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0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对外贸易政策料不会有重大变化


美国民主党在国会中期选举中获胜会在多大程度上对布什政府的现行贸易政策形成制约和影响?这是否意味着自由贸易将陷入泥潭?中国终将为美中贸易逆差付出代价?美国的贸易问题学者认为,国会与政府间新的权力平衡结构不至于导致美国贸易政策的重大变化。

*担心民主党阻挡自由贸易谈判*

倾向于美国劳工利益、对布什政府贸易政策常持批评态度的民主党人在星期二的中期选举中获胜后,不少人担心,布什政府一直推动的双边和多边自由贸易谈判将会在国会面临更多麻烦。

民主党成为下一届国会参众两院的多数党。国会山上的新气候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到美国的贸易政策?这不仅是美国人关心的问题,同样也即刻引发美国主要贸易夥伴的关注和揣测。

英国立场右倾的泰晤士报认为,美国民主党人掌控参众两院意味着“美国对自由贸易协定的热情走到了终点”。而左倾的卫报也认为,由于多数民主党人采取贸易保护主义立场,布什政府在双边和多边贸易协定方面会调整方向。

观点保守的美国专栏作家帕特.布坎南乾脆断言,“一个经济民族主义新时代”已经到来;新国会将会要求恢复传统权力,以对贸易政策进行改革。

*不满布什贸易政策不是保护主义?*

罗伯特.斯考特是倾向美国劳工利益的经济智囊机构经济政策研究所的贸易问题学者。他并不同意对美国贸易走向进行简单定性。

他说:“我反对许多人简单地认为我们要么走自由贸易的路子,要么就是在搞保护主义或者民族主义。我认为,这是对于我们长期以来所遵循的一些贸易政策和它们对美国经济及劳工利益的影响存在广泛的批评意见。”

经济政策研究所的贸易学者斯考特并不认为对布什政府的自由贸易协定持批评意见,就是在搞保护主义。他说,民主党在国会选举中的胜利表明,他们认为布什政府签定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中美洲自由贸易协定在保护美国和国外劳工利益方面是失败的。斯考特认为,关键在于布什政府是否有意愿做出改变。

他说:“问题在于布什政府是否愿意掉转方向,做出一些改变,改善这些协定的可行性。如果他不愿意谈判,那么这些贸易协定谈判在今后两年时间里不会有进展。”

*制衡体制会遏制极端保护主义*

推崇自由贸易的华盛顿智囊机构卡托研究所的贸易问题学者丹尼尔.格里斯沃德也认为,由于民主党人对布什现行贸易政策所持的批评态度,在总统促进贸易授权明年年初到期时,民主党控制的国会恐怕不会通过授权延期。格里斯沃德虽然也承认在今后两年中贸易谈判会因美国国内的行政僵局难有起色,但是新的权力平衡结构也会防止形成极端保护主义的滋生。

他说:“如果你支持贸易自由化,那么也有好的消息,那就是有民主党控制的国会和共和党政府这样的平衡局面,可能很难即刻逆转到保护主义。但是象贸易自由化法案可能不会得以通过。国会内针对与中国、墨西哥等发展中国家进行贸易的批评声音会有所加强。”

一些报导认为,在俄亥俄、宾西法尼亚和密歇根等州,一些民主党议员竞选者将反对自由贸易当作他们的竞选策略,而这些参选者多已成功当选。而卡托研究所的格里斯沃德则认为,其实没有几个参选者完全站在保护主义立场上参与竞选。格里斯沃德说,即便一些支持自由贸易的共和党人输在反对现行贸易政策的民主党人手中,也不应当将这样的局面看成是贸易保护主义的回潮。

他说:“我认为,民主党领袖必将与布什政府在制定美国贸易政策方面进行合作。我不认为在这方面会有什么了不起的进展,但也不见得会有什么倒退。我们有一个平衡的体制:共和党政府将会抑制新的民主党控制的国会中出现极端的贸易保护主义。”

*两党将会讨价还价*

布什政府在共和党失去国会多数党地位后也意识到即将面临的难局。布什总统在星期三的记者会上也表示愿意与新的众议院领袖佩洛西进行合作。据纽约时报报导,即将掌管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的麻萨诸塞州众议员弗兰克表示,他和其他民主党人已经建议佩洛西提出以增加最低工资、学生贷款和扩展可负担住房项目等,换取民主党人减少在贸易方面设立壁垒这样的讨价还价策略。

就此,经济政策研究所的贸易问题学者斯考特认为,这样的策略会赢得国会一些民主党人的支持,但是还不是解决根本问题的方法。

斯考特提到,中国的货币政策导致美国巨额贸易逆差,以至大量美国劳工丧失工作机会等,是布什政府现行贸易政策的败笔之一。他的意见也代表了许多民主党人,甚至不少共和党人的意见。斯考特认为,民主党控制的国会可能会通过类似舒默-格雷厄姆提出的那种法案,敦促中国采取措施,升高人民币的价值。

北京方面已经表示,希望新的美国国会能够在美中双边关系方面扮演“建设性的角色,保持良好的中美关系有助于中美两国人民的共同利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