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0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专家评中国民乱增多政府控制减弱


据报导,上个月三百多名挥舞着刀和土枪的农民在湖南湘阴县发生宗族械斗,当地警方派出大量警力前往镇压。中国问题观察家说,最近中国社会民乱越来越多,一方面说明中国政府对社会的正面控制功能正在削弱,而另一方面,政府在使用武力镇压民乱方面越来越强硬。

*农民进城暴乱湘阴县城交通瘫痪?*

法新社报导说,械斗发生在7月25日的湖南省湘阴县。据目击者说,来自杨林寨的将近三百名农民进入湘阴县城,他们头上和手上缠着红布条,有拿长猎枪的,有拿土制手枪的,有拿砍刀的,有拿铁棍的,足足有二三百人之多。

他们一边走一边喊,一边朝天鸣枪,整个县城的交通全瘫痪了。他们边走边砸店,主要是一些理发店和KTV。暴乱的农民还前往县公安局,在混乱中,一辆警车被掀翻。法新社援引其他目击者的话说,受伤的人中包括湘阴县的县委书记。

事件发生之后,湘阴县的一些人对杨林寨乡在县城的一些店铺进行了报复。据目击者介绍说,杨林寨人在湘阴县开设的11家店铺全部被砸坏。目击者说,县城的警察目睹这一切发生也不阻止,打110电话报警,但是没有人理睬。

*外来移民和原住民摩擦不断*

中国媒体没有公开报导这一事件,围绕这一事件的细节以及死伤人数的各种目击者的说法相互冲突。

据报导,湖南湘阴等地生活着大批早期三峡水库移民,因当地生活条件恶劣、血吸虫病蔓延以及官僚腐败而常年上访。

湖南湘阴的外来移民和原住民先前就发生过摩擦,因政府解决民间冲突不力,一度爆发了大规模的骚乱。据称民众曾捆绑扣留当地官员,后来当局动用军警才平息了骚乱。

居住在湖南省岳阳市湘阴县杨林寨乡的农民大部份是从湖南新化县移民过来的,长期以来,这些外来移民声称受到湘阴当地人的歧视,杨林寨过去也和邻村的人发生过械斗和冲突。

*何清涟:出现失控和加强压制两种趋势*

美国前芝加哥大学访问学者、著名的中国社会学家何清涟女士分析说,这场械斗说明中国地方政府在控制中国社会方面出现失控和加强压制的两种趋势。

何清涟说:“中国地方政府的控制能力可以从两方面看。正的方面,包括政府的行政管理,咨询电话,110等等即打即通,到现场抢救等,履行职责等,这方面的政府的能力是越来越削弱了。但是,另外一方面,就是控制能力的反面,也就是镇压能力,应该说是越来越强了。

“近几年来,警力不断增加。尽管警力的增加受到编制的约束,正规警力不能超编,但是非编制的警力,各地的保安大队,防暴队,越来越多。这些人不在正规警察的编制之内,是地方政府另外筹款养起来的。这些人往往是在突发事件一出,能够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他们是按照防暴警察的标准装备起来的。催泪弹,高压水龙头,各种各样的橡皮子弹等,都配备。”

*调查:中国是最缺乏平等的国家之一*

据世界银行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中国如今是世界上最不平等的国家之一。 中国的经济飞速发展,一些城市人口从中受益,但是农民们却被抛在了后面。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民怨不断上升。

骚乱和暴力示威此起彼伏,中国官方公布的统计数字表明,在2003年,中国发生了将近6万起地方骚乱事件,平均每天发生164起民乱。

*何清涟:控制信息营造虚假太平*

何清涟女士介绍说,中国人大最近制定了《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对报导民乱以及大规模灾害性事故的媒体进行了限制,这也是为什么湖南民乱在媒体上没有得到任何报导的原因。

她说:“《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真正的要害是限制媒体,未经政府允许,不得擅自报导。要由地方政府统一发布信息。”

何清涟表示,中国政府用法律的形式名正言顺地剥夺公众知情权,再次强调上级政府对下级政府的权威性,只有政府权力嚣张肆虐,而没有民众权利的立锥之地。在当今灾难频出的中国,政府当局已经无法解决许多社会问题,于是只好用鸵鸟政策,将头埋在自己用政治暴力堆起来的沙堆里,用控制信息来营造虚假的太平景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