机遇*

中国民间三农问题研究机构“三村大地社会研究院”院长牛玉昌指出,国家目前对农村的政策并不能解决农村的根本问题。

牛玉昌:“国家农村的政策对农民就象对癌症病人打杜冷丁一样,只能缓解麻醉一时,根本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同时国家拿出几千亿的资金支持农村建设,就等于给中国的腐败造成第二次机遇。根本解决不了农村的实际问题。”

*土地差价大 农工剩余价值高*

中国管理科学院农业经济技术研究所副所长姚监复指出,从纵向上看,农民的境况确比过去改善了,但是横向比较,特别是和城市以及非农产业比较,农民仍有很多不满。

姚监复:“我觉得现在有两个问题一定要注意,使农民感觉到他们得到了公平对待。第一是土地问题,如果土地卖掉一亩地,给农民一万、两万或十万块钱,而实际农民得到的比较少,因为转手卖给开放商就可能是50万块钱。如果卖给农民10万块钱,很可能乡村还要分掉一些。第二是农民工的权益,农民的平均工资大概一年是5千到6千块钱。但是创造的GDP是2万5,所以一个人创造了2万块钱剩余劳动创造的价值。一个人2万,那么1亿人每年就是2万亿。我觉得,这2万亿是农民到城市打工,为外资企业、乡镇企业、建筑企业以及国营企业所做的贡献。”

姚监复认为,解决农民问题的关键是提高其经济收入。

姚监复:“如果农民的收入没有达到城市居民的百分之70,你给他政治上再多的自由和权利,也不会解决很多的问题。当然这两个是相辅相成的。农民是现实的。他首先要求收入,纵向看是很不错的,但是横向也得注意。否则农民不满意,就可能出现邓小平的警告,两极分化严重了,会要革命的。”

*不只是平权问题而是政权问题*

当年湖北省监利县棋盘乡党委书记李昌平曾上书,以“中国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来形容三农问题的严重程度。当时的中国总理朱熔基曾作过批示。

已故中共领导人邓小平也指出,两极分化就不是社会主义,就可能会出现革命。姚监复提醒人们不要把中国的农民问题仅仅看作是平等权利的问题,而应该看作是共产主义政权能否巩固的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