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专家评论:新华社为争夺媒体市场


中国官方的新华社上个月公布了有关外国通讯社在中国发布新闻的新规定,引起了很大反响。北京的独立评论人士戴晴说,这回新华社虽然打的是意识形态的牌子,但实际上是要争夺利润丰厚的媒体市场。这篇评论代表戴晴本人的看法。

一个月多月前,《外国通讯社在中国境内发布新闻信息管理办法》正式发布。对这则贻笑大方的“管理”究竟如何实施,国人与外人都在翘首期盼,可一天天过去,时至今日,竟未见有哪家触霉头的外讯社因为发布了“政治上敏感的新闻和被认为是禁忌的资料”而受到惩处。

一个月来,大家一直从各个角度揣度:究竟是这帮到处乱钻乱嗅的老外慑于《管理办法》义正词严的威力开始管束自己,让发出的报导从此条条合辙压韵,小学生交作文般地请“新华老大”审阅?还是以“新老大”名义发布《管理办法》的无产阶级新闻斗士们因为自己的张狂孟浪,在总理或者总书记那里小小地吃了一点瘪,眼下还没能立刻发威?

毙于这类“发威”之下的中国文化人,也就是因言论而获咎、获罪的“爬格子”、“写字儿的”,真是擢发难数。不说2000年前被焚被坑的儒生,不说300年前的文字狱、60年前写野百合花的王实味、50年前写大字报的林昭、30年前写日记的王申酉,不都是说灭就灭了吗?

当然,这“威”之所以发得出来,不在那举刀的、持枪的有多么高超的技艺,而在于他们背后的御史、社会部、党委、安全局,最后当然是靠“笔杆子”夺权掌权的毛泽东。

但毛泽东已经从地球消失。到了当代,或者说今天,在他的继任邓小平手里,意识形态大老(胡乔木、邓立群)们也曾以占踞意识形态制高点自诩,以为发威无不告捷,但掀起的风浪(清污、反自由化)持续也不过数周。到了再继任手上,虽说“老传统不能丢”,也只剩下关几家报纸杂志、撤换个把总编辑、 禁掉三五个作家导演了。

应该说,古今之此“威”,无论大小,都发在国人同胞头上,对茹毛饮血、无父无君的洋人,查已发案例,雷声虽大,雨点却迅即蒸发,顶多板起面孔、踢出国门了事。

这回的《管理办法》举的依旧是意识形态牌子,“信息选择权”、“禁忌删除权”云云。但今天什么日子?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公仆们早把神圣的意识形态搁到一边,打的都是“孔方兄”的主意。只一句“从我这儿订”,新华社高冠大袍之下的马脚就露了出来:“利润丰厚的媒体市场”呀。

也不怪无产阶级新闻斗士心里起急:都是“为人民服务”的公务员,怎么你们开煤矿的、批地皮的、玩股市的、倒腾油汽电的全都大把钞票哗哗进,我这管脑袋的就这么窝囊?其实凭良心说,“斗士们”也没窝囊到哪儿去:卡下一条批评地方(或者企业)的新闻多多少少都能捞个万儿八千,但跟人家“银桥、金路、钻石坝”还是没法比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