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国一桩因割礼引发的官司


最近,伊利诺伊州的一位妇女要给自己9岁的儿子动割阳皮手术, 结果被她的前夫,也就是孩子的父亲,告上法庭。这一案件引起媒体的普遍关注。下面我们就介绍这次诉讼的过程。

*割礼的历史背景*

在介绍这个案子之前,我们先来介绍一下什么是割阳皮手术。割阳皮手术,又称包皮环切术,简单地说就是切除男性阴茎上的包皮。

这个手术有两方面的功用。一方面是医学上的功用,这个手术常常被用来治疗和预防某些男性疾病。另外一个功用是宗教方面的,一些宗教把割阳皮看作是男婴出生后一个非常重要的宗教仪式,例如犹太教就把割阳皮看作是割礼的一个重要内容。

据圣经旧约记载,耶和华神和犹太人的先祖亚伯拉罕立约时,要求犹太人所有男子生下来第八天都要受割礼,作为他和亚伯拉罕及其后裔立约的证据。很多犹太人世世代代遵守这一规矩,为家中出生的男婴施行割礼。其它宗教信仰和民族出于不同的原因也有割阳皮的传统。

*割礼的执行过程*

菲利普.谢尔曼(Philip Sherman)是得到以色列大拉比院以及纽约割礼委员会认可的割礼执行人。他的工作是按照犹太教的传统为犹太人的男婴施行割礼。不过,有时,他也会被非犹太人家庭请去给刚出生的男婴割阳皮。

菲利普.谢尔曼说:“我为男婴割阳皮一般只需要20到30秒。如果是非犹太人的家庭,男婴一般由父亲抱着割阳皮。如果是犹太人的家庭,行割礼时,男婴一般由祖父抱着,这被看作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

*美国大多数男婴都行割礼*

上个世纪,90%的美国男婴出生后都被割阳皮,其中一部分人是出于宗教方面的原因,还有很多人是出于健康方面的考虑。当时一个比较流行的观念就是这个手术能够预防和治疗很多男性疾病,甚至可以防止性传播疾病的感染。

菲利普.谢尔曼说:“早在1880年代,就有很多机要派基督徒就遵循圣经旧约的教导给他们的男婴行割礼,很多非宗教人士也给自己的孩子割阳皮。他们认为,割阳皮不仅可以治愈很多疾病,还可以提醒他们的孩子要行为检点,遵守道德。”

不过,近年来,医学界对割阳皮的做法提出了质疑。美国儿科学会发表声明说,没有充足的证据表明出生男婴有必要进行常规的包皮环切术。目前,割阳皮的美国男婴人数据说已经从1970年的90%左右下降到目前的大约60%。

*离婚夫妇为孩子的割礼诉诸法庭*

我们下面要介绍的这个案子发生在伊利诺伊州,一对已经离婚的夫妇因为在是否要给他们共同生育的9岁儿子割阳皮的问题上发生争执,从而诉诸法庭。为了保护这名未成年孩子的隐私,我们在节目中就不公布这对夫妇的身份。

案子的起因是,这对夫妇2003年离婚时在离婚协议书上确定,母亲是孩子的唯一监护人,但是如果孩子需要动任何非紧急医疗手术的话,父亲有权参与有关医疗的决定。

最近,孩子的母亲说,孩子的阴茎多次发炎,要求她设法解除他的病痛。为了免除孩子的痛苦,她决定让他进行包皮环切术。可是,男方在得知这一消息后就把前妻告上了法庭。男方提出,割阳皮会给孩子的身体和精神造成长期的伤害,因此他要求法庭下令阻止进行这次手术。

*父亲坚决反对*

男方的律师阿伦.托巴克(Alan Toback)谈了他们的论据。

他说:“我们邀请的医生证人作证说,除了割阳皮之外,还有其它的治疗方案可以治疗这个男孩儿的阴茎发炎,也就是说,不需要割阳皮也能使他的阴茎恢复健康。医生证人还提出,这个男孩儿已经9岁了,如果要动手术,就需要全身麻醉,这个医疗风险,远远超过了割阳皮所带来的好处。”

戴维.帕苏卡(David Pasulka)是法庭指定的代理律师,他在这个案子中代表这名9岁的男孩儿。

他说:“我被法庭指定担任这个孩子的代理律师。我的职责就是代表孩子的最佳利益。诉讼双方由于在是否要给这个孩子动割阳皮手术的问题上争执不下,因此要求法庭做出裁决。归根结底,这个案子要解决的问题是怎么做才符合孩子的最佳利益。”

*母亲主张割礼治病*

美国之音记者几次试图要和女方的律师取得联系,进行采访,但是都遭到拒绝。不过,女方在法庭上作证说,她的儿子阴茎5次发炎,发病时疼痛难忍,连内裤和牛仔裤都不能穿,只能穿宽松的睡裤。在孩子的恳求下,她才决定给孩子动割阳皮的手术,希望通过手术避免炎症再次发作。

