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0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国民调显示公众对国会印象不佳


关于布什总统一年来公众支持率很低的问题,民众已经有很多评论和见解。但是民意测验显示,美国公众对国会也没有什么好印象。

*党派争夺严重影响国会运作*

美联社最近进行的一次民意调查发现,布什总统的公众支持率为36%。但是在接受调查的人当中,只有27%的人赞成国会的工作表现。

长期在华盛顿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担任国会观察家的诺曼.奥恩斯坦说:“直截了当地说,我们在华盛顿36年多的时间当中,还从来没有看到国会的情况如此糟糕。现在,这个机构陷入四分五裂的状态,如果我们要让我们的立法系统正常运转,就需要极大的改变,才能把国会带回到它应当以及必需所处的状态。”

这些民意调查显示,很多美国人认为国会效率低下,党派之争使之陷入瘫痪,议员们对于政治筹款乐此不疲,以确保自己的席位。

*公众不满针对两党*

反对党民主党人希望能够利用公众对共和党控制之下国会的负面印象,在今年11月的国会中期选举中有所斩获。但是共和党民意测验专家凯利安.康威警告说,公众对国会冷言冷语的嘲讽针对的是民主、共和两党。

他说:“这种反对公职人员的情绪,不仅只是反对共和党的公职人员或者是反布什的情绪,这实际上是一种反华盛顿的情绪。这种情绪和国会院外游说者有关,和政治筹款人有关,可能与民意测验专家有关。”

*金里奇:未能有效监督总统*

在那些敦促国会改变其工作管理方式的人当中,有一位是共和党籍前国会众议院议长纽特.金里奇。他说:“没有能够进行有效积极的监督,不仅有害于国家,也对总统不利,因为这意味着你在切断一条重要的民意反馈环节,这个环节在告诉大家,自己没有效用。”

金里奇表示,美利坚合众国的创建者把国会视为政府3个分支当中最重要的一个分支,与司法系统分支一起发挥监督制衡总统的作用。

*向行政当局让步太多*

托马斯.曼在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长期担任政治学者。他说,目前的国会向行政当局让出了太多的权力。

他说:“关键在于,当政府的每个分支感到其它分支在超越宪法赋予的权力行事的时候,要有所反弹,争取自身的权力。但是很长时间以来,我们一直没有这种反弹。我认为,我们国家已经尝到了这样做的恶果。”

托马斯.曼和诺曼.奥恩斯坦两人合写了一本著作,名为《破碎的分支:国会如何让美国感到失望,我们如何让国会重新走上正轨》。大众对国会感到失望的一个原因是激烈的党派之争。在过去10年里,这种争斗已经成为国会辩论的特色。

美国国会前共和党籍众议员约翰.卡西奇最近来到美国之音的“美国记者会”节目。他说:“在国会,党派分歧的气氛如此浓厚,每个人都身陷其中,每个人也都很难摆脱这种局面。但是,我认为摆脱这种局面是可能的。我在国会担任众议员的时候就置身于这种氛围之外。注意,政治当中最好的部份是为理想而斗争,最糟糕的则是争权夺利。我们现在太热衷于争夺权利。”

*中间人士选择党派之外道路*

一些持政治中间路线的人说,现在是向选民提供其它选择的好时机。曾经在卡特总统执政时期担任白宫办公厅主任的汉密尔顿.乔丹正在从事一项努力,通过互联网为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推选出一位两党共同支持的候选人。

他说:“我们正在争取大量像我这样的持中间政治立场的人士,这些人士往往不太活跃,并不特别关心他们在最近的一些全国性选举中做出的选择,但是认为应该有更好的选择。”

民主党人相信,2006年的国会选举是他们重新夺回国会参众两院当中一院或者全部两院控制权的最佳机会。自从1994年以来,国会两院一直由共和党人控制。

*弗雷:民主党不能心想政治报复*

前美国众议院民主党籍议长汤姆.弗雷敦促他所属的民主党,如果一旦在11月的选举中获胜,一定不要努力强行采取政治报复行为。

他说:“民主党人应该清晰明确地做出强有力的承诺,如果他们再次赢得国会的多数席位,他们将不会进行报复。可以这样说,他们对目前这个时期国会的很多做法感到过份,甚至感到愤怒。但是一定要承诺,在达成多数意见做出决定的同时,要保护少数派的权利。”

汤姆.弗雷和纽特.金里奇都担任过众议院议长,他们两人曾经是政治上的冤家对头。但是最近在华盛顿举行的一次论坛会议期间,他们两位找到了共同之处,他们都敦促国会进行自身改革,不要过于注重政治筹款,而应该加强对行政当局的监督制衡作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