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59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专家谈伊拉克报告和美对伊新战略


主持人:布什总统最近同他的一些顾问和政府官员们举行了一系列会议,决定为了使伊拉克实现安全该采取的新战略。 美国国会组织的咨询委员会──伊拉克研究小组建议总统开始从伊拉克部份撤军。 他们向总统提交了他们的研究报告。 布什总统说:

“政府会认真对待这个题为“如何向前进”的报告。报告对伊拉克局势进行了很困难的评估。报告提出了一些非常有意思的建议,我们会认真对待每一个建议,并会及时采取行动。”

美国军事指挥官认为美国应当向巴格达市内和周围地区增派军队。伊拉克政府打算在明年动用更多的伊拉克军队来加强对巴格达的控制。布什总统对这个建议表示欢迎:

“我很赞赏伊拉克领导人在他们的社区内发挥领导作用。毕竟我们要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帮助这个政府站起来, 使他们能够管理国家, 推行自己的外交政策。 美国的作用是帮助这个年轻的民主制度生存下去。 ”

美国正在考虑对伊拉克采取哪些新战略?伊拉克实现和平与安全的前景如何?今天我们邀请了几位专家来参加我们的讨论。 他们是时代周刊驻华盛顿记者伯莱恩.本尼特和美国国防大学的国际关系学教授詹姆斯.鲁宾斯。 前伊拉克驻美大使兰德.拉西米.佛兰基将在约旦通过电话参加我们的讨论。首先请问时代周刊的华盛顿记者伯莱恩.本尼特, 布什总统都听到了哪些建议呢?

本尼特:他现在听到来自各个方面的建议。 伊拉克研究小组建议布什在2008年以前有效地从伊拉克撤出美国战斗部队 ,把军事行动的重点主要放在训练伊拉克军队上。

布什也不断从他自己的军事指挥官那里得到他们对美军在伊拉克处境情况的评估。正像约翰.阿比扎伊德将军在国会作证时所说的, 他也建议把更多的军队派去训练伊拉克人, 确实帮助他们独立起来。

主持人:鲁宾斯,我们来详细谈谈伊拉克研究小组。 他们都提出了哪些主要的建议呢?

鲁宾斯:伯莱恩刚才提到了在撤军和改变军队任务方面的一些主要建议。伊拉克研究小组还就伊拉克政府必须在国内采取的措施提出了建议。比如控制腐败,实行政治变革, 整顿警察和国内安全机构等等。

此外,研究小组还就中东和平进程提出了一系列建议。 他们研究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的问题, 叙利亚问题,伊朗问题, 设法使这些国家都参加一个规模更大的对话。 所以这些是很全面的建议,尽管它们的注意力大多集中在美国军力这类的问题。

主持人:本尼特 , 他们只是泛泛地建议呢,比方说, 加强伊拉克军队的培训, 改善以色列同邻国的关系,还是有具体的建议?

本尼特 :两种建议都有。 报告列出了建议布什政府在中东地区和伊拉克国内采取的一系列具体措施。报告也有概括性的建议,比如要求布什政府重申美国决心实行目前的以色列巴勒斯坦政策,即两个国家的政策。

我认为伊拉克研究小组要求政府在战略上进行两大改变。 一是开始从伊拉克加速撤军,可能在伊拉克保安部队能够接管治安之前就大量撤出, 第二,研究一下中东地区和伊拉克的邻国,向伊朗和叙利亚那样的国家作出让步。 而布什政府上台以后对这些国家一直采取敌对的态度。

主持人:鲁宾斯,我们来谈谈伊朗和叙利亚的问题。 伊拉克研究小组的报告花了很大的篇幅谈论同伊朗、叙利亚进行谈判的问题,你认为布什政府有可能同他们谈判吗?

鲁宾斯:我认为同这些国家对话是很重要的。 不过政府是不会以伊拉克小组所建议的口气来谈判的,比如建议以色列把戈兰高地还给叙利亚,或是表示美国暂且忽视伊朗核计划和伊朗民主改革的问题。 我想布什总统在争取同这些国家对话的时候是不会考虑这些条件的。

这两个国家向伊拉克境内的反叛势力提供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支持。所以如果美国对他们说,如果你们同我们谈判, 我们就帮助你们实现反对其他国家的政策,这实质上是屈服而不是迫使他们谈判。如果谈判一开始,美国的立场就是满足他们的要求,那他们为什么会觉得一定得放弃支持叛乱呢?

