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分析人士评拉姆斯菲尔德辞职影响


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的辞职引起各界密切关注。美国对伊拉克政策会不会受到影响,在多大程度上会受到影响,分析人士有不同看法。

美国国会中期选举中民主党人胜出,在很大程度上反应了选民对伊拉克战争的厌倦和对布什政府处理伊拉克问题的方式的不满。有分析认为,拉姆斯菲尔德的辞职预示着美国对伊拉克战略将会出现变化,但这种变化不会立即发生,其影响也不会立即显现出来。

美国战略和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高级顾问厄尔曼说,在伊拉克问题上,最终的决策权在布什总统手中,如果布什希望改变政策,坐在国防部长位置上的是什么人无关紧要,因为掌舵的是布什,而不是拉姆斯菲尔德。厄尔曼对新国防部长盖茨是否能有效改善伊拉克的局势表示怀疑。

*新的交流渠道*

但也有分析人士认为,尽管国防部长换人不会为伊拉克战争带来什么新的选择,但至少在文职领导人和军方官员之间开辟了一条新的交流渠道。他们谈到,拉姆斯菲尔德这个人属于刚愎自用型,而盖茨从低层做起,一路升迁,最后官至中央情报局局长,善于处理人际关系。盖茨出任国防部长,有助于协调各种不同意见。

有分析指出,拉姆斯菲尔德把重点过多地放在军事高科技和空中打击能力上。《五角大楼的新地图》一文的作者巴内特说,这其中的原因在于拉姆斯菲尔德和布什政府内其他官员对中国的关注,他们认为中国是正在崛起的军事威胁,这是拉姆斯菲尔德手下的对华强硬派和拉姆斯菲尔德力主把大量资金注入高科技战争力量的理由,而驻伊部队的需求则未得到应有的重视。前海军陆战队上校哈姆斯说,如果新任国防部长能够设身处地的为前线官兵着想,至少会对士气产生积极的影响。

*新防长回旋余地不大*

台湾国立中山大学防务问题专家王群洋教授认为,现代战争是立体战争,空中打击能力、高科技军事装备必然是决策者高度重视的因素,相对而言,地面部队则处于弱势,这和什么人当国防部长关系不大。他说:“为了缓和在伊拉克或美国境内低迷的士气,在经费上可能会做一些调整,安抚一下地面部队、或广义上的陆军。对选后的情势必然会有所回应,只是程度的多少而已。”

华盛顿智囊机构传统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卡拉法诺认为,布什的任期还有两年,已经是跛脚鸭政府,新任国防部长并没有太多的回旋余地,难以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做出任何根本的改变。

*国家利益不因个人下台而改变*

台湾中山大学的王群洋教授分析说,国家利益不可能由于某个人的上台或下台而改变,而为贯彻这种国家利益而采取的军事战略或战术也不会因为某些人的职位变动而改变。另外,任何重大改变都必须事先与盟国进行沟通。

王群洋说:“关键就是看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对国家利益的界定、或者贯彻国家利益的手段可能看法有所不同。变动是会有的,但不至于全盘改变,和盟国取得一定的共识,才会做大幅度的改变。对一些分析人士来说,伊拉克战争的前景越来越悲观,所以此时此刻的任何改变都会带来新的希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