犹太教割礼执行人菲利普.谢尔曼为女方的立场提供了辩护。他说:“如果这个男孩儿果真因为阴茎发炎而感到疼痛或者出现其它病症,那么就有必要给他动割阳皮手术。设想一下,如果这个孩子得了慢性扁桃体炎,而且炎症反复发作,我想父母会马上给他动扁桃体切除手术,而不会因此就闹到法庭上去。处理阴茎发炎也是同样的道理。但是,割阳皮是一个很容易引起争议的问题,无论是因为政治原因,还是宗教原因,人们都会对这个问题做出非常激烈的反应。”

*法官把医疗决定权交给孩子*

伊利诺伊州巡回法院的法官在听取了诉讼双方律师在法庭上的陈述以及专家证人的作证后,做出了有利于男方的裁决。法官认为,女方提供的有关这个男孩儿阴茎发炎的证据相互矛盾,一旦给这个男孩儿动了割阳皮手术,带来的伤害可能永远无法弥补,因此法庭决定让孩子到18岁后自己决定是否要动这个手术。

代表这位9岁男孩儿的戴维.帕苏卡律师分析了伊利诺伊州巡回法院的裁决。

他说:“我认为,法官做出这个裁决并不是因为他觉得割阳皮手术风险太大。他的看法是,如果这个男孩儿的阴茎发炎今后仍持续下去,这个问题还可以再提交法庭审议。但是,就目前的状况看,还不需要给他动割阳皮手术,法官的裁决把孩子父亲的反对意见考虑在内。法官认为,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阴茎发炎也许会自行消除,等到孩子成年后,可以由他自己决定是否要动手术。”

*宗教和医学上的割阳皮有区别*

我们刚才介绍了发生在伊利诺易州的一起案子。一对离婚夫妇因为在是否要给儿子动割阳皮手术的问题上发生争执,最后对簿公堂。法官做出裁决,把医疗决定权交由孩子成年后自己决定。

这个案子从表面上看只涉及医疗决定权,但是它的背后却隐藏了一个一触即发的敏感问题,因为割阳皮对某些宗教信仰来说是一个非常神圣的、而且普遍实行的宗教仪式,有些民族出于各自的原因也承袭了这个传统。在美国,当前支持和反对给男婴割阳皮的声浪都很高。

犹太教割礼执行人菲利普.谢尔曼指出,医学上的割阳皮手术和宗教意义上的割礼是有区别的。

他说:“割礼是一个宗教仪式,割阳皮只不过是这个宗教仪式的一部分,犹太人把割礼看作是与神立约的证据。因此,割礼是在一个宗教背景下执行的。美国认为,人们有宗教信仰的自由,只要不做严重违法的事,人们就有行使宗教自由的权利。但是,对于医学上所说的割阳皮手术,人们争论的焦点在于是否应该把这个手术常规化。”

*法律不介入宗教意义上的割礼*

就宗教意义上的割礼而言,美国法律在这方面一般不会加以干涉。法庭的判决也大多倾向于维护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只有当法庭认为某一宗教活动对公众健康和安全造成危害的情况下,例如违反刑法时,才会对其加以禁止。

*割阳皮医疗过失诉讼*

但是,就医学上的割阳皮手术而言,如果出现医疗过失,将按照侵权法的人身伤害行为处理。根据美国法律的规定,医疗过失属于疏忽行为,而不是故意伤害行为,因此几乎全部属于民事案件。医疗过失是指医生的行为没有达到他的医疗同仁所认为应该达到的医疗标准。一旦由于医疗过失而出现索赔的情况,原告一般会提出,疏忽是因为医生违反或者没有达到应有的医疗标准而造成的。

纽约州侵权法律师弗雷德里克.莫洛德(Frederick Molod)受理过一些与割阳皮医疗过失有关的诉讼,其中大多涉及阴茎感染以及割阳皮不彻底等。

他说:“如果医生或割礼执行人出现医疗过失,给男婴造成了伤害,那么孩子的家人有权提出诉讼,并要求得到赔偿。但是,医生和割礼执行人割阳皮出现医疗过失,两者受到的对待是不一样的。法律对医生的要求要高得多。如果是医生割阳皮过程中出现医疗事故,男婴的家人如果要得到赔偿,就必须证明医生在割阳皮的过程中违背了割阳皮手术的一般医疗标准。”

*诉讼有利于割礼执行人和医生*

弗雷德里克.莫洛德律师说,在他受理的案子中,要求赔偿的一方几乎没有一个人如愿以偿。

莫洛德律师说:“医生或割礼执行人的医术一般都很高明,他们偶而才会出现一些小的手术问题。每个男婴对割阳皮的反应都不一样,如果问题发现得及时并很快通知医生或割礼执行人,马上就可以得到纠正,很多时候,受到伤害的阴茎会自动愈合。”

犹太教割礼执行人菲利普.谢尔曼施行割礼已经30年了,他一共给1万8千个男婴割过阳皮。他说,迄今为止,他很少碰到诉讼的麻烦。

他说:“美国人非常喜欢打官司,什么事都有可能吃官司。但是,我非常懂得保护自己。割阳皮之前,我会让男婴的父母在手术知情同意书上签字。一旦签字就表明他们承认我已经把手术的好处、风险以及其它治疗方案都向他们作了解释,而且也同意我给他们的孩子割阳皮。感谢上帝,我很幸运,由于我做事小心谨慎,至今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