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12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联合国警告亚洲经济应对未来威胁


联合国发出警告说,包括高油价以及美国进一步提升利率在内的若干因素给亚洲未来经济发展形成威胁。这份最新报告敦促亚洲各国政府,在不可预料的市场低迷出现之前,做好应对准备。同时,中国政府提出,能源问题已经成为制约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因素。

*报告指出威胁亚洲经济因素*

联合国亚太经济与社会委员会8月31号发出一份以《风暴前的平静?亚太金融低迷的风险管理》为题的新报告,主要是针对不少亚洲国家因为近年来经济的快速增长,而沉浸在乐观情绪里,无法看清已经出现在地平线上的风暴预兆的问题。报告列举的新风险因素包括,更高昂的油价、发达国家将利率进一步提高、过热的房地产、投资者的过度反应以及传染病的爆发等。

自从2004年以来,美联储已经连续提息17次,利率已达5.25%。日本也在7月结束了维持了5年的零利率。原油价格虽然近来走低,但也徘徊在每桶70美元左右的高价位。

*四条腿走路策略*

联合国该委员会的社会经济分析部主任莎米卡.斯里曼女士参加了这份报告的撰写工作,她说,报告的目的就是为了警告那些亚洲国家的政策制订者,在经济的艳阳天里为未来的急风暴雨立即行动起来做准备。她说,他们为亚洲国家提出了4条腿走路的应对政策。

斯里曼说:“亚洲国家的经济应当在强壮的同时具有弹性,这样风暴来临时才不会折断。各国需要有一个宏观经济的坚实基础,加强对预算、通货膨胀的控制,美元兑换率不要过高。第二,各国还需要有强大的金融系统,如果金融系统不健康,外部的经济环境会给你造成极大冲击。第三,各国的微观经济,包括劳务市场、司法系统、房地产市场等都要规范,因为经济细节会给商业信心带来影响。第四就是加强地区合作。亚洲地区已经有这样的合作架构,但是不够有力。”

斯里曼说,中国近年来的经济以高速度发展。中国有亚洲地区最多的外汇储备,大约为8590亿美元。她说,一旦发生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出现的资本突然外逃现象时,中国有比较强的能力保护自己。另外,中国对资本流动的控制也比较严格。但她指出,中国同其他亚洲国家一样,在经济与全球经济日益融合之际,也同样面对不断变化的全球经济环境所带来的风险,中国也需要适应新的现实,让自己具备抵御风险的能力。

*中国意识到能源问题制约经济发展*

同时,中国政府8月31号发布了《国务院关于加强节能工作的决定》。这份决定说,能源问题已经成为制约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因素,要高度重视能源安全,坚持开发与节约并举。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商德文在接受采访时说,这表示中国政府有风险意识的思路。他说,胡温两位领导人近两年马不停蹄地前往世界各国,特别是非洲和中亚地区的出访,目的之一就是寻找石油。但是,商德文教授认为,中国过去20年的经济发展是以跃进的形式进行的,不顾成本、不顾代价地拼资源、拼消耗、拼增长。

商德文说:“中国的能源最近公布了一个数字,说是降低了能源消耗。实际上今年增加了,指数还上升了。能源消耗量平均起来相当于比美国和日本高3倍,据有些人统计,比日本要高8倍,这是相当严重的。”

商德文教授认为,虽然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头脑清醒,看到问题,但他们指挥不动在中国经济中所占比重越来越大的民营和外资企业,也指挥不动把地方利益放在首位的地方政府。

商德文教授说,从很多迹象看,中共将在17大上出台一些调整措施,否则中国的发展将卡在瓶颈阶段无法获得突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