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5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中关系回顾(2):暗流涌动


回顾即将过去的2006年,美国一些中国问题专家认为,今年是美中关系“风平浪静的好年头”。同时也有观察人士指出,要看到2006年美中关系风平浪静下面的暗流涌动。

*胡锦涛成为全球最邪恶人物之一*

美国威腾堡大学政治学教授于滨说,中国有一部份研究美中关系的学者认为,中美关系好也好不到哪里,坏也坏不到哪里。他说,其实,这只是中国的一厢情愿。

于滨举例说,时代周刊在选择2006年风云人物的过程中,曾经考虑选一名坏蛋做年度风云人物。即使是在2006年这个看起来美中关系风平浪静的好年头,中国领导人胡锦涛仍然上了美国眼中的全球最邪恶坏蛋名单中的头3名。

他说:“时代周刊在选今年风云人物的时候,时代周刊的编辑部说,我们要找一个坏蛋,胡锦涛居然上了榜。最后3名包括伊朗总统、金正日和胡锦涛。”

于滨教授说,自由派杂志时代周刊尚且如此,何况美国的保守派。他说,美国人在意识里对中国有深刻的不理解。

他说:“美国人看中国是一个很奇怪的国家,他们很难理解,中国这样一个非西方、非基督教、非民主的大国,而且拥有自己的独立外交政策,自己的核打击力量,这么一个国家居然没有垮,甚至还不错。这在所谓华盛顿共识中是很难理解的。”

*美国对中国发展感到不安*

美国前驻华武官、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武尔兹(Larry Wortzel)对说,2006年美中关系中令美国深感疑虑的是中国咄咄逼人的军事行动,比如中国潜水艇突然在美国航空母舰前冒出海面、中国黑客侵入美国海军学院网站、以及中国地面发射的激光击盲美国卫星等。

美国密西根大学政治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李侃如(Kenneth Lieberthal)2006年初发表过一篇题为《美国为什么对中国感到不安?》的文章,从深层次上探讨了美国人对中国的五点困惑与疑虑。

第一,中国已经不仅仅是美国的一个外交政策问题,美国现在必须在国内教育、工资和养老金等一系列问题上进行变革,与中国这个国际制造中心展开竞争。中国已经成功发展成为一个美国难以掌控的国家,因此美国更难用平和、客观的方式来对待与中国相关的种种问题。

第二,美国对美中关系的长期性质有不同观点。有人认为,中国到2020年不可避免地是美国的敌人,现在美国就要千方百计地遏制中国取得财富和势力的努力。

第三,中国的国内发展方向不明,一些人看到中国不可避免地成为软实力和硬实力的新的全球中心。还有些人担忧中国灾难性的崩溃将产生极具破坏力的难民潮、中国武器扩散的风险以及给国际犯罪团伙提供更多机会等其他问题。李侃如说,中国未来的政治制度也不明确,中国是像其他亚洲国家那样从一党制逐步向真正具有竞争性的多党制过渡呢,还是成为一个虚弱、腐败的强权政权?美国对中国未来国内发展的轨迹感到困惑。

第四,美国和中国对他们在亚洲的未来角色也不明确。

第五,美国和中国代表着不同的发展模式。被称为“北京共识”的中国发展模式更趋向于在经济上进行国家干预,更关注政治稳定和政府对发展进程的有力指导;被称为“华盛顿共识”的美国发展模式则趋向于开放的经济和金融体系,并以民主政治的优越为前提。由于发展模式的不同,美国对中国的意图以及可能产生的冲击的猜疑就会增长。

李侃如认为,即便现在美中关系变得广泛、复杂和成熟,即便中国未来不发动侵略,美国对中国的五个基本问题的紧张与疑虑仍然会影响未来的美中关系。

《中国即将崩溃》一书的作者、美国的中国问题观察人士章家敦(Gordon Chang)被视为是对中国怀有疑虑的美国知名人士之一。他说,美中两国基本价值观不同决定了两国道不同、不相为谋的前景。

*两国关系发展方向难测*

他说:“中国政府将会继续抵制他们所称的西方或外国的价值观。他们会利用奥运会作为讲台来讲述中国的一党专制制度、半社会主义半资本主义的制度如何成功。与此同时,他们会批评议会制和自由经济。”

美国威腾堡大学政治学教授于滨说,考虑到美国是一个意识形态色彩极为浓厚的国家,考虑到美国对中国的不理解、不信任以及两国间的种种疑虑与猜测,一旦美国政府从伊拉克战争的泥淖中脱身,一旦美中国家利益发生严重冲突,有些中国学者认为的“好也好不到哪里,坏也坏不到哪里”的美中关系恐怕就会出现急转直下的局面。

XS
SM
MD
LG