主持人:本尼特, 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本尼特:我认为,即使能够争取伊朗和叙利亚作出让步, 他们突然改变立场,不再支持伊拉克国内的叛乱活动,这也解决不了伊拉克的主要问题。

伊拉克的问题是内部问题。的确有一个资金充足的反叛活动, 但是伊拉克所发生的是权力斗争,也就是由谁来控制那里的资源。 即便在什叶派穆斯林组织之间,各派系也在斗争, 而这并不需要外部干涉来继续下去。所以说,跟伊朗等国谈判并不能解决伊拉克的内部问题。

主持人:你一直在注意伊拉克国内组织,比如伊拉克政府等对美国这份报告的反应。就你所了解,它们反映如何呢?

本尼特:我发现每个人都因不同的原因对伊拉克报告感到失望。 伊拉克政府成员,特别是马利基总理的内阁成员对美国明年撤出作战部队的想法感到失望。他们认为太早了。到那时候,伊拉克保安部队不会有足够的力量来全部接管治安工作。 还有些政界人士认为, 伊拉克研究小组试图为所有人提供解决办法,结果每个人的问题都没有充份解决。

主持人:我们今天还有一位嘉宾,她是伊拉克前驻美大使佛兰基。她现在在约旦,通过电话参加我们的讨论。佛兰基大使, 美国目前正在辩论美国应采取什么战略来帮助伊拉克恢复治安的问题,请你谈谈伊拉克人对这个辩论是怎么看的。

佛兰基:我同意刚才那位先生的看法。 实际上有几种负面的反应,不过不是所有的反应都是负面的。有的组织不喜欢报告的某些部份,而喜欢其他部份。对于某些政治组织来说,情况刚好相反。

我认为报告是从单方面的观点写的,这是报告的主要问题。换句话说,这是美国的战略。但问题是报告期待伊拉克政府有所表现,采取某些行动,并达到某些要求,从而使美国的战略得以实施。

在撰写报告的过程中,没有人就伊拉克政府在承担责任和达到要求等方面的作用同伊拉克政府进行磋商。在我看来,报告是在真空里写的。 美国尽可以说, 我们期待伊拉克政府采取这样或那样的行动。 不过我认为,之前他们应该同伊拉克政府对话,告诉伊拉克政府说,这是我们的期望,你认为如何, 这合理吗?现实吗?我们提出的时间框架合理吗?

对美国来说,这样说会更有意义。所以我认为,伊拉克研究小组的报告本质上是单边主义的,这是报告的主要问题。他们期待伊拉克政府按照报告的要求去做,但是不指望伊拉克政府成为一个夥伴,也没有把他们当成夥伴来对待。

主持人:佛兰基大使, 伊拉克政府在改进伊拉克,特别是巴格达的治安方面采取了哪些政策呢?

佛兰基:最近有报道说, 他们向巴格达增派了军队。 还有就是全国和解的过程,这是治安问题的政治一面,而不只是军事措施。全国和解进程应该是加快步伐。事实上,各派组织将开会,参加的不仅是政府内的组织,还有政府以外的组织,也就是所谓的反对派组织。 所以,首先他们要向巴格达增派军队;第二就是加快全国和解进程。

主持人:鲁宾斯,目前美国军方在美国军队的任务和伊拉克军队是否胜任的问题上有没有向布什总统提出什么建议呢?如果伊拉克政府决定按照美国所希望的方式部署伊拉克军队的话, 他们能够胜任吗?

鲁宾斯:有报道说, 美国军方向总统建议, 多国联盟可能需要增派军队,即使是暂时的增派军队。他们认为要增派几万名军队来加强已经开始的工作。我所看到的报道大都认为伊拉克军队没有准备好, 不能像我们所需要的那样保卫国家。我们希望伊拉克政府现在认识到他们必须发挥更积极的作用,使他们的人能够胜任。

值得指出的是, 伊拉克研究小组的报告说, 如果伊拉克政府做不到这一点, 不能使军队及时胜任保卫国家的任务,那我们就应当离开。 我认为伊拉克小组的这个建议是很不负责任的。 事实上, 他们想要奖励的国家是伊朗和叙利亚。 所以我认为这是报告中另一个矛盾的地方。

如果要帮助伊拉克在安全的局势下向前迈进,你就不能威胁他们说, 我们索性离开,任凭他们去面对危险。

主持人:佛兰基大使, 报告里说如果伊拉克不按照报告去做,美国就不管他们了。伊拉克人民认为这是一种威胁吗?

