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29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美国依赖石油进口影响国家安全?


美国一个外交智囊机构报告说,美国对进口石油的依赖会对美国的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事务形成不利影响。报告建议美国政府将能源问题与外交政策结合起来,因为当前美国政府在这些方面还做得不够。然而一些能源经济学者批评说,政府不应当介入自由市场;即便介入也于事无补。

由美国外交政策智囊机构外交关系委员会赞助的一个独立工作组在这份报告中指出,美国对进口石油的依赖扩大了它在战略方面的薄弱面,并且对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形成掣肘。这个题为《美国对石油的依赖在国家安全方面的影响》的报告认为,由于对能源问题缺乏持续性关注,美国的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已经因此受到侵蚀。

*石油生产国将能源作为本钱*

这个报告说,俄罗斯、伊朗和委内瑞拉等石油生产国都有意将能源作为它们达到战略和政治目的的本钱。它们有了这些石油财富,就可以无视美国的政策、并且在追求自身利益的时候,危及美国的国家安全。此外,报告认为对石油的依赖迫使美国必须和能源需求飞速增长的中国和印度等石油进口国进行竞争。

这项研究的负责人詹姆斯.施莱辛格曾任美国国防部长和能源部长。施莱辛格说:“美国在未来几十年面临的挑战是要处理那些因为对石油和天然气无可避免的依赖而导致的后果,同时应当开始向对石油依赖性不大的经济结构转变。”

*能源价格攀高会带来能源革新*

该研究项目的另一名负责人,前中央情报局局长约翰.杜奇在谈到能源革新推动力的时候说:“如果没有更高的交通燃油价格、或者不对生产更多的节油车辆进行规划和激励,以刺激新技术的产生,任何策略都无法行之有效。”

杜奇的话也正是这个报告在探求摆脱对石油依赖方面的一个重要观点,也就是能源价格攀高会在美国形成能源革新的巨大动力。

这个报告进而提议,由于美国在通过对外政策行为实现能源安全目标方面没有太多周旋余地,因此政府应当通过采纳国内政策来实现国际战略目标。具体而言,就是建议政府采纳激励措施减缓以致最终逆转石油产品消费的增长形势。

*把能源问题纳入外交政策制订程序*

报告提出的其他建议还有,鼓励石油来源的多元化;美国应当在增进石油生产国的石油收入透明度所进行的国际努力中扮演更为积极的角色等。这个研究工作组批评美国政府没有有效地强调能源依赖对国家安全所形成的威胁。报告认为,应当把能源问题纳入美国的外交政策制订程序之中。

*学者:政府干预商品自由交易*

这个报告面世后,其中关于政府对美国国内以及全球能源市场进行干预的建议却遭致一些经济学者发出异议。推崇经济自由化的华盛顿经济智囊机构卡托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能源问题学者杰瑞.泰勒批评说,这个报告是在建议政府插手对能源这样在全球市场进行自由交易的商品进行干预。

泰勒说:“如果政府能够比自由市场经济更有效地利用能源,那么我们现在可能应该大谈所谓的‘苏联经济奇迹’或者‘古巴经济奇迹’了。但事实上,当政府试图对市场参与者们说,它比他们更懂得怎样有效利用资源,而结果往往是溃败性的。”

泰勒说,从兰德集团和布鲁金斯研究所等智囊机构的经济学者此前就美国政府的一些节能政策效果所做的研究可以看到,以往制订的能源利用政策没有达到节约能源的效果,而政府反倒为推动实施这些政策花费了巨额资金。

*无法摆脱国际能源市场动荡冲击*

卡托研究所的能源问题学者泰勒还指出,即便美国能够做到能源独立,它仍不可能摆脱国际能源市场的动荡带来的冲击。

泰勒说:“因为石油市场是全球性的。如果沙特阿拉伯的石油供应受损,会导致全球各地原油价格的上涨。同样,如果伊朗因为受到制裁停止供油,美国的油价一样会上涨,尽管美国并没有从伊朗进口石油。因此,他们希望通过在能源方面保持独立,使美国能够免受中东供油中断、或者石油输出国组织在制订产油计划时进行政治干预等问题带来的麻烦。但是这样的推论实际上不能成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