佛兰基:我想伊拉克人的普遍看法是美国的报告实际上是抱着高人一等的态度,对伊拉克说我们期待你们作这个,作那个等等,否则我们就撤军。我们知道美国对伊拉克有很多责难,进行威胁,他们用了很多大棒而不是很多胡萝卜。 这是人们的普遍感觉。

我完全同意,这报告里有相互矛盾的地方。如果伊拉克政府做得好,我们就在2008年撤军,如果伊拉克政府做得不好,我们也要在2008年撤军。 不管你们做得好还是不好,反正我们要撤军,我不理解报告为什么会这么说。我认为这种说法很荒唐。

你谈到的另外一点也很重要。 那就是伊拉克军队不论在人数还是在质量上都不足以完全承担维护治安的责任。 所以必须在人力、战备状态、在训练和武器装备等方面予以加强。 我认为报告说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在2008年撤军这一点是自相矛盾的。

主持人:本尼特,在如何使伊拉克军队和警察具备他们必须有的能力方面,你认为总统得到了哪些建议?不仅是伊拉克研究小组的建议,还有军方领导,政治顾问和总统的顾问们提出的建议。

本尼特:有一种建议是增加军事顾问。给伊拉克军队配备更多的美国顾问,在伊拉克军队里安插美国顾问,还有,正如大使所说的,也有人建议向伊拉克军队提供更多更好的武器装备。

主持人:目前伊拉克的问题在多大程度上是军队的武器装备的问题,在多大程度上是民兵的忠诚问题呢?伊拉克军队本应驯服民兵。有人认为军队并不完全忠实于政府。

本尼特:有人担心,如果把武器装备提供给某些部队,武器装备可能会落到叛乱势力的行刑队手里。 但是我跟一些军事将领交谈,他们都说有办法对某些军队进行控制。 对那些做得好、表现忠诚、成员来自伊拉克不同族裔的部队可以优先供应。

还有,伊拉克军队需要建立一个供给线,这是任何军事组织都要有的。伊拉克军队没有供给线。他们一直把注意力集中在作战部队上,没有供给机制,目前都是美国提供的。 而要建立这样的机制也需要时间。

主持人:鲁宾斯,你对有关改进伊拉克军队的建议怎么看?伊拉克研究小组常常引述的一个主张是,在伊拉克军队中安排更多的美国人。 这样作有哪些好处,有哪些风险呢?

鲁宾斯:有很大的安全风险,因为把美国人送到伊拉克军队,美国就要相信伊拉克军队能够对付任何局势,相信叛乱分子没有渗透到这个部队内部,美国人不会被杀害。 这么作有各种风险。

使用美军顾问的做法在越战中很有成效。我们利用美军顾问在基层部队训练南越军队。这对南越军队很有帮助, 特别是在越战后期,美国负责保持供给和空中支持。

主持人:不过,越南的经验总的来说并没有被很多人看成是一个成功的例子。

鲁宾斯:是的, 因为另外一个国家入侵了越南,我们切断了支持。这也是个危险。如果我们像切断对南越的支持那样切断对伊拉克人的支持,我们就会得到相同的结果。就会发生坏人进入我们大使馆的情况。

但是如果仅仅从训练的角度来看,如果我把重心缩小一下,这个做法是很有成效的。 当然这样作也有很多危险。这样作能否解决布莱恩所说的伊拉克的腐败问题,行刑队和民兵等问题还要等着瞧。不过显然让伊拉克人自己训练自己是行不通的。

主持人:我想谈谈伊拉克局势对该地区的影响。我们听说沙特阿拉伯这个月通知美国说,如果听任什叶派民兵和行刑队迫害逊尼派穆斯林,沙特就会向逊尼派穆斯林提供经费来进行反击。这样我们就可能会看到什叶派的伊朗同逊尼派的沙特阿拉伯在伊拉克这一中间地带展开所谓的代理战争。本尼特,你认为这种威胁有多严重?美国政府如何防止出现这种情况呢?

本尼特:在沙特问题上, 我跟情报界人士谈到伊拉克问题的时候,他们对沙特阿拉伯三年来在伊拉克所提供的帮助很不满意。沙特阿拉伯有钱有势的人同巴格达以西动荡的安巴尔省的部落有联系。美国情报部门和其他政府部门要求沙特提供支持,帮助说服安巴尔省的部落领袖支持伊拉克政府,但是沙特政府并没有像美国所希望的那样采取行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